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周末找房记

摘要

一周前的我不会想到,自己也成为了此次整改大潮中的见证者。

刚刚过去的这个周末,大概是我重回北京以来最忙碌的两天。和许多居住在「北四村」的人们一样,急切之间寻找自己在这座城市的新居点,成为了一件不容思考、又必须去做的事情。

所谓的「北四村」,是史各庄、定福黄庄、东半壁店和西半壁店四个村的统称。早些时候,周边的回龙观村、二拨子新村都是外来人口相对集中地,赶上重新规划,加之昌平线贯通,「北四村」和沙河在短短的几年间,聚集了大量租客。我也是其中一员。


和大家印象中的公寓有所不同,这里的「公寓」多是本地人拆掉自家住房,短时间重新搭建的简易楼。由于毫无规划可言,住在阴面的住户,甚至处于常年见不到阳光的状态。

当「整改」来临的时候,已经成为「顽疾」的北四村,并没有像以往一样再一次「幸免」。


猝不及防的「搬家」

出于侥幸,也可能是忙于关注着同时刷爆朋友圈的另外一件公共事件上,坦率来讲,我并没有意识到,自己也被迫成为了此次整改大潮中的参与者。

直到上周五晚房东正式通知月底前搬离。搬去哪儿?沙发怎么处理?衣柜要不要卖掉?一时间变得不知所措。 

也许是人性使然,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总是希望能够得到他人的建议,我将需要搬家的消息,扔到了平时用来吐槽的微信群。

「你们也让搬家啊?我也住不下去了,又要搬家。」说这句话的,是同样两年前来京从事会计行业的小任,由于平时喜欢倒腾点土特产挂在朋友圈卖,大家习惯叫她「任老板」。

她刚刚从垡头南站搬到旧宫地铁站附近,房租也由 850 元涨到了 1800 元。不过好在是跟朋友合租,两人均摊下来依旧能够接受。

「你那应该不需要搬家啊。」我试着想要找到一些答案。

这次不是说要整改么,二房东说房租下个月要涨到 2300,然后还顺带说了句,要么 2300 你们也别住了,有人愿意出更高的价格……

聊到这里,我沉默了,不知道相对她而言,我是否应该庆幸——我的房东尚且没有让人感到如此冷漠。


陌生的大街

「先拆上边那颗钉,等下我去扶着点。」迷迷糊糊中,楼道里传来了这段对话。叮当轰鸣的施工声,打破了周六早上原本的安宁。 

隔壁住了快一年的邻居操着一口不算标准普通话苦口婆心到:「小伙子,刚醒来啊,别睡了,赶紧找房子去吧,再不抓紧就没房了。」


那一刻,我意识到,或许真的必须离开这个已经生活了两年之久的地方了。于是第一次下载了「自如」这个以往只存在于听说层面上的租房软件。

无论好坏,大概是已经习惯了周围的环境,潜意识里依旧没有打算离开这附近。我试着在位置那一栏找到了昌平线朱辛庄站,不过搜索结果并不理想。

距离朱辛庄地铁站最近的几个小区中,譬如朱辛庄南区或者豆各庄小区,13 平米的南卧标价 1900 元左右,最便宜的大概 1700 元,而当我稍稍犹豫片刻再去点击预订的时候,下方状态栏已经由可预变为已预订了。

在这次搬家大潮来临的时候,到底有多少人在忙着找房子,或许还没人统计过,但眼前的事实是,无论房价贵或者不贵,房子好或是不好,总有人在你左右不决的时候,争先恐后地下了订单。


放弃了线上渠道之后,我决定去朱辛庄地铁站附近的小区里碰下运气。骑着电动车走在大街上,前一天晚上还在营业的小商铺,大多已经关门停业。


来来往往的车辆也不再是拉客的「黑摩的」,而是各种贴着「搬家出租」牌子的货车。本就不宽敞的道路,也被两旁随意丢弃的生活用品挤满。


路上碰见了几个正在忙着把行李捆绑在自行车上的中年人,其中一位大叔告诉我:没地方住了,回老家,先避避风头,不行来年就不回北京了。  

告别了他们,我继续骑行,准备去往「朱辛庄新区」。

事实证明,运气很多时候并不是你想碰就能碰到的。在小区里,我问了许多住户,所收获的答案无非几种:我也是租房子的,现在住满了,没听说有人要搬;没听说谁家要出租房子;没空闲房子,你再问问……

在与之相邻的农学院北路 9 号院,遇到的情况也大抵相似。就这样,周六找房的计划落空了,加之电动车电量格已经到了红区,返程,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等待中介

周日一大早,发小小张打来电话:「老王,我认识几个中介的人,要么你一会打电话问问有没有房子,我微信把电话发你啊。」像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我开始挨个拨打了小张微信发来的三串电话号码。

但想必这段时间中介是极其忙碌的,连着打了几轮,所有的电话都在通话中。我一下有些慌神,不知所措起来,除了等待,不知道还能去做些什么。 


一上午的时间很快随着肚子「咕噜咕噜」的提醒就这么过去了,躺在床上看着家里满当当的行李,平时没有留意,那一刻却突然发现原来东西有这么多。

不知道是不是你也和我一样,当事情介于快到却又还没有到来边缘的时候,会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想法。没有选择收拾东西,我决定先去填饱肚子。

和以往去「金拱门」吃饭的感觉有所不同,这次多了一种将要分别的意思。更凑巧的是,在那里,碰到了高中时候的老同学。聊得第一句话并不是寒暄,而是「有没有找到房子」。

「我找到了,在昌平南邵,一个月 3000 多一点,现在两个人合租,还能接受,就是离我上班的地方远了点,从那到上地得多花挺长时间。」他说。而我依旧在等待中介的电话。

就在这篇文章快要完结的时候,我终于联络到了一个中介:「现在巩华城地铁站附近北卧,要想租的话,建议赶紧决定,不敢保证房子还在,而且价格也随时可能涨上去。」

房源紧俏、房东坐地起价,想要继续留在这里,这就是我们不得不去接受的事情。

(注:图片取自史各庄村、西半壁店村、定福黄庄村、生命科学园地铁站 责任编辑:刘鹏)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