摇摇车变身智能终端 EBH 将成 0-5 岁儿童数据服务商

摘要

  该公司的 EBH 平台通过互联网技术将其投放的每台摇摇车都变成一个个联网的智能终端,通过这些终端实现数据的收集和信息的触达。

  摇摇车对大家来说都毫不陌生,但作为一门生意来看,似乎它只是一门没有什么想象空间的小生意。

  但在南京瑞泽汇商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看来摇摇车却是一个被忽视的黄金流量入口。

  该公司的 EBH 平台通过互联网技术将其投放的每台摇摇车都变成一个个联网的智能终端,通过这些终端实现数据的收集和信息的触达。

  一切都是为了数据

  该公司 COO 潘亮平介绍,摇摇车的使用群体是 0 到 5 岁的孩子,这就决定了这个流量入口十分精准。而且摇摇车可以放到母婴店、商场、超市、儿童医院、药店诊所、社区服务中心,早教中心等诸多场景中,收集大量孩子为基础的家庭用户数据。

  潘亮平在母婴领域从业多年,曾是可瑞康、咔哇熊等五六个国内外乳品品牌的操盘手。在奶粉企业担任职业经理人多年的潘亮平深知婴幼儿数据对于企业的重要性,以及企业在数据收集和数据利用方面面临的困境。「企业在不停的开发用户数据,同时也在不断丢失用户数据,因为婴幼儿到一定年龄一定会断奶,所以老客户的营销特别难做。」

  数据不仅对于品牌企业万分重要,对于经销商和渠道商也很重要。潘亮平指出,经销商和渠道商承担着分销的压力、分拣的压力、回款的压力、促销的压力,但是经销商和渠道商并没有一手的数据。

  至于终端门店则更需要不断收集新的数据才能养活自己而不至于亏损。潘亮平直言:「我在快消品行业做了将近 20 年,其中在奶粉行业做了 17 年。我做了这么多年,发现一个痛点就是大家都缺少数据。」

  潘亮平

  实现规模化

  然而数据的采集必须实现规模化,EBH 做了两件事:第一件,搭建完善的软件系统平台,将生产工厂、城市合伙人、商家、消费者、广告主链接起来;第二件,积极招募城市合伙人。

  摇摇车是从台湾引入大陆之后,除了外形上有变化,30 年只是在外观上进行变化。EBH 改变了摇摇车的支付方式,在保留投币支付之外增加了微信支付。除此之外,就是每台摇摇车都接入了 EBH 强大的软件系统。

  并且 EBH 将通过一系列优惠活动,提供免费玩来促使用户通过微信扫码的方式进行支付,这样当用户扫码的时候,就会实现广告信息的触达。

  经过改造后的摇摇车将完全改变没落的摇摇车产业。按照传统的摇摇车运营模式,投放 500 台摇摇车至少需要 10 个人进行管理,每天都需要运营人员去投放的店铺巡店。但日益高昂的人力成本限制了摇摇车的发展,并且传统的摇摇车只有一种收入来源,就是消费者的使用摇摇车的时候的投币。并且传统摇摇车的运营人员需要通过数硬币的方式每月与商家面对面分账。

  而通过 EBH 平台,3 个人即可管理千台以上的摇摇车,城市合伙人和店家以及 EBH 总部都有一个可以实时了解摇摇车运营状况的端口,可以实时看到每台摇摇车的运营状况。而且在 EBH 平台,商家与城市合伙人都可通过基于微信端的系统实时看到每一次交易记录,每一笔支付都可实现实时分账并提现。并且 EBH 平台可提供丰厚的广告投放的分成收益。

  目前该项目的盈利方式是为母婴行业中的企业提供两种广告形式,一种是线下实体方式,即口播广告,车身广告,屏幕广告等;还有就是线上广告形式,即广告的推送、广告的推送,增加粉丝,APP 下载,电商引流等形式,以此向企业收费, 这些企业的产品都是面向 0 到 5 岁儿童的。

