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作品《肉与沙》凭什么拿下奥斯卡奖

摘要

《肉与沙》拿下奥斯卡特别奖,对于VR来说既有肯定,也有否定。

当地时间 10 月 27 日,奥斯卡官方组织,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宣布导演亚利桑德罗·冈萨雷斯·伊纳里图(Alejandro González Iñárritu)凭借最新的 VR 装置艺术作品《肉与沙》(Carne y Arena)获得奥斯卡特别奖,颁奖仪式将于下月 11 日的 Governors Awards 上进行。这也是 VR 影像作品首次获得奥斯卡官方的认可,后者认为这部作品「创造了极具视觉效果和冲击力的叙事体验」。

作为知名导演,伊纳里图与阿方索·卡隆、吉尔莫·德尔-托罗并称好莱坞的「墨西哥三杰」。近两年伊纳里图凭借《鸟人》(Birdman)和《荒野猎人》(Revenant)连续荣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大奖,风头一时无两。在大银幕上施展才华之余,伊纳里图也将创作范围扩展至新技术领域,例如火热的虚拟现实。

今年 5 月的戛纳国际电影节上,这部由传奇影业、普拉达基金会 Fondazione Prada 和工业光魔 ILMxLAB 共同制作的《肉与沙》成为特别展映作品。和一般影片不同,伊纳里图的《肉与沙》与其说是 VR 作品,其实质更接近装置艺术,这也使得该作品只在戛纳、米兰和洛杉矶当代艺术博古馆才能体验到。那么,《肉与沙》究竟讲了什么?

奥斯卡在官方声明中如此评价这部作品:

导演的这部跨媒体艺术和影像体验的作品,利用深层的情感和感官上的沉浸,将观众带入到在凌晨穿越美国边界的移民的世界中。这部作品不仅是正在发展中的 VR 技术的一次突破,同时也本能的将我们和政治以及美墨边界的现实联系到一起。

如果说学院主席 John Bailey 的声明文字依然比较模糊的话,众多外媒记者的亲身体验文字应该会为大家解开一些疑惑。



《肉与沙》体验流程

冰箱

观众首先会进入到一个简陋的房间中,房中只有简陋的金属长椅固定在墙边,角落里有几双破旧的鞋子和一个积满灰尘的袋子(墙上的信息透露这些物品是美墨边境非法移民遗留下来的)。体验者被要求将鞋脱下来放到储物柜中。和房间的简陋和粗糙相对的,是里面的温度也异常低,房内的观众无一例外因为寒冷而颤抖起来。比瑟瑟发抖更令人不安的,就是不知道这个情况会持续多长时间,体验者就在这种低温和不确定中等待着,正如被边境巡逻员逮捕的难民。

沙漠

「冰箱」角落门上的红色灯光闪起,预示人们可以进场。在昏暗的巨大空间中,一线橘色的光芒展现在空间边缘,从远处看颇像地平线上的黎明或者夕阳。向两个工作人员的剪影走,光着脚的体验者马上就感受到地板上硌脚的沙子。没有太多言语,工作人员为体验者装好背包电脑,并戴好 VR 头显,VR 体验即将开始。

在黑暗中,沙漠就这样出现了,黎明的沙漠。虽然 VR 体验中的人物都是由 CG 制作的,但是沙漠的背景则是真实拍摄的。不久,难民出现了,长途跋涉的他们显得很疲惫。这时头上有螺旋桨的声响,体验者转身会看到边境巡警的车辆杀到。在一片混乱中,难民的叫声、巡警的枪声、黑暗中的手电灯光乱成一团。

当体验者回过神来时,难民、边境巡警都不见了,体验者再次看到了空旷的沙漠。在边境的拦截网旁边,残留着几双鞋和一个充满灰尘的袋子,看起来非常像「冰箱」中的鞋子和袋子。

在沙漠体验后,从 VR 体验中走出来的体验者会看到一面墙,在人眼高度处有开口,观众可以在开口中看到在 VR 体验中出现的真实难民的采访影像,受访者诉说着跨越美墨边境的遭遇。



小金人对 VR 的肯定和否定

从《肉与沙》的体验流程可以看出,这部作品更贴近于装置艺术而非单纯的 VR 作品。《肉与沙》的成功之处在于非常聪明的吸取了 VR 这个媒介的「移情」和「沉浸」作用,但是在 VR 头显之外,外部物理环境的设计要比 CG 内容更精巧,最后的难民采访影像,则将让「虚拟」的体验,和现实有机的融合到一起,实现了「现实照进虚拟」。

去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的角逐中,由 Patrick Osborne 执导的 VR 动画短片《Pearl》成功入围,不过条件是将 VR 版本转化成普通的 2D 版本。伊纳里图的《肉与沙》此次获得奥斯卡特别奖,对于 VR 内容来说是一个好消息。但同时需要注意的是,奥斯卡的认可强调的是整个流程体验,而非仅仅 VR 内容本身,这也意味着,VR 内容必须要成为整体体验的一部分,才能真正实现自己的价值。

图片来源:thefilmbook

责任编辑:双筒猎枪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