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中国互联网三十周年之张一鸣

摘要

张一鸣常常被形容为“简直是一台算法学习机器”。

题记:致敬中国互联网三十周年,所有的伟大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正如凯迪拉克所代表的精神那样:所有的伟大,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今日头条,在某种意义上,正是张一鸣创造出来满足自我「信息焦虑症」的最完美作品。对于人类从未被治愈的「信息饥渴」,张一鸣选择相信技术,而非人力。

随着人们的质疑和嘲笑,张一鸣用了不到三个月的时间,完成了今日头条上线到积累千万用户的过程。

两年多以前,张一鸣曾受邀在南方报业集团总部做过一次演讲。面对着台下那些传统新闻业最「顽固」的「保皇派」,这个身材矮小的互联网新贵直言:今日头条和一些有调性的传统媒体不同,这里包罗万象、求仁得仁。

面对这个势不可挡的「野蛮入侵者」,台下的「老师们」大多怀揣着各自的忐忑与鄙夷。两年过去,当年的听者有的已经成为今日头条的员工,因为他们要「亲自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打败了自己」。

就像是当年的维基百科,终于定义了这个时代人们的知识半径一样;今日头条的存在,早已标明了我们如今的新闻讯息疆界。

和今日头条一样,张一鸣也常常被形容为「简直是一台算法学习机器」。他曾常年将「逃逸平庸的重力」挂在自己社交媒体账号的头像之下,并将之解释为一种像「超级赛亚人」一样的升级模式。

随着算法技术的越发精进、对传统媒体内容的扫荡收割、对于海外竞品的激进并购,在传统媒体万劫不复的年代里,今日头条却正走在「终极赛亚人」的修炼之路。

在张一鸣的算法里,这家「不是媒体,而是技术」的公司,似乎一边在框定这我们的信息疆域,一边又在其中埋下无数的自由飞地。

在今日头条的世界里,是机器算法的独裁,还是信息欲望的放纵?所有被今日头条彻底改变了信息生活的人们,怀着或爱或恨的情愫、凭借自说自话的理由,还将永远的争论不休。

而张一鸣给出的最新方向是:我希望今日头条像谷歌一样,不设边界。

所有的伟大,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北京时间 1987 年 9 月 20 日 20 时 55 分,中国第一封电子邮件从中国兵器工业计算机应用研究所发出——「Across the Great Wall we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越过长城,走向世界」),这是西方世界第一次通过互联网听到中国的声音。同样是这一年,新任 CEO 安迪·格鲁夫开启了英特尔长达 10 年的高速增长,更多高性能廉价的处理器以及随之带来的 PC 普及也成为之后三十年中国互联网大爆发的起点。
三十年后,智能手机的出货量早已超越了 PC,我们的衣食住行都很难再与互联网分开,互联网带来的改变背后,源自一批科技英雄勇敢的开始。适逢中国互联网三十年,极客公园和凯迪拉克一起,用 30 篇文章,向中国互联网三十年中的勇敢探索者致敬。
(点击返回致敬中国互联网30周年专题)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