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称 17 年前看错汽车疯子李书福,李终成奔驰最大股东,他曾为收购沃尔沃赌上性命

摘要

吉利今日的风光有目共睹,但一路走来的艰辛,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

新年刚过,汽车界最振奋人心的新闻无疑是李书福 90 亿美元成为奔驰最大的股东。在刚刚结束的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闭幕式上,柳传志发表演讲时力赞李书福:「今天,疯子买了沃尔沃,又成了奔驰大股东,这不是给中国企业家长脸吗?」柳传志声称 17 年前看错了李书福。

疯子李书福到底有多疯,这些年我们也是有目共睹的,从要造「奔驰」一样的车,到重新定义汽车,从 8 年前,吉利控股以 18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沃尔沃,8 年后,宣布持有戴姆勒集团 9.69% 投票权,成为最大的股东。

吉利今日的风光有目共睹,但一路走来的艰辛,却很少有人真正了解。为闯过一道道关口,李书福实打实地把身家性命都赌了上去,九死一生。

一.「我只想买沃尔沃」

「对不起,沃尔沃不卖」

2007 年年中的一天,李书福到香港,找到此前参与吉利收购锰铜项目的核心成员张芃,进行了一次有关收购沃尔沃的深谈。

这是李书福第一次跟张芃提到沃尔沃。在张芃看来,以当时的国内外环境,想收购沃尔沃「只是想想而已」。

事实确实是如此。在「V 项目」即沃尔沃项目团队(张芃和吉利时任 CFO 尹大庆成为项目团队最早的成员)成立之后的大半年时间,项目毫无进展。

2007 年 9 月,李书福让张芃写了封英文信,表达吉利对收购沃尔沃的兴趣,李书福署了名,发到了美国福特汽车总部迪尔伯恩,很快收到了福特的正式回复:对不起,沃尔沃不卖。

当时福特内部对于是否出售沃尔沃是有争议的。福特家族第四代比尔·福特就是反对派之一。沃尔沃安全环保的核心理念十分符合热爱环保的比尔·福特的胃口,沃尔沃是比尔·福特的最爱。即使在考虑出售阿斯顿·马丁和捷豹、路虎,沃尔沃的出售并没有被提上日程。

但李书福没有灰心,依然执着地通过各种方式联系福特汽车。2008 年 1 月,在底特律参加车展期间,通过公关公司的牵线搭桥,李书福见到了福特汽车 CFO 道恩·雷克莱尔。对方给了李书福 30 分钟时间。听完李书福的陈述,雷克莱尔重复了之前的回复:「对不起,沃尔沃不卖。」

时势给了李书福一个助攻

2008 年,金融危机在全球蔓延。这年上半年,美国市场销量下滑了 17%。相比之下,中国汽车市场则在逆势上扬,同期市场销量上涨了 10%。

在这一大背景下,著名的投资银行法国洛希尔银行董事会在经历了几番争辩和讨论后,最终决定接受吉利「沃尔沃项目」。

洛希尔银行成立了沃尔沃项目四人小组成立,其中,汉斯–奥洛夫·奥尔森成为沃尔沃项目小组核心成员。汉斯–奥洛夫·奥尔森曾任职沃尔沃超过 40 年,并于 2000 年至 2005 年间担任沃尔沃汽车的 CEO,对福特汽车和沃尔沃汽车都相当熟悉。他的出台为李书福赢得各方信任做出了很大贡献。

于此同时,「V 项目」团队组建也趋于成熟,分国内和国外两个部分:国内部分负责国内筹资落地和审批,CFO 尹大庆负责从银行和金融机构筹资,王召兴负责与地方政府洽谈落地项目,童志远负责沃尔沃项目落地的政府审批事宜;国外部分负责谈判并购的主要是张芃和袁小林,时任吉利研发副总裁的赵福全负责技术方面的谈判,后期加入谈判的还有菲亚特中国区前 CEO 沈晖等人。

随后,沃尔沃项目中介团队基本确定。富尔德律师事务所负责收购项目的所有法律事务;德勤负责收购项目、财务咨询,包括成本节约计划和分离运营分析、信息技术、养老金、资金管理和汽车金融尽职调查;洛希尔银行负责项目对卖方的总体协调,并对沃尔沃资产进行估值分析。

