拒绝「精神秃顶」:极客与卢德分子永不和解

摘要

科技主义的焦虑,无法以卢德主义安抚。

阿甘三十多了。在今年,他最大的愿望是「十年后自己没有这么穷了」,而最大的悔意则是「没能在二十岁的时候进入互联网」。

他刚刚辞去产品经理的工作,赋闲在家,每天都要花上至少四五个小时恶补机器学习的相关知识。「我会觉得兴奋,新知识能给我带来更多的想象力」。

阿甘希望找回自己在二十出头的样子,那时的他一面工作在 NGO 和当代艺术领域,一边自学了社会学、心理学、人类学等领域的基础知识。功不唐捐,这些都成为了他后来产品经理职业经历中的加分项。

可是焦虑却依然盘旋在阿甘的生命之中挥之不去。时不时地,他会觉得科技正在朝着远离他的方向飞奔绝尘,自己追之不及。「留给我证明自己的时间其实不多了。」阿甘害怕「自己还没做出什么东西来,就被这个行业拒之门外了」。

葱是阿甘的同行。少了阿甘的悔意,葱的第一份工作就幸运地投身在互联网行业——「在学校对面的网吧干了三个月网管」。

之后的日子,他慢慢地从网站编辑转型为产品经理,一开始「会画原型、能沟通就能把事情做好,甚至不用懂技术」;慢慢地,葱发现「自己不了解的东西越来越多,对产品经理的要求也越来越高」。

葱的焦虑来自于一道选择题——「不是被辞退,就是主动辞职去做其他的事情了」。「其他事情」指的是「比如开家小饭店之类的,身边就有一个程序员回老家开火锅店了」。

他一边徘徊在逃避与坚持之间,一边自学 Python,并且仍时不时地乐在其中。

菜童三年前从一家国企离职,卖掉了私家车,只身来到北京体验创业大潮,只因为无法忍受国企中的技术陈旧。他天性乐观通达,从未将持续学习当做一种责任或是负担,即使确信自己在十年后必将「成为油腻的中年人」,焦虑感仍旧与菜童绝缘。

他本能地将兴趣作为自己职业生涯的核心驱动力。「我是信仰技术的,相信技术能让世界更好。这个信仰从没动摇过。」

流川的唯一焦虑是「很难预测十年后世界会发展成什么样子」。和菜童一样,尽管已不再初出茅庐、乍入江湖,但流川仍凭借旺盛的好奇心享受着科技领域里的每一天。

「我崇拜技术。」流川觉得,那些「职业危机」无非是「缺乏好新奇和探索精神」的另一种幻化形态。

这是四位极客公园的老朋友。他们在年终之际,和我们袒露了他们的焦虑和热爱、恐慌与信仰。一个共同点是,这些「科技信仰者」,在人人陌生的时代,虽然摇摆于痛与快乐之间,却无人「逃离北上广」、无人吟诵「田园诗」。

坚强生长的科技主义者,从不陶醉于卢德主义名义下的逃避——这就是我们的极客精神。

你有着同样的骄傲,或是相似的烦恼?

2018 年 1 月 19 日到 21 日,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带来一个我们都可以彼此倾诉倾听的公共空间:

  • 作为科技主义者,我们应去向何方?哪些东西才值得我们付出时间和精力?
  • 年轻人该为未来储备哪些知识和技能?工作多年的人该如何去正确认识现在的技术趋势?
  • 目前在中国,哪些怀有极客精神的公司值得我们加入,并随它们一起成长?

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上,窥见技术世界的未来趋势和发展方向:六场主论坛;50 余场超浓缩知识与洞见分享及前沿社冬季会晤;近 100 位大咖分享前沿思想;还能在 5000 平米的科技空间自由体验。

如果你对此感兴趣,请扫描下方二维码前往 IF 大会官网锁票。

加入极客公园创新大会,在科技主义的同温层中,一同击溃焦虑,不再逃离。


责任编辑:王伟

头图来源:站酷海洛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