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跨越三个时代的创业者,与万亿物流业的新未来

摘要

作为一名 IT 行业老兵,G7 创始人翟学魂跨越了信息化、互联网和智能化三个时代,从事物流多年的他也终于在智能化时代找到了变革传统物流行业的钥匙。

上一个将「汇通天下」印刻在招牌上的商人,依靠的还是晋商绵长的马队和扬卷起黄土的车辙。而现在,是翟学魂创办的G7,凭借的是隐匿在每一辆货车上的传感器和一套智能化物流系统。

如果说 90 年代的信息化让物流实现了「现代化」,那么正在到来的物联网时代,会进一步以指数级释放物流行业蕴藏的能量。

每一脚刹车、每一次转向、每一秒颠簸,甚至司机的每一次哈欠都能被传感器吸入到 G7 物流系统之中,经过过滤提纯,最终汇入物流数据化的信息洪流。

轮胎碾压过公路时轰鸣的噪音、司机的疲惫、货车车厢的漆黑和静默,都成了跳跃的 1 和 0,呼喊着弥足珍贵的价值。

通过对传统运输车队的智能化改造,G7 几乎将这个四万亿规模市场中的所有巨头都纳入了自己的客户名单:顺丰、京东、三通一达、德邦、宅急送,和亚马逊。G7 的智能物流系统已经连接了超过 60 万辆货车。作为一名 IT 行业老兵,G7 创始人兼 CEO 翟学魂跨越了信息化、互联网和智能化三个时代,从事物流多年的他也终于在智能化时代找到了变革传统物流行业的钥匙。

翟学魂预测,未来的智能化物流不仅能降低 90% 以上的安全事故,并且能消除 90% 的物流岗位。而当所有物流环节都接入到物联网,全球的公司都将在物流变革的倒逼下,自上而下变革整个生产流程。

人员压缩成十分之一的顺丰,会是什么样?

翟学魂把自己的正在做的事情称为「系统化的降低系统性风险」。

北京到上海的快递费已经降到了个位数,「不可能把八块钱再降到八毛钱」,翟学魂自知物流业的改变无法在这一部分突破下去。「但如果将物流货运风险降低 80%,这是我 100% 可以做到的。」

他将每一家物流公司都看做一支车队,顺丰是大车队,其他是中车队和小车队。「他们每天围绕的主要问题就是安全、效率和成本。哪怕顺丰那么大的公司,除了这三个问题还有什么?」

「除去一线工人,和几百名做决定的人,这样的公司实际上还有好几万人都在做一些最基础的事情:发现异常打电话给司机啊,发现安全问题去处理啊,都是非常基础的信息收集、简单处理,然后给出结果。这样的人其实是物流公司里面的 90%。」

而翟学魂的正在做的,就是将这 90% 的人力成本压缩下去。


他将这部分人力处理的信息归类于简单、特定,且明确的性质,而这正是 AI 和物联网可以替代的——即系统性风险的预防和规避。

「物流事故当中,99% 以上都是系统性风险。比如货车司机,100% 的工作时间都在开车,因此疲劳驾驶就是一个系统性的必发事件;大货车一开就是八个小时,每天上千公里,轮胎过热引起的车辆自燃也就成了系统性的风险;大卡车重心高,转弯时的侧翻事故,也是一样的系统性风险。」

在原先的物流行业当中,司机的疲劳程、轮胎的温度、车辆的行驶角度等,几乎都不可见。而物联网的实现,将这些隐秘的关键信息清晰的映射到数据系统之中。通过 G7 的传感采集装置,将这些元素收集计算,于是翻车、疲劳驾驶,和车胎温度的规律变得显而易见。

在这样的数据之上,不断地添加多样化的场景,于是,G7 的物流系统变得越来越智能,可涵盖的系统性风险种类也就越来越全面。「传统物流业里面人们最讨厌的两件事,迟到和危险,就都可以被这样解决了。」

「就像是每个司机身边坐了一个全知全能的助手,看到有什么不对劲儿,提醒你一下:歇会儿再开吧。」

在「助手」的帮衬之下,G7 的客户从每月每辆车有效行驶两万公里,变成了每月每台车将近五万公里。

如此下来,翟学魂的愿景渐渐清晰,触手可及:像顺丰这样的公司,以后就有可能从几十万的公司变成了几千人的公司,规模却将从 100 亿变成 1000 亿。

当一切资产都开始自说自话

车辆互联了,然后呢?

