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自己更好地网上冲浪,「美国网络中立性原则被废」了解一下

摘要

反对者抗议的不单是一个法规的废除,更是一种「邪恶」可能的合法性。

美国时间 2 月 22 日,网络中立性原则被废除的法案正式公布,60 天内这项法案将开始落实。从法律意义上,这项法案的颁布标志着,2015 年 2 月 26 日通过的网络中立性原则法案在行使职责近两年后最终结束了它短暂的一生。

(奥巴马任内就在 FCC 工作的 Ajit Pai 是网络中立性原则的坚定反对者 图 | Arstechnica )

事实上,从 FCC(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现任主席共和党人、网络中立性原则坚定的反对者 Ajit Pai 于上任后,关于网络中立性原则法案被废除的阴霾就漂浮在科技公司和普通民众的心头。此后,网上和现实生活中抗议活动此起彼伏,但在 2017 年 12 月 14 日,FCC 仍然就废除网络中立性原则进行了投票。结果赞成与反对的投票为 3 比 2,最终网络中立性原则法案被废除。

让美国人闹上一年的网络中立性原则是什么?

如果你热爱「科学上网」并且记性比较好的话,会发现 2017 年 7 月 12 日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在那一天,谷歌、Facebook、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的网站主页都出现了 loading 的旋转图像,用户在这些网站上使用服务时,网站还将弹出模拟减速、显示封锁的警告窗口。


这些网站当然不会是全都出现了故障,其实他们是在参加「Fight for the Future」NGO 组织发起的抗议废除「网络中立性原则」(Net neutrality)日的活动。这个活动旨在表达对网络中立原则的支持。

7 月抗议活动发生的重要原因是,从当年 5 月开始, Ajit Pai 就在废除网络中立性原则的边缘开始试探——他在公开场合表达想要废除 2015 年曾通过的「付费优先权」禁令的想法(付费优先权是指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在收取内容提供商更高费用后,内容提供方即可享受更快捷的宽带服务)。这个禁令可能被废除的消息迅速传出,并引发美国国内民众和科技公司抗议。这种做法显然违背了网络中立性原则。

那么,网络中立性原则究竟是什么?

如果将互联网比作高速公路的话,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就是高速公路建设者,互联网公司是高速公路上的出租车司机,普通网民者则是车里的乘客。高速公路要运行流畅,光有路、出租车司机和乘客不够,还得有交通法规规定每个角色的义务。在互联网世界中,网络中立性原则就是这样一条道路交通法规。


网络中立性原则这条道路法规主要限制高速公路的建设者,即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它要求高速公路的建设者们不得在路上设关卡随意拦截出租车司机——在法律范围之内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必须平等对待所有互联网内容和访问;

不能将不同车道的规格修的不一样,再根据车段的质量来收取司机的费用——互联网服务提供商不得从商业利益出发控制传输数据的优先级,以保证网络数据传输的「中立性」;

也不能限制乘客乘坐车辆的自由——任何互联网用户都享有自由选择访问网络内容、运行应用程序、接入设备、选择服务提供商方面的权利。

如果没有网络中立性原则这个交通法则,电信运营商既充当了道路交通的建设者,还可以自己开车上路,甚至还有了调控交通的资格。对于整个道路系统的其他使用者(驾驶员和乘客)来说,无疑是不公平的,长期来看对整个系统的发展也是不利的。

网络中立性原则背后的利益之争

如果将时间倒退到 2015 年,奥巴马决心通过法律形式确立本来是约定俗成的网络中立性原则那一年,我们会发现关于网络中立性原则的争端的确已经到了必须通过强制手段限制的地步。

在智能手机尚未普及的年代,作为道路建设者的互联网服务提供商躺着收下建设费和上路费就能赚的盆满钵满,和充当出租车驾驶员的互联网公司之间并无太多利益冲突。但伴随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的主营业务通话和短信服务业务被 OTT 应用瓜分,导致互联网服务提供商逐渐边缘化,沦为互联网公司的数据管道,利润也大幅缩水。


互联网提供商被边缘化的窘境不止外国存在,国内同样如此。中国移动 CEO 李跃就曾公开表示,受到腾讯的微信等 OTT 应用的影响,移动公司在 2013 年的短信量锐减少 15%,2014 年前四个月跌幅扩大至逾 20%,微信导致移动的业务量大幅下降。