2008 年 10 月,福特汽车 CFO 道恩·雷克莱尔退休,负责福特欧洲和沃尔沃汽车董事长的刘易斯·布斯接任 CFO。当年的 12 月 1 日,福特汽车明确表示,「认真考虑出售沃尔沃」。

2009 年 1 月,李书福在汉斯–奥洛夫·奥尔森等人的陪同下,到达福特总部见到了比尔·福特和阿兰·穆拉利。李书福讲述了自己最早造汽车时与波音和福特打交道的故事,讲述了自己多年来对沃尔沃的追求,自己对沃尔沃的长远规划,得到了比尔·福特和阿兰·穆拉利的认可。

这趟美国之行,让李书福吃了颗定心丸。

二.娶公主回家

国企不去?吉利拿到了「路条」

对方愿意卖只是一方面,李书福还要解决「能买」的问题。

第一道关卡,李书福要从政府手里拿到走出国门进行收购的通行证。

根据中国法律,中国企业对外投资至少要经过三个部门审批—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和外汇管理局。如果是国有企业,还需要通过国资委审批。对外投资项目的审批,分为项目前期的审批和对项目的审批。项目前期的审批,是在收购项目对外签署协议之前所提出的申请,或者称「信息报告」,业界俗称「路条」。

在中国,民营企业在对外收购时面临的外部环境尤其复杂和艰难,经常被质疑资金和运营等实力不够。

此前李书福在收购英国罗孚公司的过程中,就曾被国企横刀夺爱,铩羽而归。这一次,李书福吸取之前的教训,在上报给国家发改委的报告中,李书福重点谈了收购对中国汽车业的产业意义和后续沃尔沃实现盈利的信心。

汽车行业大环境再一次帮了李书福。2008 年,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全球汽车市场形势严峻,不少国企收购的海外汽车企业内部不太平,其中上汽集团收购的韩国双龙汽车受多种因素影响,出现了停产,工会罢工并引发流血冲突事件。这使得包括上汽集团在内的中国几大国有企业对海外并购持谨慎态度。与福特沃尔沃有合资关系的长安集团也在短暂接触之后放弃进一步介入。所以,在接连询问了几家国企并得到否定答案之后,发改委给了吉利「路条」。

2009 年 3 月,吉利向福特提交第一轮标书。同年 4 月,国家发改委信息备案确认。拿到「路条」之后的吉利,迅速进入了收购沃尔沃的下一个阶段。

艰苦的谈判

2009 年 4 月 1 日起,沃尔沃并购项目团队开始进行为期 4 个月的尽职调查。尽职调查结束之后,吉利向福特提交第二轮标书。围绕并购的谈判正式开始。

谈判期间,项目组团队成员与李书福直接电话连线。「没有时差,没有时间概念,有事就打电话,或者短信。」袁小林说。最忙的时候,袁小林好几天没沾过床。赵福全记得,在谈判僵持快进行不下去的时候,他从国内飞往英国伦敦,刚下飞机,就得到消息:不用来了,谈不下去了。因为到的很晚,赵福全直接睡觉了,第二天凌晨 5 点左右起床,他在金融街附近的马路上跑步。跑着跑着,他看到前面有一个个子不高、穿西装的人,到了跟前,他发现是李书福,他已经在那里散步很久了。

2009 年 9 月 30 日,李书福迎来了吉利收购沃尔沃的一个关键节点:福特汽车公开宣布,吉利成为沃尔沃的首选竞购方。

但这对并购团队来说,任务还远未完成。等待他们的,是围绕核心知识产权的更为紧张和激烈的谈判。知识产权大体上归为三类:

第一类是广泛授权,即福特拥有的知识产权,既对沃尔沃公开,又对吉利公开,这部分非常有限;

第二类是有限授权,这部分知识产权是福特拥有,沃尔沃需要可以,但绝对不能向吉利公开;

第三类是排除性知识产权,即福特的知识产权,沃尔沃参与开发或者了解,但沃尔沃不能用。第二类知识产权是吉利最在乎的,也是谈判最费力的。

令赵福全印象最深的一次谈判,是有关一个他突然想起来的假定:万一有一天因为各种原因吉利养活不了沃尔沃了,要卖的时候,福特是不是同意打包卖呢?期限是多长呢?赵福全把这个问题一提出来,福特的人就拍桌子了:「你还没有买,怎么就想着卖了?不谈了。」赵福全说:「10 年前福特买沃尔沃的时候,也没想到今天会卖出去的。在美国,两人决定结婚要做婚前财产公证的,虽然爱得死去活来,但也要为离婚做准备的。」

