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镇里,那些科技圈的局

摘要

老战友相逢一笑,少壮派集结共勉。当你脱离八卦和江湖,才能看懂其中的意味深长。

每年一度的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正在变成一种意料之外的年度期待。

之所以说意料之外,其实是期待的内容与一开始设想不太相同。虽然 4 年来终于 Apple 的 CEO 和 Google 的 CEO 都来参与这个名副其实的世界科技大会,虽然科技大咖们在舞台上都有很多精心准备的观点和言论,探讨的方向也相当的意义深远。但从媒体上看,可能加在一起的传播效果,都没有几场饭局来的让人兴奋。

12 月 3 日极客下午茶 左起:陈华,米雯娟,张鹏,雷军,周源,王兴,王兴兴

从 4 年前丁磊一时兴起拉起的那场老朋友聚会开始。到今年「乌镇的局」确实正在成为世界互联网大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丁磊局

12 月 3 日大会开始,乌镇也成了各种聚会的相互套嵌。我身边的各位科技咖们不是在局中,就在赴局的路上…… 据说 3 日下午极客公园组的极客下午茶算是个小预热,晚上持续了 4 年的丁磊局算是正式的乌镇饭局开幕式,之后王兴和刘强东的「东兴饭局」又引发了新高潮,而 3 日和 4 日当晚,乌镇还有 15 个以上的小范围饭局在同步或先后进行,基本上这两天大家要在午夜后才「闭幕」。可以说乌镇那几天就是科技企业家们的各种排列组合,各种「一会儿再见」。

我也忘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乌镇的局开始引发了世界互联网大会的「娱乐化」的。如今记者在寒风中蹲守饭局门口,远程拍摄科技咖聚会时候房间中的一举一动,并用直播的方式放出来;然后各种渠道打听下一个局的地点,再跑去蹲点狩猎;更多不在现场的,则是等待朋友圈出现企业家聚会照片后,加上标题秒速输出图文……

说实话,这确实是个大家喜闻乐见的节目形式,时尚圈和演艺圈一直这么搞,而且效果挺好的。这还原了大佬们是一群真实鲜活的人,没有讲台上居高临下的距离感。而最重要的是,这种私家聚会也符合社会公众对「圈子」,「阶层」的想象和好奇,对流量是大大的有益。

这种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原本没有任何问题,对于大会也好,企业家也好,都能起到锦上添花,甚至画龙点睛的作用。

不过,要是这完全成了主体,就有些麻烦了。因为如果「龙」没了,点的就是个点儿而已嘛。

有些副作用已经开始呈现,比如各家企业的公关同学,虽然很努力的在推动媒体关注自己家老大的思想和语录,但发现其实不如一张照片来的有爆点和关注度。

而且这样下去,本来企业家们轻松的聚会也会变了味道。去哪个不去哪个?呆多久?喝多少?这些被炒作成焦点实在是没有意义,最后只能让大家越来越聚不起来。

实际上,乌镇全球互联网大会这种顶级舞台上,如此阵容的中外科技圈精英齐聚,似乎没有一些目标一致的集体共识,或者是引领性的争论思辨成为焦点,留下的只是几句隔空互怼的语录和几张饭局的照片,以及,各类文章对这些「热点」的各种体位的 YY 型解读。

其实这些科技咖们的局,很多都在被过度解读。无论是「丁磊局」还是「东兴局」,归根结底是一群科技圈企业家既然都必须来,就借机聚聚,多一些「无目的交流」机会,也多一些相互的记忆交集。

「东兴局」

流传的那些八卦故事有真有假,但想象中的「江湖感」往往都被严重夸大。因为这里面没那么多「敌人的敌人」或者「朋友的朋友」的设定。这恰恰是很多人最容易犯的初级错误。

在科技圈这样一个如此不断在定义边界、且高度复杂的力学体系里,大部分企业间的竞争与合作,都是一种同时存在的,跟薛定谔的猫类似的「不确定」。浅薄的定义和理解江湖,只能让你偏离真相。

这几天我曾经在一个局上问搜狗的王小川和猎豹的傅盛这对「好基友」——要是你们的业务有直接竞争会影响彼此关系吗?俩人的回答非常一致:只要竞争不是目的,而是过程,就不会影响,甚至会促进相互交流。

我接触到的中国科技圈新生代和少壮派力量,大多都是这样的思维。美团的王兴就在公司内部提出美团是在「用科技力量去追求真理」。这种一个组织以用科技去持续提升效率和创造价值为目的思维,与我们传统商业对竞争、边界的理解自然不是一个思维体系。这里面「江湖情仇」远没有理性和逻辑重要。

所以如果我们已经不可挽回的被带偏节奏,丢了这次大会的原有焦点,如果我们一定要去解读下乌镇的局背后有啥深意,那正确的观察视角也应该在关注一群新生代和少壮派的崛起,以及他们开始以自己的思维方式重塑江湖。

无论是今年在「东兴局」里出现的王兴、程维,张一鸣,宿华,周源等,还是在两场「极客局」中的出现的王小川、傅盛、VIPkid 的米雯娟,商汤的徐立等新生代+少壮派们,我觉得他们将会在这个科技圈塑造自己的印记。

12 月 4 号极客公园未来午餐会 左起:傅盛,王小川,徐立,陈磊,张鹏,余承东,宿华,米雯娟

他们已经开始有意识地集结和汇聚,建立一些不同于传统的东西。无论是我们看到的「新江湖格局」,还是他们真正想要的「追求真理」——抓住机遇,以科技创造价值,也推动进步和发展。

比如在我亲历的两场「极客局」里,雷军讲述的「印度战记」和王兴谈到的「印尼印象」极大的激发了一群少壮派的海外市场热情。而后华为余承东描述的手机 AI 化的「新平台」,引起了一众有着上亿 DAU 应用的跟进探讨。

还有商汤徐立带大家重新理解了 AlphaZero 的革命性;加上王小川、宿华还有傅盛,引发了 AI 重建社交关系的讨论;而令人印象深刻的教育新锐——VIPkid 的米雯娟,作为这个乌镇各种局中几乎唯一的女性企业家,却引发了一屋子 CEO 们对孩子「学习启蒙」的重新思考。

我觉得,中国科技产业的少壮派们,正在形成一些不同的风景。这两天我经历乌镇看到的那些少壮派的交流,既不八卦,也不江湖,反而是充满了科技主义的风格,还有充盈向上的能量。

乌镇的局,不应轻视,也别被过度解读。在这里,老战友相逢一笑,少壮派集结共勉。当你脱离八卦和江湖,才能看懂其中的意味深长。

其实呢,要真正引爆的八卦和故事,一张照片原本也说明不了啥啊,一个群雄汇聚的「大局」也最多是玩玩喝酒的花样游戏嘛。

但像王兴是怎么和库克对上话的?还有那两位相爱相杀多年的 CEO,多年后的首次私聊……

这些怎么就没人深入问问呢?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