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亦庄呼唤「现实」,没有「扑街」的 VR 和尚未真正火爆的 AR

摘要

历经生与死,幸存者不言疲劳。

2017 年 12 月 19 日,亦庄京东的总部大楼里,京东前台产品研发部 AR、VR 业务负责人赵刚宣布启动天工计划 2.0。从 5 月 23 日 天工计划 1.0(人工智能 3D 建模大赛)结束算起,不到 7 个月的时间,京东再一次在 AR/VR 领域内采取行动。

仪式启动大会中,京东副总裁、前台产品研发负责人黎科峰首先介绍了这两年京东在采用 AR、VR 技术展示销售商品后取得的数据——「相对普通的 SKU,AR/VR 的 SKU 停留时长高出 45%,用户试妆、试戴的时长占 74%,订单转化率高于平均水平 10%,且退货率也有效进行了降低。」

坐在台下听黎科锋分享的除了媒体,还有 AR/VR 行业的开发者,也包括京东电商平台的第三方商家。一位在京东上开店的店主参加了此次活动,虽然她并不太懂 AR、VR 是什么,但在会议进行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在朋友圈分享了几段会场视频。我问她,有打算用 AR 或是 VR 技术做些什么吗?她有些犹疑的告诉我,如果有机会能用到就会用。

这句犹疑回复中的「机会」,整个 AR、VR 产业中硬件厂商、方案解决商也在等。会场上坐在我边上的是 AR 行业光学厂商耐德佳的项目总监焦亚超,他对 AR、VR 行业充满信心,但言语中又显得有些焦虑。「要是京东真的能买上 1000 台 VR 头显设备才是对行业的真正推动,无论是买哪家的产品」、「很多人其实还不知道什么是 AR、VR」,他多次提到。

虚拟「现实」,元年过后即扑街?

在这场合作大会前,京东还邀请了一批 AR/VR 行业开发者进行了展览,展览的产品中,多为 AR 试装的、AR 试鞋等消费者可用的 AR 硬件设备和应用。

耐德佳也参与了这次的展览,他们为京东物流做了一个样品—利用 AR 眼镜可以扫描具体商品,商品详细介绍就会「浮现」在产品旁。我尝试了这个状似 VR 头显设备的 AR 眼镜。首先,手里需要握住一个操作菜单,用来调整自己的视野范围,使屏幕居于视野中央。接着,在进入商品查找的页面中时,我还是得不停的晃动头部,控制屏幕中的光点进行移动、确定等操作。

(焦亚超正在为试戴者佩戴 AR 头显 图|极客公园)

这样的体验显然不够完美,但好在已经能用了。但只能用,却不好用,消费者是不会买账的。消费者不买账,电商们更不会买账,大家都很清醒。

这种「清醒」是整个 VR 行业付出巨大代价得来的。2015 年到 2016 年间,VR 行业大火,在一些媒体和公关的文字下,VR 头显设备被描绘得无所不能。阿里的 buy+ VR 平台宣传视频中,男人可以触摸感觉内衣的材质,而一家人戴上 VR 头显后可以在完美的生活在虚拟世界——妈妈可以随心挑选、试穿衣服,而儿子可以练习电子鼓,似乎生活中的任何需求都能得到完美满足。

这样的视频描绘的画面离现实太远了,在当时最好的 VR 头显都无法实现这样的功能。但对很多尚不知道 VR 是什么的普通人来说,自然而然的会相信视频所示就是事实。翻回到当时关于 VR 技术和应用的报道,很多人在评论中诉说着自己的需求,「我希望能用 VR 看上一场精彩的足球比赛」、「用 VR 玩游戏、看片肯定很过瘾」。

当然,整个行业陷入「大跃进」式的狂热并不能全怪媒体或者公关的宣传。从 2014 年 Facebook 突然砸下 20 亿美金买下 Oculus  开始,一轮 VR 热潮突然而至。当融资变的越来越简单,很多创业公司的心根本不在技术身上,如何讲故事让投资人相信自己能做好反而跑在了更前面。

很快,整个行业就为自己的急躁付出了代价。其中,劣币驱逐良币是关键因素。在耐德佳工作之前,焦亚超还曾在一家 VR 企业工作。他当时所在的这家公司做一款 VR 头显加上座椅的娱乐设备,使用者坐在椅子上戴着头显设备,不仅可以看到三维虚拟世界,还可以随着椅子的震动模拟 VR 头显所见世界的感受。

这样一套设备的价格不便宜,需要 30 万。焦亚超所在的那家公司,本来是主打游乐园等娱乐场所,但很快,他们发现市场上出现很多采用劣质器材的同类产品,其中一款报价才 13 万。劣质产品的体验要差一些,但游乐场却乐于选择价格低的方案,毕竟大多数使用的人只图个新鲜。这让焦亚超原来那家企业很快陷入危机。

进入消费端,劣币的威力同样巨大,这也导致整体行业遭到反噬的速度也更快。廉价的 VR 头显戴久了就会头晕,效果也不好。用户会上一两次当,却不会持续为体验差的产品买单。到 2016 年下半年,整个行业急速降温。数据显示,2016 年下半年比上半年融资轮数下降 23.8%,很多家创业公司开始悄无声息地倒闭。

增强「现实」,新的「元年」来临?

