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大反转! 迅雷内讧始作俑者胡捷为迅雷链克澄清互联网

摘要

近日,深圳市摸金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原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摸金狗公司)CEO 胡捷突然发布一篇名为「如何判定迅雷是否触碰了 IMO 的红线?」的金融类推文,文中明确指出,迅雷在出售玩客云的环节和用户运行玩客云的环节,没有涉及非法集资,不构成 IMO。曾诬告迅雷是「变相 ICO、非法集资」的老冤家突然为迅雷澄清是为哪般?此文一出便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

近日,深圳市摸金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 (原深圳市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摸金狗公司)CEO 胡捷突然发布一篇名为「如何判定迅雷是否触碰了 IMO 的红线?」的金融类推文,文中明确指出,迅雷在出售玩客云的环节和用户运行玩客云的环节,没有涉及非法集资,不构成 IMO。曾诬告迅雷是「变相 ICO、非法集资」的老冤家突然为迅雷澄清是为哪般?此文一出便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

2017 年年末,迅雷公司曾发表声明,表示撤销对迅雷大数据公司(现摸金狗公司)及其子公司的品牌和商标授权,并要求其全面停止对迅雷商标的任何使用。失去了迅雷品牌的信用支撑,必然会让该公司的业务规模受挫,摸金狗公司迅速发起反击,并不惜抹黑老东家明星业务,称「链克没有使用任何区块链,是个顶风违反七部委文件,利用非法交易所,非法群体传销,变相 ICO,非法集资的骗局。」后随着相关人物的事件集体爆发,用户们才了解到真相。

据调查,摸金狗公司高层,原迅雷集团高级副总裁、迅雷法务部负责人、政府关系负责人,也曾兼管迅雷集团行政职务的於菲在迅雷任职期间存在多项不当行为,涉嫌利益输送,已被暂停其在迅雷集团内的一切职务。被曝光侵吞公司资产的於菲协同摸金狗公司 CEO 胡捷一起将矛头转移至玩客云与链克,企图通过威胁迅雷核心创新业务、抹黑迅雷管理层来迫使迅雷持续免费地为摸金狗公司输送利益。虽然最终双方达成和解,但迅雷大数据不得不更名为摸金狗,没有了迅雷品牌傍身,显然后劲不足。年前,摸金狗公司爆发员工集体讨薪事件,老东家迅雷不计前嫌借款给摸金狗公司支付员工工资。此番,CEO 胡捷时隔多日终于出来替迅雷澄清,也算是为两家公司的争议画上句号,对双方用户作出交代。

胡捷在本文中围绕「链克是否涉嫌非法集资」展开分析,因为不论是 ICO 还是 IMO,其问题的本质焦点就在非法集资上。根据中国人民银行对非法集资给出的定义是:「以发行股票、债券、彩票、投资基金证券或者其他债权凭证的方式向社会公众筹集资金,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实物以及其他方式向出资人还本付息或给予回报的行为。」所以,迅雷的玩客云与链克,到底是普通销售还是非法集资,关键是要看在硬件玩客云和现金的交换完成后,迅雷对于用户,是否仍然背负在未来一定时期内偿付现金或者回报实物的未尽义务。

实际情况是,迅雷奖励给用户的链克是用户在使用玩客云的过程中提供存储、带宽、计算等资源获得,而不是回报之前购买玩客云时所付的现金。购买了玩客云但不加入玩客奖励计划的用户不会得到链克。另一方面,玩客云自身也是物超所值的,除了共享计算节点功能,玩客云还提供了终生极速下载的全力与个人云盘权利。极速下载的市场价值是 145 元/年,如果以 3 年计算,终生极速下载服务价值 435 元。玩客云配上一个用户自己购买的 5T 移动硬盘(约 1200 元),即可享受 5T 的个人云盘服务,市价约为 2000 元。但是玩客云的平均售价仅为 328 元,属于物美价廉的高科技产品。

由此,我们就可以得出结论,迅雷在出售玩客云之后,没有未尽义务,不管是以法币支付的义务,还是以其它形式回报的义务,都没有。也就是说,迅雷在销售玩客云的环节没有涉嫌非法集资,不构成 IMO。

随着胡捷此文的扩散,行业内对于玩客云与链克的质疑之声逐渐散去,迅雷区块链创新的未来发展前景无隐忧,或将进一步吸收用户加入共享计算。而随着迅雷对玩客云系统的升级与区块链闪电网络技术平台的搭建逐步加快,此番又迎「冤家澄清」,围绕着玩客云与链克构造的区块链生态圈必将越来越大。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