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接」美国两年后,《黑镜》关注的依然是丧失自由的焦虑

摘要

人工智能、机器人和脑机接口成为被讽刺的对象。

伴随着辞旧迎新的钟声,Netflix 在 2018 年到来的前两天放出了第四季《黑镜》的全部剧集,给那些没有旅游计划的宅男宅女们带来一丝慰藉。正式「移植」到美国两年后,《黑镜》冷酷黑色的「腐国风味」渐渐被美利坚的豪放视觉冲淡,不过,在讽刺「科技滥用」的传承上美国的创作者不输英伦同行。从虚拟现实游戏、人工智能、机器人再到脑机接口,新一季的《黑镜》最关注的依然是这些「风口」技术侵蚀人类「自由意志」的恐惧和焦虑。

作为摄像头的你

每一季《黑镜》都会有一些噱头,第四季也不例外,其中比较重要的一个就是女星朱迪·福斯特亲执导筒,拍摄了本季的第二集「Arkangel」。「Arkangel」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未来人们可以通过脑中传感器查看被植入者的位置、体征、视觉等信息,更进一步,甚至可以为被植入者的视觉「打码」,控制其所能接入的现实景象。

本集的巧妙之处在于,将「监视」和「隐私」这样的大命题缩小到「家庭」的维度来进行思考。当关系变为亲子范畴,「监控」确实可以用「爱」这样的情感来解释时,监视人和被监视者会形成怎样的互动?或者说,「保护欲」是否能够成为「侵犯隐私」的合理原因。同样的疑问,如果推向社交巨头或者国家,其效果就更明显了。「Arkangel」也被翻译为「方舟天使」,上帝或许希望能通过一隅方舟让听话的子民渡过世间苦海,殊不知在失去「自由意志」的情况下,世界不过一叶小舟大小。

如果说「Arkangel」的隐私还在家庭范畴的话,那么第三集「Crocodile」则设想了这样一个不寒而栗的未来:人们的记忆将成为保险公司和有关部门可以申请调用的资产。当一个人的记忆可以被随意调取和使用时,所谓的「隐私」也就不复存在了,所有人都变成了一个可以移动的全景摄像头。

2013 年 6 月美国国家安全局前雇员爱德华·斯诺登曝光了该局一直对平民实行的监控计划,此次事件被称为「棱镜门」。随着手机等移动电子设备的普及,人们对于互联网巨头和国家机构对自己的数据和隐私的监控越来越敏感,本季《黑镜》的两集很好的表达了人们对于「隐私」和「自由」在不断丧失的焦虑。


放弃隐私的唯一好处,可能是找到「灵魂伴侣」?《黑镜》第四集「Hang The DJ」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未来我们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来对两个陌生人进行各种虚拟测试,最终帮人们找到那个合适的「TA」。一直以来对微信对话、浏览记录和支付宝账单的保密十分在意的我们,却对婚恋网站的人工智能助手「敞开心扉」,完全相信机器来替我们完成人生最重要的事情,不能不说有点讽刺了。

对意识的犯罪

如果不说的话,你甚至有可能以为第一集「U.S.S Callister」是育碧游戏公司的超强植入,后者在 2017 年发售了一款《星际迷航:舰桥》VR 游戏。在育碧的游戏中,玩家可以和好友一起进入到《星际迷航》的战舰之中,探索「人类最后的疆域」。不过,在《黑镜》第一集中,主题并非探索宇宙,而是作为「被克隆」的人类意识,如何推翻「虚拟暴君」,实现宇宙大逃亡。如果细究的话,「U.S.S Callister」这一集倒是和 1982 年的《电子世界争霸战》有异曲同工之处。

首尾呼应,《黑镜》最后一集「Black Museum」对人类意识这个话题进行了展开探讨。最后一集的三个小故事,以层层递进的形式阐述了脑机接口技术的发展目标:传递感觉、传递意识、控制意识。如果有一天人类的意识可以上传和下载,那么对于一个人的奴役和伤害,就不会仅仅局限于肉体范畴了。

2017 年的开发者大会上,Facebook 神秘部门「Building 8」展示了使用脑机接口技术进行打字的 Demo。不止 Facebook,「硅谷狂人」埃隆·马斯克也成立了 Neuralink 公司,专门研究脑机接口技术。一时间,脑机接口技术似乎已经成为硅谷计划攻克的又一难题。但是,神经学家和脑科专家这么多年仍未能了解人类大脑,这个难题是硅谷的程序员们可以利用「工程师思维」来解决的吗?「Black Museum」这一集为科技巨头敲响了警钟:去尝试解决自己仍未理解的问题,难免会在盲目实践中造成可怕的后果。


责任编辑:双筒猎枪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