最终,谈判的结果从沃尔沃 10 年之内不能卖,变为 4 年之内不能卖,4 年之后可以无条件卖。

2009 年 12 月 23 日,圣诞节前一天,吉利与福特同时宣布,双方就收购沃尔沃的主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

报价降低 17亿美元?可以

福特最初对沃尔沃的报价是 60 亿美元,比 10 年前收购沃尔沃汽车时少了 4.5 亿美元。尽职调查结束之后,洛希尔给了李书福一个建议收购价格——35 亿美元。李书福以此为基础,递交了新一轮标书。

2009 年 9 月底,吉利沃尔沃项目组成员集体奔赴哥德堡,李书福等人第一次见到了沃尔沃汽车的高管人员。李书福见到沃尔沃 CEO 斯蒂芬·奥德尔之后,CFO 尹大庆和沃尔沃 CFO 有个单独会面。这次见面直接让吉利的报价降低了 17 亿美元。

尹大庆发现,福特汽车对沃尔沃汽车有一个未来三年的预测,预测的结果是 2010 年沃尔沃基本实现盈亏平衡,2011 年开始盈利。但是,基于这个结果的研发费用投入却并没有相应增长。尹大庆一算,沃尔沃对未来三年研发费用和固定资产的投资与此前相比减少了 17 亿美元。在得到洛希尔团队支持之后,吉利提出,报价更改为 18 亿美元。

由于涉及交易金额的巨大变化,关于收购沃尔沃的谈判因此中断了一个月。期间,皇冠突然加入竞购,并提出了切实可行的融资计划。而自 2009 年年中开始,全球市场有了回暖迹象。情况看起来对李书福很不利。李书福心里也没有底,福特是否会放弃出售沃尔沃。

在痛苦中等待了一个月,李书福终于等到了好消息:福特汽车董事会通过了吉利的新报价。

一切似乎明朗起来。李书福开始向外界展示其「V 项目」团队的国际化形象。2010 年 1 月 17 日,张芃、沈晖和童志远等人公开面对媒体,接受采访,社会反响很不错。

接下来等待李书福的,是掌声和欢呼吗?不!是海外收购中最棘手的问题——工会。

三个英文词,卸下工会的心防

2009 年 8 月的一天,《工人日报》社经济部主任姜文良接到一个同事的电话:沃尔沃来全国总工会告状了。沃尔沃工会希望中国工会能够出面制止吉利对沃尔沃汽车的收购。

得到沃尔沃工会来全国总工会的消息,李书福当天下午就邀请姜文良到杭州见面。

姜文良给李书福提了三个建议:第一,直接拜访沃尔沃工会,当面表达诚意;第二,直接回应对方担心的问题,即对工会做出承诺,比如关于工厂是否搬迁的问题、是否裁员的问题;第三,请他们参观吉利,了解吉利的能力。

第二周,李书福带着团队去了瑞典和比利时,先后拜访了所有工会领袖和相关政府部门,还去了沃尔沃在比利时根特的工厂。与工会成员对话的过程中,李书福突然听到了这样的提问:「很多人都对沃尔沃感兴趣,你能否用三个词形容吉利的优势在哪里?」

尽管此前已经打过很多遍草稿,但「用三个词形容」让李书福有点儿措手不及。面对几十双眼睛,李书福灵机一动,用了自己会说的三个英文词说出了一句话,瞬间俘获了不少工会成员的心:「I Love You.」根特工厂的工会主席立马拿了沃尔沃的厂徽给李书福戴上。

这次访问效果非常显著,也成就了一段佳话。

从杭州回来后大概一个月,沃尔沃的 13 名高管及工会成员来到吉利汽车宁波生产基地。这次访问很顺利,沃尔沃实地验证了吉利的能力,表示满意。晚上在上海聚餐,很多人都抢着跟李书福合影。他们对吉利收购沃尔沃,基本态度是「不反对」。

随后的几个月时间,李书福去沃尔沃,工会代表团来吉利,几番交流。2010 年年 3 月 27 日,吉利沃尔沃项目组与工会达成最后的协议。一周之后,李书福等到了他梦寐以求的结果:与沃尔沃「订婚」。