面对腾讯对自身传统业务的抢占,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就「曾与马化腾因移动 QQ 以极低的代价吞噬移动 GSM 网络流量」展开交涉,要求腾讯必须为手机 QQ 额外支付费用,否则就不许 QQ 走 WAP 通道,腾讯以「信令费」的形式妥协了。

显然,网络流量和通道是国内外网络提供商和互联网企业之间利益相争的关键所在,也是围绕网络中立性原则争论的中心所在。

在 AT&T、Charter 等互联网服务提供商看来,网络中立性原则损害了自身在投资发展领域的自由。如果能够废除网络中立性原则的话,将对网络服务进行明码标价,实施网络的速度与费用挂钩,也可以提升服务的水平。比如 Google 的自动驾驶汽车对网速和带宽的要求要高于普通的用户。

但在 Facebook、亚马逊等互联网公司看来,没有网络中立性原则就意味着电信运营商可以利用对带宽、网速的控制对自身的发展进行限制。对处于发展初期、体量较小的中外互联网公司而言,轻则是成本增加,重则可能随时无路可走,这对于创新型的网络生产积极性自然也是冲击。

如果只是互联网提供商和互联网公司之间打口水仗,那么现在的抗议声音虽有,但不会这么大。2007 年,美国发生的网络中立性原则被破坏,导致普通互联网用户权益受损的事件是一个转折点。当年 10 月,美国有线网络巨头 Comcast 被曝暗中控制 BitTorrent 公司的网络数据流量,切除或延迟部分用户使用时的网络,导致网站站点瘫痪。

这一事件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用户发现自己上网的自由原来这么脆弱,说被停就能被停。这一事件的发生让用户发现,无论是哪家互联网提供商的客户,如果没有网络中立性原则的保护,自己收藏的免费小众网站的安危,上网费用多少都由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决定。这让更多人发现,原来网络中立性原则和自己息息相关。

「网络中立性原则」被废法案正式颁布前后,美国媒体怎么看?

互联网是一个基础性的开放平台,就像铁路、电缆一样,本应该划归到公众利益范围内。而如果像美国网络服务提供商希望的一样,电信运营商进行分层接入服务,这一切的成本最终都会归结到普通网民身上。作为普通用户,首先要担心这家网站的网络会不会被掐断,而如果想使用优质的网络服务,互联网提供商就会额外征费,互联网企业增加的成本最终不过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在网络中立性原则废除法案正式颁布前后,诸多外媒对这一事件做出了报道。The Next Web 直接以《边读 FCC 废除网络中立性的文件边擦泪》为标题报道了法案颁布的事实,并在评论中指出「网络中立已经消亡。即使还没有彻底消失,它现在也已经被绑在电椅上,离行刑只有几分钟。」

不过像 The Next Web 这样持悲观态度的还是少数,Mashable 在《准备好法律手段继续为网络中立性原则而战》的报道中称「周四,Pai 废除网络中立性原则的法案会正式发布,但随后,将有更多旨在维护网络中立性原则的诉讼案在美国遍地开花。」Gizmodo 则更为冷静,「23 个州的总检察长联名质疑联邦通信委员会废除网络中立性规则,称其违反联邦法律」。

除了宣泄情绪外,也有很多媒体以积极「抗争」的论调对相关事件作出了报道。

Wired 在废除法案正式颁布后,发文称《 当保护结束时,以下是测试网络中立性的一种方法》,文章介绍了一个让普通用户能自主进行检测互联网服务提供商有无破坏的软件——Wehe。目前,Wehe 已经能计算包括 YouTube,亚马逊,NBCSports,Netflix,Skype,Spotify 和 Vimeo 在内的美国主流应用的下载速度,如果速度差距过大,则证明互联网提供商对该网络渠道进行了限制。

Artstechnica 表现得更为乐观,认为美国民众的呼声和各州政府的努力会让网络中立性原则「名亡实存」下去。

在法案正式颁布后,Artstechnica 发出报道《为什么各州会赢得反对联邦通信委员会的网络中立战争》。文章提到,虽然美国政府正式废除了网络中立性原则,但依靠各州的力量仍有挽回的余地。目前,美国一半以上的州都提出法案,保护各州的网络中立性。蒙大拿州、纽约州等五个州的州长已经签署了保护网络中立的行政命令。

责任编辑:克里斯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