除了硬件厂商外,在去年那阵 VR 热潮之中,京东也试水了。不过,京东没有大张旗鼓地向消费者宣传,而是选择了天工计划 1.0——邀请 VR 行业内一百多支团队参加人工智能 3D 建模大赛,拉着行业开发者一起入伙。

京东选择的 3D 建模其实是实现 AR、VR 最基础的要求。3D 模型展示出的产品超脱出平面的范畴,也是 AR、VR 成像的关键基础能力。京东的建模大赛在今年 5 月正式结束,其中一家名为畅景信息科技的创业公司获得了自动建模组的一等奖。

(大屏幕中是通过 3D 建模完成的智能音箱 3D 音箱模型 图|极客公园)

郭未是畅景信息科技的 CEO,今年的天工计划 2.0 大会,京东又将他请了过来为 AR 平台站台。这次他们展示自己在 3D 建模方面的能力,在开幕仪式上,郭未拿出了一个 3D 扫描仪,在不超过五分钟的时间内,一个智能音箱的 3D 模型就出炉了,除了没有颜色,和原物相差无几。

AR 虽然和 VR 只有一字之差,但在 2017 年的待遇却是天差地别。AR 行业 2017 年受到的重视不亚于 2015 年、2016 年的 VR 行业。苹果和谷歌在今年相继发布了自己的 AR 开发平台—— ARKit 和 ARcore。这无疑给行业的开发者们无疑打了一针鸡血。

京东同样在被打鸡血的行列,当赵刚体验完 AR core 开发的 AR 产品,这个从业上十年的技术人员仍感觉惊艳。谷歌 ARcore 提供了强大的运动追踪、环境识别、光线感应功能,这让原来 AR 成像不稳定,无法和环境产生「互动」等技术缺陷得到了解决。

(天工计划 2.0 活动现场,赵刚佩戴者一幅内含演讲 PPT 的 AR 眼镜,这样他就不需要返过身盯着大屏幕做演讲  图|京东)

京东现在更相信 AR 会给他们带来新的改变了。作为一家电商,京东想更积极主动参与到这一轮即将到来的 AR 浪潮中。赵刚在演讲中这样给京东的 AR 开放平台定位——「平台将为厂商提供技术、内容、电商资源、渠道资源、线下资源等多种服务。在技术上该平台能够提供图像识别、3D 引擎、跟踪定位等多种技术支持。实现了在电商交易、营销推广、仓储配送、线上线下融合等全业务流程的覆盖。」简而言之,平台上,京东已经准备好接纳商家利用 AR、VR 技术开发的产品;技术上,京东也可以帮助商家开发 AR 和 VR 产品。

欧莱雅是京东的天工计划的试水者之一。欧莱雅中国大众消费产业部商务总经理林晓称,他们在 7、8 月份的时候在京东平台上上线了 AR 试妆,消费者对这个新功能十分买账,「他们(消费者)能马上感受到妆相、颜色的不同」,拥有 AR 试妆的产品与同类产品相比,前者的转化率是后者的两倍多。

不过,虽然对郭未和欧莱雅来说是个显而易见的好事,但对于整个 AR 行业的独立硬件厂商来说却未必如此。比如,焦亚超也为 AR core 和 AR kit 的进步高兴,但他并不觉得这对 AR 眼镜等硬件厂商是个大机会,因为前两者还是基于手机在开发应用。

AR 硬件爆发前的机会与难处

即使目前的 AR 产业更多的是基于手机在开发应用产品,但很多人坚信 AR、VR 独立设备注定要取代智能手机。更多行内人士形而上学地将这个取代过程称为人和机器关系进化的必然。

这种观点也得到了一些学者的肯定,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院教师刘宏宇在他的论文《认识 VR 实质的哲学进路》中提出,「随着人与机器边界的逐渐消融,人类势必无可选择地走上竞相完善自身机体功能和升级机体兼容机器效能的道路」。

在人机融合的过程中,手机不会是终点。手机设备提供的是二维世界的感知与交互,而 AR、VR 提供的是三维世界的感知与交互,后者和人面对的现实世界显然更像。

但是,即使 AR/VR 最终会取代手机,这个过程可能要比想象的更加复杂和漫长。在智能手机和功能手机的更替之战中,智能手机对功能手机的取代,首先是功能的覆盖,然后才是逐步的升级,最终才完全取代功能手机。反观 AR 或 VR,其想要完成的二维到三维的改变是一种质变,而目前尚无高度替代手机已有功能的 AR 或 VR 硬件。

