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本科技媒体年终杂志的志趣和态度

摘要

天啊!科技媒体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做杂志?


这里是极客公园出品的年度杂志 Geeks 100(《极客影响力 100》),此时是我们同你如约而至的第二次见面。

在过去的一年中,我们同你一样,见识了那许多编杂于科技、生活和资本之中的光怪陆离和惊心动魄:小程序的异军突起、对战手游的全民狂欢、数字代币的骄纵飙升、无人零售的血战征伐,当然还有这个既魔幻又现实的北京寒冬,给 O2O 和物流业带来的冲击……

一年前,我们在杂志中为你呈现的那些故事,有些早已被应验,而更多的,还都奔行在或惴惴不安、或又意气难平的路上。

在这些挣扎沉浮在资本和欲望当中的三冬暖和六月寒里,我们都曾被愉悦、被激怒、被利诱、被滋养,或是被牵连。之后,我们便开始思考,并试图去解答:技术与我们的关系究竟应当如何?

正如我们坚持每年一度地做这样一本杂志,是因为我们相信,技术与介质从不会外化于内容和信息而自成价值,反之亦然。我们只是在一个合适的时间、以我们认为合适的形态,呈现最能与之匹配的判断、观点,与信息。

至于我们选择的技术,是纸墨摩挲、还是比特洪流,只有各自争妍。

在银翼杀手 2049(Blade Runner 2049)当中,高司令(Ryan Gosling)的情感羁绊、自我认知,和复制人(replicant)起义者信仰「神迹」,无不来自于一枚技术应用的若隐若现。前作结尾时,复制人 Batty 的呼喊涅槃,同这部结尾处高司令的无言坐化,其中都是生命存在与技术星火之间的和解与交融。

这也正是极客公园所相信的:技术与人类二元论的时光已经不再,我们正生活和行走在一个与技术相互印证、相互定义的时代里。Humanity 与 Tech Being 已经合一。

作为一家科技媒体,拥抱、探究、记录、解读、表态,是我们在这个时代能够允诺给你的最佳责任。

步步而至,技术变革的第一束光芒总是最先投射到时代叙事的导语之上,继而留下大段大段的阴影,等着我们去照亮。从洛河边利器雕琢进龟甲的顿挫,到斯特拉斯堡中铅块撞向羊皮纸的悉索,莫不如此。我们用那些经典的技巧去猎捕当下的戏剧性颗粒,然后把他们加工聚合成为时代中荒诞和伟大的故事与观点,呈现于你——这就是极客公园。

你是否曾亲历那些被技术翻涌起的命运波澜,然后为之感到由衷的欣喜与狂热,悲愤与失落?

我们愿意同你一起观察并记录这个脱缰的时代,体味其中层层碎片上沾黏的风情万种与雷霆万钧。

(这本杂志将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同大家见面。)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