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音乐娱乐 X 第一财经:数字音乐产业新爆发点,升级音乐消费方式

摘要

互联网技术的不断革新和进步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音乐也不例外

个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近两年由于版权环境的改变,中国数字音乐迎来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它的重要性在全球音乐产业市场也逐渐凸显。根据 IFPI 最新数据显示,中国数字音乐占比达 96.34%,数字音乐受益占比在排名前 50 的国家中,全球第一。

这也不由得让人联想,中国数字音乐产业未来还将带来怎样的惊喜。12 月 7 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联合《第一财经周刊》「周围」沙龙,在北京言几又中关村店开启「周围」线下沙龙第 4 期的讨论——数字时代,音乐产业的未来在这里。

知名音乐 DJ 及 LavaRadio 联合创始人有待、好妹妹乐队及陈粒经纪人奚韬、知名乐评人邓柯,还有龙井说唱创始人孙旭共同探讨了如今音乐行业里「现象级产品」带来的启示和反思、独立音乐人品牌的塑造和运营、各大平台的音乐人扶植计划,以及在数字音乐时代,未来可能会出现哪些新的内容形态。

音乐消费方式升级或将带来产业爆发

互联网技术的不断革新和进步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音乐也不例外!

《第一财经周刊》执行总编辑赵嘉在认为,音乐在过去 20 年里经受了技术更新强烈的冲击,从整个的介质、渠道,到它的创作方式、创作节奏,再到受众的接收方式,都发生了全方位的变化。

作为经历了中国音乐从磁带到黑胶 CD 到 MP3 的变化,有待也不否认技术带给音乐的变化,但同时认为,这些技术的变化可能都让人们忽略了音乐本身,他更希望通过技术手段,让大家去发现更多的音乐。


 (好妹妹乐队、陈粒经纪人奚韬) 

作为成功让好妹妹乐队、陈粒走进大众视野的经纪人,奚韬分享了自己塑造和运营一个独立音乐人品牌的经验。「音乐人品牌的运营和传统品牌运营不同,你要 100% 尊重音乐人的独立性。音乐人品牌就是以音乐人作品、个人定位来做延伸的。音乐人的运营,就是从他们的特性和定位出发,找到他们应有的市场。

奚韬还提到,在对独立音乐人的运营中,与各个数字音乐平台都有合作,而印象中腾讯音乐娱乐是最早做数字音乐销售的尝试。这话不假,众所周知的是,早在 2014 年底,腾讯音乐娱乐就开始了数字音乐专辑模式的尝试,如今,数字专辑模式已经是中国在线音乐产业最重要的商业模式之一,并且这种模式逐渐改变了用户免费音乐的习惯。

不过奚韬认为,用户的付费意识还没完全养成,如果想让中国音乐产业走的更远,从音乐平台到音乐人自身,都要担当起和消费者交流和教育的职责。

在互联网时代,越来越多的用户被线上丰富的音乐内容所吸引,数字音乐产业即将迎来爆发。那么,互联网新生态将为音乐产业带来哪些机会?邓柯认为:「有了新媒体以后,音乐本身,以及围绕音乐的衍生内容成为互联网上重要的内容,但目前对音乐技术方面的讨论还太少。音乐从业者应该去思考,怎么让音乐的参与成分更多,让音乐的消费方式升级——这也是未来音乐可能爆发的一个领域。


(知名乐评人邓柯)

独立音乐人收入未来还会更多

把握数字音乐商业机会,独立音乐人成核心资源

中国数字音乐的快速发展,不止让中国数字音乐在行业、在全球有了自信,行业里的音乐人,尤其是独立音乐人,随着政府及各大音乐平台纷纷推出音乐人扶持计划,他们也有了自信。

在以「数字音乐的未来:下一个现象级产品和新商业机会」圆桌论坛上,嘉宾纷纷表达对于小众音乐、独立音乐人的看法。


(左起:《第一财经周刊》编委及市场总监林仲旻、有待、奚韬、邓柯、孙旭)

​邓柯认为,中国音乐现在迎来了一个好时代。他认为,从 2015 年起,以腾讯音乐娱乐为首的音乐平台重建了唱片销售模式,开始驱动数字音乐付费, 并认为独立音乐人在收入方面其实有很大优势,新的音乐产业模式未来的成长空间还很大。

在论坛中,邓科还特别提到现在音乐的分发环节,他认为,现在音乐人的主要工作就是要好好写歌,平台会做所有分发的渠道,比如腾讯音乐全都做了,帮你宣传、推广!

奚韬也提到这点,数字音乐的发展在某种程度上也改变了音乐人的运营。他认为,独立音乐人与数字平台的合作从最初单纯的宣发,发展到如今收益模式逐渐完善。在数字音乐兴起的早期,他们曾大胆与平台合作,推出数字专辑的独家销售,再做全平台分发。他透露,近几年,数字音乐版权的完善,使独立音乐人的收入有了可观的提升。而 3 到 5 年之后,版权规范会使音乐在各类场景的使用上获得更多付费收入。

众所周知的是,从今年开始,各大数字音乐平台纷纷搭建音乐人扶植计划,这其中尤以「收入」为导向的腾讯音乐人计划,直接承诺让音乐人 3 年挣 5 亿最为突出。这个集合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力量的计划,不止承诺「收入」,还包括了作品发行、宣传推广、数据管理、演出支持、作品收益、版权管理与权利保护及教育培训,腾讯此次提供的服务几乎涵盖了产业链每个环节。

谈及心中对音乐行业的理想,孙旭认为,最理想的状态是「音乐人只管写歌就好」;而邓柯认为,只有音乐行业里每一方都不是太满意,链条里每个环节上的人都有一定压力,整个产业才能平衡。奚韬说道:「没有完美的音乐时代,每一个当下都是最好的时代。」他认为经纪人要思考的是如何用适应当下时代的方式去做事。有待则提出,如今的唱片公司和经纪人要去发现那些真正有才华的音乐人,中国的流行音乐需要与国际接轨,「什么时候中国做的一首歌,即使是中文,任何一个国家的人听了都能够被感动,这是我认为中国的流行音乐我们今天所要思考的问题。」

最新文章

App 内打开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