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多年前的实验,会是 Windows Phone 之后的绝地反击吗?

摘要

胎死腹中还是大放异彩?有时候只是一念之间。

最近关于微软硬件的消息都不怎么好,先是微软主管操作系统的副总裁 Joe Belfiore 通过推文含蓄表示,Windows Phone 系统已经进入维护阶段,团队将不再聚焦新功能和新硬件。接着,研发多年,曾经以变革者姿态出现的体感游戏设备 Kinect 也宣布停产,尽管这二者属于不同领域,逝去的原因也不尽相同,但不少人仍然感到很遗憾。 

可是,正当大家为这些产品的退出唏嘘不已时,舞台的聚光灯又一次亮起,一则新消息点燃了人们的一线希望。 

根据Windows Central 早前的情报,微软正在开发一款折叠设备,内部暂时称作「仙女座(Andromeda)」,它折叠后尺寸会比一些手机小,展开却拥有更大屏幕,极客公园也第一时间报道过此事。 

图片来自 Windows Central

说起可折叠设备,尽管已经在市面上见到一些折叠屏手机,但似乎并没有引发人们的惊喜。可让人们浮想联翩的故事在于,「仙女座」设备和多年前曾经惊艳过人们的微软 Courier 设备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回想起来,Courier 大概是到目前为止,人们对于可折叠设备最憧憬的模样,而现在的消息,似乎让多年前的梦又有了重生的机会。

数字版 Moleskin 笔记本

2009 年 9 月,乔布斯才刚刚发布 iPhone 3GS,市场上还没有 iPad 时,外媒 Gizmodo 的一篇文章却为大家展示了一款特别的产品——Courier。它长的像平板电脑,却有两个长约 7 英寸,宽约 5 英寸的屏幕,厚度不超过 1 英寸。这两块屏幕像一本书那样从中间打开。打开后,你可以拿起笔,像日常使用笔记本那样写写画画,通过简单但有效的触摸完成各种各样的创作。 

它的交互非常特别,使用者可以随意调整自己在上面做出的内容,它可以连接网络,能让你分享任何内容给自己的好友。而且,虽然两块屏幕相互之间相互分开,但却可以通过拖动的方式轻松把照片从左屏幕转移到右边,所有这一切都让人感到惊讶,但最最令人惊讶的是,它并非一款概念设备,而是微软已经研发到后期,将要面向市场的产品。 

放在当时的时代,Courier 让人激动的地方实在是多:纸张质感、翻页特效、笔记书写,每一点都让人心动。但无疑,最最吸引大家的是这种新颖的交互方式。当用户拿起它,就好像拿起了一个神奇的笔记本,使用起来也的确如此,能看出团队对于这款产品的定位和个人电脑以及手机的区别。实际上,Courier 团队正是从著名的 Moleskin 笔记本获得了灵感来源。 

图片来自 Gizmodo

Courier 在一开始,就想成为一款「数字版的 Moleskin」。这听起来简单,却包含底层技术和人机交互两方面的重构,在当时的市面上,没有任何一款产品可以作为参考。但 Courier 团队迎难而上,为设计出更好的交互使用方式,他们甚至飞往意大利米兰与 Moleskin 设计师们进行交流。 

而说到底层技术部分,Courier 也有独特之处。你应该也留意到,和我们现如今每天使用智能手机的交互不同的是,在 Courier 上,你只要用笔写写画画,就可将最原始的「笔迹」保留在屏幕上,这便是智能墨水(Smart Ink)技术展现的效果。 

「墨水」是一种形象化比喻,智能墨水就是以数字化的形式完整保留输入痕迹,自动运算并且生成数字化的 Ink 数据文件的技术。假如你用笔在上面写下一行文字,智能墨水除了让屏幕留下手写字迹以外,还会自动识别和记录文字的意义和内容。可以说,智能墨水技术放在 Courier 上,对于微软打造出一台数字版 Moleskin 来说充满诱惑。 


在 iPad 还未推向市场的 2009 年,微软已经意识到平板电脑市场将会迎来爆发,可以看到,Courier 走了与当时还在秘密准备中的 iPad 几乎完全不同的道路——iPad 侧重于娱乐和各种内容的消费,而 Courier 则侧重于内容的整理和创建。前 Courier 团队成员在回忆当时场景时表示,此时项目尽管面临一些重要的软硬件问题,但是在人手足够的情况下,数月之内产品就会最终完成,2010 年中期即可发布。 

但它遇到了最后一道难题。 

为了打造出一款真正的数字版 Moleskin,Courier 团队设计的这款产品完全移除了 Window 7 的用户界面层,并取消了对传统应用的兼容性,取而代之的是全新的界面和交互。当比尔·盖茨询问 Courier 主管 J Allard(他也是 Xbox 游戏机灵魂人物)Courier 如何收发邮件时,J Allard 做出的答复要点是: 

  • Courier 平板用户肯定都有智能手机来快速收发邮件,也肯定都有电脑来获得完整的邮件收发体验。 
  • Courier 的定位并不是一个代替电脑的设备,而是一个补充电脑功能,满足不同需求的设备。它聚焦于内容的创建,让用户可以自然、轻松、几乎没有学习成本的情况下高效地建立各种文档、图像和其它内容。 
  • Courier 不会有完整的 Outlook 电子邮件客户端。用户如果非要在 Courier 上收发邮件,那么他们可以选择使用浏览器打开网页版邮箱。 