  当用户通过扫码为摇摇车付款的时候,用户会自动关注 EBH 的「我爱摇摇车」这一微信订阅号。潘亮平指出:「我们已经联合了清华大学,北京工业大学,要打造的是一个共享的亲子游乐园,增加孩子和父母的互动。当用户关注了『我爱摇摇车』这个订阅平台之后,可以和孩子玩各种益智小游戏、九宫格的游戏,赢取游戏币。用户可以凭借游戏币免费玩摇摇车或在终端门店获得优惠,我们打造了一个共享、互联、互通的平台。」

  成为数据提供商

  EBH 希望成为 0 到 5 岁儿童数据的提供商。潘亮平表示,未来 EBH 可以为更多企业做好服务,可以为企业做新品发布、市场调研一类的服务。「现在企业没有什么渠道能够获得 0 到 5 岁儿童的精准数据。而我们的所有数据都在后台能够看到。」

  EBH 系统可以精确看到用户的所在区域,街道与社区,甚至楼盘。此外,用户关注 EBH 的我爱摇摇车这个微信订阅号之后,通过与用户的互动,了解其日常消费习惯,EBH 可以获得更多的用户信息,通过云计算进而提供更加精准的用户画像。

  潘亮平指出,中国已经进入大数据时代,大数据的应用、营销是未来发展的核心点,以后企业开发新品、做任何产品研发都需要数据支撑。

  在项目启动前,公司做了大量的市场调查,历时一年半,调研了近十几个省,发现摇摇车的传统投放者是赚钱的,摇摇车一般投放四五个月之后就回收成本了。

  潘亮平表示:「摇摇车这个流量入口本身就是赚钱的,我们通过它又能够做大数据,又能服务好品牌方、广告主、经销商、各个门店,促进他们销量和市场收入的增长。这是一个真正共享的平台。」

  此外,摇摇车的生产企业通过 EBH 平台将其产量增加了;通过 EBH 的中控系统,城市合伙人的运营更加方便了;投放摇摇车的门店不仅收入增加了,而且客流得到了提升,因为店家可以直接通过端口推送广告信息,而无需再在线下发宣传单页了。

  潘亮平介绍,EBH 平台允许摇摇车所在的门店通过平台端口向周围几公里范围内的用户推送广告信息,当用户使用摇摇车的时候,广告信息即会触达。

  此外,EBH 平台还可以基于店家端为摇摇车所在店铺开发微店。从这个角度上讲,EBH 是为线下店铺赋能、服务的一个平台。

  不担心被复制

  目前市场上也存在类似的共享摇摇车项目,但潘亮平表示完全不担心模式被复制。「现在其他的模仿者只是改变了传统摇摇车的支付方式,也就是改成微信支付了,但是完全没有后续的服务,他们也不了解母婴行业。」

  潘亮平直言:「我们和三元、飞鹤、贝因美等品牌都很熟,知道他们需要怎样的数据,所以我们提供的数据才是精准的。而对母婴行业不了解的人做大数据是不靠谱的。」

  据悉,EBH 平台的软件系统是由中控系统、广告分发系统、采购系统等组成,现在这个系统都已经搭建完善。

  EBH 的广告分发系统不仅可以为品牌方进行广告的分发,而且可以打通摇摇车周边的生活服务商圈。「EBH 平台马上和美团网,大众点评网打通了,当用户扫码玩摇摇车的时候,对话框会弹出来周边某个店铺的促销信息。如果用户进行了相关的消费,我们就可以向相关的商家收款。」潘亮平介绍到。

  关于 EBH 和城市合伙人的关系,潘亮平表示:「城市合伙人和我们的合作是永久的合作。EBH 平台的数据也是向城市合伙人开放,和城市合伙人共同洽谈某个品牌的广告投放。城市合伙人洽谈的广告投放,城市合伙人拿走利益大头;如果是总部洽谈的广告投放,用到了城市合伙人所在区域的摇摇车,则总部拿走利益的大头。我们所有的城市合伙人都是公司的一份子,就好像当地的子公司一样,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共享。大家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才会被激发出来。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