(一位利用谷歌眼镜从事维修工作的工人 图|谷歌)

当然,硬件厂商现在也有自己的机会。2012 年,谷歌眼镜的出现给 AR 行业首先带来了希望,接着一大批跟随者开始进入。不过,就连谷歌眼镜在 C 端碰了一鼻子灰,此后,活下来的厂商没有飞蛾扑火地找普通消费者要场景,而是转战 B 端。为会展中心、博物馆或者商场服务是一条路,为有特殊需求的厂家服务是另一条。

亮亮视野是一家方案解决商,今年他们推出一个平台 GLXSS Live,这个平台加上 AR 眼镜,就可以针对不同 B 端企业定制个性化解决方案。他们曾为一家汽车 4S 店做过一个解决方案。这家汽车 4S 点虽然业务遍布全国各地,但是专门负责维修的专家很少,车辆如果稍微有点问题都要到一线城市维修。而在使用 AR 眼镜后,前方的工人戴上 AR 眼镜观察汽车时,身在大城市的专家也能同步看到,这样解决问题的效率就比原来要高出许多。

但这样的 B 端市场盘子始终不够大,毕竟企业数量有限、场景有限。C 端仍是梦想,然而目前的 AR 眼镜仍然存在许多不足。亮亮视野创始人吴斐提到 AR 眼镜目前还需要解决的几大问题时指出:「首先是硬件,需要人带上,必须非常轻;第二,光学要有标准的技术方案;第三是计算,前端计算很重要。不但要很快反应,还要准。」这些难题仍需要大量的时间一一攻克。

一场不言疲劳的生死征途

显然,目前的 AR、VR 还不可能迅速更替掉手机这个设备。那么,在这个三五年根本看不到大希望的行业,是什么支撑从业者不断坚持向前演进的呢?

当极客公园把这个问题抛给焦亚超时,他思考了几秒,笑着说出了答案——「钱」。

对于笃信 VR、AR 独立设备将取代手机的焦亚超来说,他坚信这个行业是有前途而且有「钱」途的。咨询机构调研的数据似乎是个佐证,早在 2016 年,许多咨询机构就表明,在未来,VR 行业是一个 300 亿美金市值的产业,而 AR 行业市值更是高达 1000 亿美金。这些充满诱惑的数字,让一路坚持的人不言疲劳,谁也不想惨死在半路。除此之外,从业者相信,就像手机的更替一样,「没有了诺基亚,也还会有苹果,之后还有小米、锤子」。

(一位正在利用虚拟试衣镜试衣的女士 图|极客公园)

不过,即使很多人知道未来很美好,但并不是谁都能活到未来到来的那一天。在这场面向未来的征途中,胜利属于拥有先进专利技术的公司,不管这家公司现在大小。

焦亚超觉得掌握光学元件专利技术的耐德佳有这样的机会,但他也担心巨头公司的进入、冲击,毕竟小公司在产品研发上无法和巨头们抗衡,他开玩笑的说道:「别人一投就是几百个亿,你一投就是几百块」。当然,目前的 VR 和 AR 优质内容也还很短缺,不过这仍是基于硬件能支撑到什么程度的问题。

好的一方面是,随着苹果、谷歌等巨头的持续投入,Magic Leap 这类令人「惊艳」的产品持续曝光,这个关于在虚拟世界实现「现实」的行业又开始给从业者带来更多的希望。即将到来的 5G 社会也给 AR、VR 硬件设备走向独立增加了新的可能。

(Magic Leap 释出的产品效果图 图| Magic Leap)

在经过一轮媒体热、一轮创业热,死掉一批投机者后,VR 行业的留存者也不再幻想虚拟「现实」马上就能实现。幸存者变得更加地务实,对技术的重视和场景的开拓开始变成新的进攻方向。Oculus 和 HTC 为代表的厂商在高端机上不断突破,比如 HTC 还在不断发布新产品,HTC vive 在市场的表现和评价都可圈可点。而小米这样的手机厂商也开始加入前行行列。

焦亚超告诉极客公园,他们即将启程去参加 CES 展览,在明年还将推出一款新的 AR 眼镜;赵刚则在元旦那天代表他的 AR VR 团队向他朋友圈的好友们送出了新年祝福;而对郭未来说,无论是 VR 还是 AR,只要有人需要 3D 建模,都能给他带来生意。

AR、VR 行业的推动者们仍然不断在点火,但对于何时才能燃起一场大火,有人觉得是 2018 年,有人觉得三五年后,也有人觉得至少还要十年。稍让人庆幸的是,远处的灯光还在闪耀,前行者不至于脚下无路。

责任编辑:靖宇

头图来源:极客公园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