很显然,这样的回答触及了比尔·盖茨的敏感点:微软每年在 Exchange 邮件服务器和 Outlook 客户端上赚进几十亿美元,一个不兼容传统 Windows 系统和应用,不能与微软核心盈利项目相整合的产品,是不应该出现的。几周之后 Courier 团队被解散,取而代之的,是 2012 年微软推出的 Surface 系列,它走在了 iPad 之后,尽管整合了微软 Office、Outlook 等核心业务,但 Surface 之路一开始走得并不轻松。 


尽管如此,出师未捷差点成为数字版 Moleskin 的 Courier 还是留给好奇者以探索的力量。在随后的很多年,我们在各个地方见到了它的影子,不断有各种形式的产品强调强调着它的存在,所以,正如你所看到的,「仙女座」目前的思路,和当年的 Courier 几乎如出一辙,这不免人们期待起来。

继承者们新的征途

Courier 没有如人们期待那样从实验室走出去,但其包含的一部分构想激励了不少后来者,从软件到硬件,这些产品像是影子武士一样,让 Courier 这个从没有正式登上舞台的产品一次次被人们重新记起。 

自 Courier 团队解散,成员们相继离开,作为其中一员的 Georg Petschnigg 创办了 Fifty-Three 工作室,并且发布了 iOS 上至今依然为人称道的绘画应用 Paper,从很多细节我们都可以看到它深受 Courier 项目影响。 

图片来自 Business Insider

在交互上,它可以说是把 Courier 上的灵感移植,并作了进一步优化。如果你看它对于翻页界面的处理方式,会发现和 Courier 的诸多相似性。这款应用如今依然是 App Store 上正常更新的 App,并且当 2013 年下载量超过 800 万时,官方还推出了一款外形像铅笔一样的触控笔,用来配合在 iPad 上的 Paper 应用写写画画。 

还有两名 iOS 开发者,在看到 Courier 的一些介绍后,决定基于 Courier 的理念制作一个 iOS 应用,于是他们发起了一个 KickStarter 筹款项目,并最终筹集到足够的资金做出了一款应用——Taposé。它被用来在 iPad 上实现类似于 Courier 的效果,值得一提的是,项目众多支持者当中,出资最多的人,就是当年 Courier 的主导者 J Allard。 

图片来自 Slash Gear

硬件条件的成熟,也给了不少公司制作真正可折叠设备的机会。联想公司在去年九月的 IFA 大会上曾推出了一款双屏笔记本电脑 Yoga Book,它和 Courier 设计思路有异曲同工之处,将过去笔记本电脑的键盘部分替换成了一块带 EMR 笔触技术的触摸板,这块由 Wacom 技术支持的感应版既可以充当虚拟键盘,还可以当作手写画板,引发了不少人的关注。 

图片来自联想官网

而在手机领域,早在 2012 年的京瓷 KSP8000 手机上就出现双屏幕的设计,而到今年,三星、华为、中兴等厂商也投入到双屏手机的研发之中。然而直到目前,市场上依然没有出现让我们眼前一亮的产品,个中原因,也许就在于硬件和系统之间的体验并不够完美。 

中兴 Axon M/图片来自 TheVerge

在技术上,双屏幕设备也许并非难事,但对用户营造的新鲜感并不会长,人们期待全新的交互体验,如同 Courier 那样,刷新人们对于电子设备的认知,从而打造出全新的使用体验。 

对于微软来说,持续投入多年的 Windows Phone 失败不是那么容易接受,尽管如今在新时代,通过「三屏一云」战略,微软找到了用户的需求,但移动市场仍然需要一款像 Surface 那样,能够体现出生态潜力的产品,这时候,多年以前的 Courier 计划也许有其独到之处。 

  • Courier 不同于 iPhone,它的体验和其它移动设备都不相同,更贴近生活 
  • Courier 想要打造的是移动平台的生产力工具,而微软在 Windows Phone 上没有完成这一目标 

只有这两点还不够,在新时代,这款从 Courier 获取灵感的仙女座,应该具备更吸引人的能力,来自微软观察家 Brad Sams 的消息称,负责 Kinect 以及最近的 HoloLens 的 Alex Kipman 也在协助「仙女座」开发团队,那么在移动平台,也许仙女座能凭借 AR 技术,带来另一款像 Hololens 那样酷的产品? 

Alex Kipman/图片来自 WebProNews

要想在移动平台卷土重来,微软也许已经做好全新准备。Brad Sams 的消息中,谈到全新的移动设备是基于 ARM 架构的 64 位 Win 10 系统,搭载最新的 Windows 界面,能够提供完整的 Win 10 系统下的用户界面。而在之前,微软 CEO 纳德拉也曾经表示将会推出一系列不像手机的手机产品,并且将会专注于生产力。为了解决 Windows Phone 在过去面临的软件生态问题,选择直接在这款折叠设备上使用 Win 10 系统,也许会再次给人们带来惊喜。

从出现创意到胎死腹中,再到如今被重新开启,这款来自微软的可折叠设备如今有了比以前更多的机会,自 Surface 产品系列逐渐被用户喜爱开始,微软有更大的信心让人们喜欢这款未知的设备,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定微软何时发布全新的仙女座产品,但新鲜的交互体验也许会给我们带来惊喜。今时不同以往,也许如今再让盖茨先生看当年的这款产品,他会有新的想法吧。

成者为王在科技领域似乎一直都很受用,但有些失败者却往往更令人难忘,从 2009 年到 2017 年,跨越了将近十年,Courier 并没有消失在历史当中,这期间无数让人激动的电子产品陆续出现,但又有众多产品受到它的启发,现在,也许是时候回归了。 (编辑:Rubberso)

头图来自 Ryan Smalley 的 Surface Note 概念设计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