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滑动手机上千次,这个镶了珠子的「板砖」能治好你的手机成瘾吗?

摘要

心病还要心药医,身为患者的你也要有主动戒断的意愿。

「硅谷钢铁侠」伊隆·马斯克曾经说过,人类抵抗人工智能的方法,就是与机器结合变成增强人类。马斯克的想法是有理论根据的,看看现在人们对手机不离不弃的态度,俨然已经将后者变成了人类身体的一个延伸器官。据研究显示,现代人每天会在手机上进行滑动和点击超过 2600 次,而重度用户的次数甚至超过 5000 次。

屏幕前的同学可以回想一下,自己是不是时不时就会拿过手机解锁屏幕,看看应用之类的,即便没有任何通知或者信息推送的状态下?如果按照医学上的成瘾症状来看,我可以说是毫无疑问的「手机成瘾」患者了。

有病得治,有瘾该戒。参照国际通用的戒毒方法,贸然停止令人上瘾的药物,会产生危及生命的戒断反应,需要以安慰剂来帮助患者逐步摆脱上瘾。用在「手机成瘾」患者上同理,直接把手机拿走,估计会遭遇「患者」激烈的反抗,表现为高强度的报复性的手机使用。

好消息是,来自奥地利的设计师 Klemens Schillinger 用硬塑料和大理石制作了一款假手机「Substitute Phones」,用来治疗现代人的手机成瘾症。

图片来自 Klemens Schillinger

塑料+大理石 机假情真

「手机的触摸屏幕是人们逃往社交媒体的窗口,不仅在交通工具上,即使在社交环境中,例如正在吃饭的两个朋友也会互相对着刷手机。」设计师 Klemens Schillinger 如此形容现在人们的手机成瘾表现。「即便没有信息推送,人们也会有时刻查看手机的冲动。」Schillinger 说到,这些现象让他想到为人们研发一个物体,用来作为人们戒除「查看手机成瘾」的替代疗法。

顾名思义,Substitute Phones 就是一系列手机大小的物体。为了模仿手机的重量和手感,设计者采用了 POM 塑料为基本材料,同时还在「机体」上镶嵌了一串横竖不同的珠子。这些珠子除了装饰外,更重要的作用是给使用者提供触觉上的反馈。用户可以在这些大理石珠子上体验滑动、缩放,这些在手机上常见的动作。当然,你也可以尝试点击,只不过效果可能没有滑动那么好。

图片来自 Klemens Schillinger

Schillinger 透露 Substitute Phones 的创意灵感来自其最爱的意大利作家翁贝托·艾柯 Umberto Eco,后者为了戒除自己的烟瘾,嘴里经常叼一根木棍来代替常用的烟斗。Schillinger 希望自己的设计也能带来同样的效果,「为用户带来真手机相同的物理刺激,但没有任何连接性」。

在帮助人们戒除「手机成瘾」方面,Schillinger 是专业的。此前他的工作室设计过一款带有抽屉的台灯。只要将手机放入到下方抽屉中,台灯就会自动点亮,放佛给予交出手机用户的奖励。

不过,不管是台灯还是 Substitute Phones 目前都还是艺术展的展品,不知什么时候能在某宝上架。

图片来自Fatherly

手指不能停 转转更健康

嵌着大理石珠子的假手机这种高级货买不到也不要紧,还有其他替代品,例如几块钱的指尖陀螺。

一个轴承,几块金属/塑料,这个简单的小玩意儿在今年春季席卷了整个美国。指尖陀螺到底有多火,据说因为出货量太大,以至于把国内轴承生产商都没办法及时提供大量货品。结构简单,玩起来也简单,两个手指捏住陀螺中部,拨动边缘陀螺就开始转动。为了增强效果,也有在陀螺上加上 LED 灯的。除了最普通的塑料和金属,还有专门为富豪阶层打造的的指尖金陀螺。

除了娱乐,指尖陀螺还有其他作用吗?有研究者认为,指尖陀螺的重量不轻,放在指尖可以锻炼手指力量。也有研究者认为,人们会盯着转动的指尖陀螺看,可以增强使用者的注意力,并且人们在看着旋转物体时大脑是放空的,所以可以缓解压力。

图片来自Kickstarter

说到缓解压力,在指尖陀螺之后还出现了一个复杂版的减压神器,指尖魔方 Fidget Cube。在一个塑料立方体上,每个面都有不同的设计,例如开关、齿轮、摇杆、凹槽和按钮等装置,可供人们按压或者拨动,尽情「蹂躏」,减压效果比捏塑料泡泡更好。设计者本来半开玩笑的想众筹万把美元而已,没想到这个小东西众筹金额一举冲到 400 万美元,可见大众解压需求十分迫切。

心病还要心药医

由于没有专业机构给出报告,减压神器指尖陀螺和指尖魔方的走红,怎么看都像是卖家的宣传策略。不过,对于指尖陀螺增强注意力的说法,倒是值得深究。

Futurity 曾经做过一个研究,约 800 名受试者最开始将自己的手机调成静音、反扣在桌上、揣进口袋,甚至干脆放在另外一个房间中,然后按要求完成一系列测试。结果发现,智能手机放在越显眼的位置,参与者的认知能力下降得越快。他们并不是因为手机上有消息提示而分神,而是因为需要在测试时不断提醒自己抑制去触碰手机的冲动,仅仅是这些自我控制的过程就会消耗本来就有限的精力,令人无法集中注意力。


不久前,发明了 Facebook 标志性「点赞」功能的设计师 Justin Rosenstein 透露,点赞、刷新、推送等这些现代 App 的常见功能,就是利用用户生理和心理上的弱点,让人们对手机上瘾,为 Facebook 等网站贡献更多「注意力经济」。用户在享受「吸手机」快感的同时,陷入到一种「持续走神」(continuous partial attention)的状态中,这种状态严重限制了人们的注意力,进而「降低」人们的智商。

所以,相对于手机,玩指尖陀螺真的可以算非常健康了。但是要说用指尖陀螺来戒除手机成瘾,可能性不大——很多烟民都是边嚼戒烟糖边吸烟的。Schillinger 的 Substitute Phones 则是送给「油腻中年人」的一个绝佳礼品,放下手串,多盘盘大理石珠子吧,看起来高雅多了。

要想真正接触「手机毒瘾」,除了这些「奇巧淫技」,最重要的还是患者本人,也就是屏幕前的用户的意愿。极客公园有个行之有效的建议:找老板疯狂加工作量、把项目 deadline 提前一个月、报班学习德语或者任何难学的外语,让自己忙起来,是解除手机成瘾的绝佳方案,屏幕前的诸君可以一试。

头图来源: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rubberso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