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小时密集轰炸,扎克伯格熬过了议会却还没说服媒体

摘要

「因为无法承受自己选择的世界里应当承担的责任,我们把科技巨头变成了任凭我们指责的怪物。」

2018 年 4 月 10 日和 11 日,扎克伯格如约来到国会山,参加分别由参议院(商业、科学和运输委员会以及司法委员会)和众议院(能源与商业委员会)召开的两场问询听证会。

媒体和公众对这次听证会期待已久。三月中下旬 Facebook「剑桥分析丑闻」(Cambridge Analystica Scandal)曝光时,就有参议员在社交网络和电视直播中喊话扎克伯格,要求他来国会参加听证会,在媒体和公众的推波助澜之下,几天之后,Facebook 公开表示其 CEO 扎克伯格将应约参与听证会。

两个议院,100 位议员,超过十个小时的拷问,至少在科技领域,这两场听证会收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但可惜的是,国会的议员们似乎令媒体和公众失望了。

综合两天的听证结果来看,国会上下 100 位议员并没有取得多么实质性的问询结果。扎克伯格准备充分,在团队的「集训」之后,他用近乎完美的临场发挥抵御了参议员和众议员们或笨拙或刁钻的攻势。两场听证会不仅没有给 Facebook 和扎克伯格本人带来多少压力,反而令国会颇为难堪。

科技记者和公众们本是同监管者们站在统一战线上,但见证了他们颇为糟糕的表现后,舆论却发生了一点改变,原先怒斥扎克伯格的他们,转而在推特和自己的文章中讥笑华盛顿毫无科技素养的议员们。

下面,我们就分别来看看议员们和扎克伯格都有着怎样的表现,在这长达十个多小时的两场听证会中,他们又讨论了哪些议题,收获了怎样的结果。


入场:是听证还是拷问?

听证会场外的围观群众显然没有多少扎克伯格的支持者。他们在国会大厦外立起了数不清的扎克伯格人像纸板,每一个都同真人一般大小,穿着印有「fix Facebook」的 T 恤,像一支军队般秩序井然地摆放着。

抗议者很多来自于一个名为「CodePink」的组织,他们戴着超大的粉色墨镜,镜片上写着两个字「Stop Spying」(停止监视)。还有一队人穿着印有「#DeleteFacebook」的 T 恤。

扎克伯格在保镖的护卫下进场,媒体记者们紧紧地跟在保镖后面,高举着手中的摄像机,拍着面无表情的扎克伯格。进场之后,记者们围在扎克伯格的桌前,270 度正面无死角地拍摄,从扎克伯格的背后看去,密集的镜头甚至会让人失去细数一番的兴致。

比起听证会,扎克伯格的待遇更像是一个已经被定罪的犯人,在公众的抗议和媒体的围观中,这场听证会的开场并不令人感到轻松。


娱乐消遣下的听证会

第一场听证会几乎沦为了社交网络上的娱乐盛宴。

扎克伯格一反常态的正式着装被著名的脱口秀主持人 Jimmy Kimmel 称为「大男孩的衣服」(big boy clothes)。公关团队为了拔高扎克伯格自信的形象,给他的扶手椅加了一块坐垫,这同样成为了网友取笑的素材。还有他不苟一笑的严肃表情,被恶搞的网友做成了逗趣的表情包。

比起严肃的听证议题,似乎这些边角料的新闻更讨人们的喜欢,而在大洋彼岸的中国,即使从未关心「剑桥分析事件」的网友们,也能在各种平台上看到参议员调侃小扎的刷屏视频。

有关第一场听证会的舆论,大多绕不过这些「段子」,其中的原因却是因为德高望重的参议员们不仅没有提出多少让扎克伯格倍感压力的问题,反而不慎暴露了自己对科技行业的无知。


参议员们的「蠢问题」

开场没多久,Nelson 议员向扎克伯格抛出了一个问题:「昨天讨论时我举了个相对无害的问题,当我和朋友在 Facebook 上聊天时,我说我喜欢某种巧克力。然后突然间,我就收到了巧克力的广告。如果我不想收到这些广告呢?」

在第一天的听证中,诸如此类的「蠢问题」频繁出现,扎克伯格也显得颇为尴尬。很多围观的科技记者忍不住在推特上发声称,扎克伯格在参议院的听证会就像孩子过节回家给老人解释最新的科技产品,这些年纪偏大的政客们显然对科技行业知之甚少,他们反复向扎克伯格询问 Facebook 的商业模式,编造出扎克伯格本人都难以理解的科技「术语」,他们甚至分不清广告主和应用开发者对 Facebook 数据访问的权限差异,这些无疑让他们自己显得非常难看,而坐在对面的扎克伯格也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向议员们解释。

