RSAC归来!360 谭晓生谈安全:至暗时刻,Never Never Never Surrender!

摘要

360谭晓生 RSAC 观察:至暗时刻,Never Never Never Surrender!

鉴于 RSAC 是网络安全行业参会人数最多、参展厂商最多、影响力最大的会议,只参加了五年其实没什么可以炫耀的。国内最近这几年参展、参会的厂商越来越多,参会人数也每年都创新高,不仅是绿盟、山石网科、安天、飞天诚信这样的传统安全厂商参加,WebRay、长亭科技、微步在线等初创安全公司,以及阿里巴巴这样的互联网公司也来参展。

大会期间的各种聚会也越来越多,百度马杰的小龙虾游船趴依然人气最旺,滴滴、京东、360 也各自都组织了 Party,估计明年大家会收到时间冲突的邀请,要纠结去参加哪个 Party。

RSAC2018 期间恰逢中兴通讯被美国 BIS 制裁的事情发酵,微信群和朋友圈里各种角度的解读,有冷静反思的,也有慷慨激扬喊口号的,而在 RSAC Keynote、演讲和私下交流中,确实也感觉到了网络空间安全领域也面临割裂的风险。说夸张一点,有点看丘吉尔「铁幕演说」的感觉,「一道铁幕正在降下」,只是不知道在世界已经充分互联,万物都要互联的时代,这个「铁幕」究竟会是什么形态,会有什么样的影响,会持续多少年都还不知道。可以确定的是,未来的网络空间安全将会是多线作战,网络安全从业者将会面对的是与网络犯罪、网络恐怖主义、网络战争、网络意识形态竞争的持久抗争,幸运以及不幸的是,我们会是这个历史的见证者,同时也是创造者。

美国国土安全部部长 Kirstjen Nielsen 在 Keynote 演讲中花了不少篇幅讲美国选举遭别国通过网络攻击/社交媒体影响的事情,提出类似选举系统这样的关键基础设施要具有抵抗网络攻击的「弹性(Resilience)」,其实这背后的预期是,国与国之间的网络攻击会成为常态,被攻破也会是预期中的,这也释放了「企业安全不是企业自己能搞定的,需要国家力量的帮助」这样的信号。这种思路本身是有道理的,但实际执行中因为国与国之间利益的冲突、文化冲突、意识形态差异,安全厂商的国际化业务会受到影响。

RSA 总裁 Rohit Ghai 在主题是「Future of Cybersecurity「的演讲中提到的三个观点:放弃银弹思维,从点点滴滴做起;快速行动;团队协作。所体现的也是一种现实主义精神。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中我说到,RSAC 2018「Nothing New「说的是本次大会并没有那么多新的概念、新的技术提出,但三天的展览看下来,不得不佩服 RSAC 对方向的把握能力,在前几年新概念、新技术不断涌现之后,业界的产品、技术在落地方面有了长足的进步!

先说人工智能在网络空间安全领域的应用。去年看到 IBM 把 Watson 与 QRadar 联合起来使用,今年 Innovation Sandbox 上也有 BlueVector 这样的厂商进入 Innovation Sandbox Top 10。人工智能在网络安全应用中遇到的最大的问题是误报率高,Blue Vector 号称可以做到 1% 的误报率,和 BlueVector 的多个工程师聊过,想了解他们如何做到 1% 的误报率,以及用什么人工智能算法。原来预期很多厂商会吹嘘自己用深度学习算法,因为深度学习热啊,有意思的是,大部分厂商坦言他们没有用深度学习,用的是传统的人工智能算法!误报率是否如他们所声称的那么低依然有待落实,但从大家没有追高大上的名词这一点上看,我相信在人工智能在安全上的应用,已经到了落地的那一步。

其次是安全运维自动化。强调自己产品中自动化运维特性的厂商很多,Splunk 在今年年初收购了 RSAC2016 Innovation Sandbox 的赢家 Phantom,也标志着安全运维自动化将会是未来安全产品内嵌的特性,要做到快速的响应,不自动化怎么行。

Facebook 数据被滥用的事情以及欧洲 GDPR 的实施确实带来了商业机会,今年 Innovation Sandbox 大赛的获奖者 BigID 做数据的自动分级、分类的,做为一家互联网安全公司的技术总裁、首席安全官,这个产品对我都有吸引力,公司大了,业务管理上一定会有漏洞,搞不清楚自己的众多业务中都收集、存储、使用了用户的哪些信息是不奇怪的,面对越来越严格的监管,这种能帮助企业找出自身问题,规避风险的产品肯定是受欢迎的,商业变现的前景会很好。

再说网络安全意识教育,这次展览也有多家厂商聚焦做网络安全意识教育,这次中兴通讯给大家上了生动的一课,虽然中兴泄密的事情大家之前都知道一些,但这次 BIS 的处罚,大家可能有机会见证一家规模已经很庞大的公司的休克或突然死亡,而直接的诱因是因为安全保密意识问题。

最后说说创新,周四我花了很多时间在看以色列的展台,以色列这个地理上的小国的创新能力确实很强,在网络空间安全领域其实是个大国,比如 DLP 领域,WebSense(被 Ratheon 收购时候合并进 ForcePoint 了)做 DLP 的核心人员其实是在以色列,除此之外还有 GTB 这样的做 DLP 的公司,这次遇到一个以色列的小公司,又在用和以上这两家公司不一样的思路在做 DLP,这就是创新精神。在以色列公司的展台上经常能遇到公司的创始人、CEO、CTO 什么 的,和他们的聊天是一种享受,能遇到很多「有趣的灵魂」。

回程的航班上看了两部电影《至暗时刻》和《芳华》,看到《芳华》片尾的时候眼睛中竟有了泪水。

《至暗时刻》所刻画的丘吉尔在面临「战」还是「和」决策时候的那种纠结我能感同身受,有时候对选择的结果并不能做到完全有信心,而自己深知一个重要决策的做出,可能决定公司的生死,可能决定一支团队的存亡,而结果要过很长时间才能知道。现实利益与理想可能存在严重的冲突。网络空间安全领域尤其是这样,我们现在面临的艰难选择就有:网络空间安全对国家安全、社会安全、企业安全、人身安全日益重要 vs 网络空间安全产业盈利能力差,消费者对网络空间安全感受弱;网络空间安全国际合作能提高面对网络犯罪、恐怖主义的应对能力 vs 网络攻击已经成为国与国之间对抗的形式,铁幕正在降下;网络空间人才受追捧以及自我放飞 vs 团队协作精神;「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是痛苦」,这句话我在 2000 年时候第一次听到,18 年过去了,一直还在理想和现实之间的痛苦中挣扎。

丘吉尔在敦刻尔克大撤退前夕,那一个决定关乎的是大英帝国的兴衰,若干士兵与国民的生死,丘吉尔选择战斗,「战败的国家可能复兴,但投降的国家不行」。网络安全空间安全上,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可能确实未必能找到终极解决方法——或许想找一个终极解决方法的出发点就是错的!但,我们总应该能够做一点事情,让事情往好的方向发展一点!我们尽心竭力试图让世界变得更好,不管成功还是失败!

与《芳华》中的一代人相比,我们赶上了一个伟大的时代,并且有机会站在潮头,虽然网络空间面临空前的安全挑战,但放弃决不是选择,Never Never Never Surrender!

头图:360 谭晓生(左三)在 RSAC2018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