回顾与工会打交道的经历,李书福总结:「我认为是沟通的问题。工会就是要争取它的利益,没有什么其他的。而且它是有规矩的,它不是敲竹杠,是按规范来的。」

「我把身家性命都赌上了」

2010 年 3 月 28 日,在英国伦敦的李书福一直低头在桌上签合同,半米高的文件,递一个签一个,花了半个多小时终于签完了。李书福趴在桌上一动不动,身边的尹大庆觉得,大概他累了,需要休息一下。

到了跟吉利杭州总部连线的时候,由于信号传输问题,只能听到声音,看不到图像。众人提醒李书福要跟杭州连线了。

趴着的李书福缓缓抬头,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样流了下来。那一刻,李书福想到了很多。从 2007 年 6 月正式成立项目组,到 2009 年 1 月见到阿兰·穆拉利,再到 2009 年 4 月拿到「路条」,再到三周前确定融资结构,甚至在一周前与工会谈判之前,团队成员都有一种项目组随时解散的担忧。

就在签字前的一小时,李书福费尽周折邀请的相关领导不能参加签约仪式,临时上场的官员还曾婉拒李书福的邀请。想到这些,李书福「百感交集」。

虽然「路条」已经到手,协议已经签署,但是!还有根巨大的刺横在那里——李书福给沃尔沃的「聘礼」资金还没有完全到位。

这又是一段惊心动魄的历程。

融资结构一直是吉利竞购沃尔沃的担忧,融资的问题花了李书福团队很多时间。最开始李书福也想到去银行贷款,但只从建设银行浙江分行贷给吉利 2 亿美元。

李书福尝试了很多渠道,甚至把融资计划告知了他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小范围朋友圈,有感兴趣的朋友,但最终没有谈成的。李书福还找到了香港李嘉诚的基金,对方表示对汽车没有兴趣。海外基金因为受金融危机影响,敢投和手头资金充裕的也几乎没有。

一路尝试探索之后,李书福只能将希望放在与地方政府的合作上。恰逢 2008 年前后,地方融资平台成为一个新的融资渠道。对企业来说,与地方政府合作的好处,一是获得当地政府在土地审批和税收等方面的优待,二是可以充分利用地方政府融资平台,获得企业发展所需的资金支持。

2009 年 4 月之后,李书福找到北京市政府。与北京市的谈判一开始进展顺利,北京市政府在亦庄给沃尔沃留出相应的土地,并提供 30 亿元,作为支持并购沃尔沃的资金。

李书福对这个方案很满意。吉利很快在北京市亦庄经济技术开发区宏达北路 10 号 6034 室,临时租了个 18 平方米的房子,作为新公司注册所在地。

2009 年 9 月 29 日,注册资本为 5 亿元的北京吉利凯盛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浙江吉利公司持股 100%。

「意向合同、框架都签了,真正要出钱的时候,可是突然,在几个小时之内,整个情况全部变了。」项目无法按预期顺利进行了,这令李书福措手不及。

要知道,当时吉利与福特的谈判进入新阶段。吉利需要在签约之前明确融资结构,预计的签约时间是 2010 年 2 月 8 日。

时间太紧迫了,李书福需要更快的决策和支持。

恰逢科技部主办的自主创新报告团到四川省成都市,邀请李书福在成都做一个报告。成都市官员非常积极地联系李书福,看项目能不能放到成都来。

李书福与成都市官员见面的时候,并没有谈到沃尔沃项目。但第二天,福特就公布吉利为沃尔沃汽车优先竞购方。

形势所迫,李书福说:「行,放到成都来,你拿 30 个亿,我们钱不够。」很快,成都市政府常委会会议暂停,马上研究沃尔沃项目,会上立即拍板:可以。

吉利从成都顺利融资 30 亿元,具体方式是吉利以一年期借款的形式,向几家国有机构贷款,成都市政府担保,李书福本人终身反担保,问题解决了。

2009 年 12 月 12 日,北京吉利万源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注册成立,初始注册资本 2000 万,唯一股东是 3 个月前新成立的北京吉利凯盛国际投资有限公司。