著名脱口秀节目《每日秀》的主持人 Trevor Noah 在事后打趣道:「扎克伯格已经经历了最残酷的惩罚:他得花四个小时向年长的公民们解释 Facebook(是如何运行的)。」

显然,参议员们并没有把功课做到位,不仅如此,他们对扎克伯格的态度也相对客气很多。除了扎克伯格本人对「剑桥分析事件」的正面道歉,在第一天的听证会中,参议员的立法者们并没有从扎克伯格那里套出多少有价值的信息。


众议员们的内斗

第二场扎克伯格面对的是来自众议院下属能源和商业委员会的质询,比起相对轻松的第一场听证会,第二场显然要紧张许多。

在长达五小时的第二场听证会中,扎克伯格克制且简单的答复引起了很多提问议员的不满,他们频繁打断扎克伯格的回答,厉声重申自己的问题。在这样的压力下,扎克伯格对大多严肃议题都给出了正面的回复,这也让第二场听证会看起来要成功许多。

但议员们仍然暴露了自己的问题。事后《连线》刊文《马克·扎克伯格和双议会记》表示,众议院分别来自共和党和民主党的议员们在许多问题上没有达成一致,这让他们在问询扎克伯格时显得彼此内部矛盾。

文章提到了共和党议员在听证会中一次又一次地质问扎克伯格为何对特朗普支持者发布的内容采取了更严格的审核标准,在随后提到「剑桥分析事件」时,共和党的议员代表又公开指责民主党议员针对「剑桥分析」公司虚伪的批评,因为这家公司曾经帮助过奥巴马的竞选。

「在某种程度上,扎克伯格同时面对着两场截然不同的听证会,一场由左翼的隐私倡导者发起,另一场则由右翼的言论自由派主持,」《连线》评论道。


《纽约时报》:扎克伯格只想息事宁人

两场听证会结束后,《纽约时报》发出评论文章。文章认为,镜头前的扎克伯格在接受过专业的指导和训练后,表现得非常专业,他不希望自己的行为举止引起过多的关注和解读,频繁对议员使用尊称,在回答问题前礼貌性地表示感谢,遇到棘手问题时及时表示将在后续给出答复,这些做法让这场万众期待的听证会显得索然无味,但正是这样,扎克伯格才能收获如今息事宁人的最佳效果。

扎克伯格的表现赢得了不少人的赞赏,这样冷静的表现几乎可以作为科技公司高管们在面对舆论事件时的「公关范本」。当面对一整个国家的公众时,只有诚恳和冷静才能更好的解决问题。


扎克伯格该做什么,公众又该做什么?

事后来看,扎克伯格和 Facebook 很好地利用了这次听证会的机会,进行了一次颇为正面的宣传。如果把听证会看作一场博弈的话,无可否认,扎克伯格赢下了这场游戏。媒体报道和舆论开始出现了一点轻松、正面的势头,紧绷神经了快一个月的小扎也终于得以松一口气。

但显然这不是公众满意的结果,事情并没有得到解决,公众希望这次听证会能带给他们的是 Facebook 更好的解决方案,而不是扎克伯格不断重复的「稍后给您答复」。如《纽约客》所说,扎克伯格频繁地道歉,是因为他不想失去 Facebook,不想丢掉多年来建立起的世界最大的社交网络带给他的权力。听证会中,有议员反复询问扎克伯格是否认为自己及平台的力量过于强大时,但扎克伯格却没有给出正面的回答。

在这一点上,《纽约客》提出的观点却值得我们深思:「我们指责扎克伯格,因为我们无法忍受自责。事实是,我们与 Facebook 达成了协议,拱手交出了我们的信息。因为无法承受自己选择的世界里应当承担的责任,我们把科技巨头变成了任凭我们指责的怪物。」

「他说什么,做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做什么,用户做什么,世界各国的政府做什么。」

可是这次国会议员们的表现却令人们失望,他们身负着替公众质询的使命,却为扎克伯格提供了一个绝佳的公关舞台。

当然,国会大厦里的政客们不会就此打住,准备不充分、内部意见不一致,这些只是当他们第一次面对科技巨头时出现的「小问题」,两天十个小时的听证会只是一个开始,扎克伯格也只是华府正面问责硅谷时的第一个对象,它也许看起来像是一场闹剧,但监管者也在学习,它在渐渐适应与科技巨头们对话时的语境。在科技巨头影响力渐大的今天,即便是主张自由的美国政府,也绝不会放手让政治力量自由地流向大公司们。


责任编辑:克里斯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