此时的王召兴依然在各个地方政府之间奔波,积极接洽。大庆市国资平台以入股形式提供了 30 亿元资金。

12 月 22 日,吉利万源注册资本做了变更,由原来的 2 000 万元增至 71 亿元,吉利收购沃尔沃的第一轮注资完成。第二天,吉利与福特汽车公司就收购沃尔沃轿车公司的所有重要商业条款达成一致。

谈判在继续,李书福依然在寻找资金,总计需要约 81 亿元的资金,还有 10 亿元的资金缺口。

在上海市政府官员的口头支持下,2010 年 2 月 3 日,上海嘉尔沃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 10 亿元(实缴资本未到)。但双方在项目落地上发生了分歧。上海市嘉定区政府支持沃尔沃在上海成立研发总部,但不支持整车和零部件基地落地。吉利则希望能够把整车放在上海,实现在华东地区的战略布局。

吉利接受上海市政府谈判条件,双方迅速签约。2010 年 3 月 2 日,上海吉利兆圆国际投资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注册资本 81 亿元,北京吉利万源出资 71 亿元,上海嘉尔沃投资有限公司出资 10 亿元。直到 6 月 13 日,上海嘉尔沃投资有限公司 10 亿元实缴出资到位,李书福和王召兴才松了一口气。这个时间,距离交割日期只有不到两个月。

考虑到给吉利汽车留一条后路,李书福没有接受质押上市公司股权的融资条件。最后谈成的地方政府,上海市和大庆市通过国资平台入股方式进入和退出;成都和张家口则没有入股权,通过政府给吉利担保贷款的方式,李书福个人再终身反担保。

「我把身家性命都赌上了。」李书福说。

三.「我们才走出了第一步」

2010 年 8 月 2 日,英国伦敦。沃尔沃交割仪式预定在当地时间上午 10 点举行。李书福就住在举行交割仪式的酒店,他 7 点就起床了,开始了一天的准备工作。9 点 30 分左右,沈晖去了趟银行,按了一个「OK」键,钱就转给福特了。

交割仪式开始之前,李书福和赵福全、宁述勇等人在此前签好的一桌子文件前拍照留念。

上午 10 点左右,李书福和福特汽车 CFO 刘易斯·布斯分别签字,然后两人握手,交割仪式完成。

对李书福来说,这个签字是一个象征,也是一个新的开始。他在当天接受法国路透社采访时这样表达他的感受:「我们已经实现了收购沃尔沃的梦想,但这还不是我们的最终计划,这只是一个新起点。」他接着说:「我们已经到了一个大山脚下……我希望并且相信沃尔沃汽车能够勇攀高峰。」

从 2007 年 6 月成立「V 项目」团队,到 2010 年 8 月正式完成交割,成为沃尔沃的新老板,李书福用了 3 年时间。对他来说,面对众人说出「终于圆满完成」对福特旗下沃尔沃轿车公司的全部股权的收购,并不是寻常的客套话。

李书福所面对的未来也有欣喜,因为收购沃尔沃汽车公司 100% 股权,意味着吉利拥有了沃尔沃轿车商标所有权和使用权、10963 项专利和专用知识产权、10 个系列可持续发展的产品及产品平台、两大整车厂约 56 万辆的生产能力和良好设施、1 家发动机公司及 3 家零部件公司、整车和关键零部件开发独立数据库及 3 800 名高素质科研人才的研发体系和能力,以及分布于 100 多个国家和地区的 2 325 个网点的销售服务网络等。

他所主导的吉利收购沃尔沃汽车公司这一事件,也是中国汽车企业最大规模的海外并购。

记者会之后,李书福坐在酒店的房间里,长时间地沉默。加入吉利担任李书福助理半年的宁述勇难掩激动,对李书福说:「恭喜你啊,董事长,万里长征终于走下来了。」

李书福很沉静,没有欢呼,也没有喜形于色,只说了句:「我们才走出了第一步,现在如何把沃尔沃发展好才是更重、更长远的任务。」李书福知道,在汽车业的海外并购中,收购只是第一步,未来面临的运营管理的挑战更大。

收购沃尔沃之后,李书福做了两件重要的大事。从结果看,他显然是有备而来。他是怎样管理沃尔沃的呢?我们将在下一篇文章为大家讲述。

(本文内容摘编自《新制造时代》,中信出版集团出版)

柳传志称 17 年前看错汽车疯子李书福,李终成奔驰最大股东,他曾为收购沃尔沃赌上性命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