「他有没有进园区呢?我们就和世界上最大的物流园区公司合作,把园区的道闸互联在一起;人家问有没有可停靠的月台呢?那就把月台也一并连上;又问了,货物有没有上叉车呢,那就把叉车也连上。就这样一路连下去。」

翟学魂想来,在以后的工业领域里,不再有不关联的盲点,「所有的一切都值得通过物联网连在一起。没有盲目,没有死系统。」

让所有的资产都可以说话,并交流,这就是 G7 的完备基础。这个过程升级的结果,就是将物流的重心从人变成了货物和资产。

「工业领域的最大特点,就是关注对象不是人,而是资产。在这个特点之下,产业互联网和产业物联网其实就是一回事。」无资产,不工业,工业就是资产的互联。

资产的自说自话,将系统中的单一场景物联网化,变为了联通整个过程的物联网化。「资产会说话了,劳动强度也就降低了,这是个正循环。」

在信息化时代,物流上的难点在于很难从「人」的层面推动流程优化;而在智能化物流时代,所有数据都明白无误的展示效率损耗在哪里,让管理者产生主动优化生产流程的动力。「G7 一开始只提供几个简单数据的时候,客户一看马上就会意识到,必须要修改工作流程。」翟学魂说道。

而当整个供应链流程中的资产开始「说话」,看到数据的公司会马上意识到流程中效率低下的环节,并开始进行优化和调整,最终实现的将是整个生产流程的变革。翟学魂的这个预测,其实来自一次参观 MIT 人工智能实验室的经历。

在实验室的 AI 展馆中,翟学魂看到了 AI 真正指代意义的沿革,「我在那里面学到最重要的一个事情就是,搞清了后来被我们叫做 AI 的东西其实就是,第一步 sensing(感知),第二步 learning(学习),最后一步 action(行动)。AI 这个词是从 sensing 一路跑下来的。」

「你 sense 和 learn 到了,后面的行动就容易了。」翟学魂回想之前的弯路和见识的错误,无非都源于第一步感知层面的缺失,「感知,就是物联网。」

「生产工具要有自我表达能力。」翟学魂说:「不让人说话,让机器说话,这就是物联网的本质。」


公路上跑着的数据和钱

当电脑依然被叫做计算机的时候,翟学魂就在北京自创了公司,利用技术为各大公司开发软件系统。1997 年,当时还是广州一家小型物流公司的宝供储运(现宝供物流)通过熟人找到翟学魂,希望后者为公司打造一套物流软件系统。

彼时,对物流系统并不熟悉的翟学魂判断这套系统比较简单,计划用两个月时间完成软件的研发,但整个物流流程的复杂超出了软件公司的想象。

翟学魂和同事整整花费两周时间才将整个物流系统分析清楚,加上其后的软件开发,这套物流软件系统完成时,已经是半年以后的事情了。

这也成为了翟学魂踏足物流业的开端。而困扰也随之而来:信息化让此前需要手填的单子变成了电脑中的一个个表格,但依然需要人工去操作,公司从上层到实际操作人员,对这种改变都兴趣索然,无意改变工作流程。而从效率方面来说,信息化确实提高了物流系统的效率,但是并没有高到大部分公司要修改生产流程来配合新的物流系统。

直到 G7 开始将传感器装到卡车中,物流行业的智能化才真正开启。

「熟悉的场景,自动发生的数据,不用去央求和教育客户。」之前在 IT 时代和信息时代的磕碰打磨,成为了翟学魂在智能时代丰收的启蒙序章。

G7 智慧物流的成功,也获得了资本的关注。在早期投资之后,G7 也获得来自腾讯、国开金融、普洛斯等重量级公司的战略投资。翟学魂透露,引入国开金融和普洛斯,其实更看重这两者在物流领域的潜力,后两者都有自己的物流园区和仓储车站等设施。G7 目前正在和两家投资方进行园区和仓储区域的智能化改造,通过将传感器安装到仓库、路桥、叉车等区域,G7 有机会打通整个物流流程,获得「端到端」的整个物流数据。

在智能物流系统逐渐普及之后,G7 也开始在物流金融方面进行尝试,推出了 ETC 卡等服务。目前,G7 的 ETC 卡业务每天流水能够达到超亿元范围,公司同时也在开展物流保险等业务。当然,公司的核心依然是 B 端中大型车队的智能化管理。

目前,全球通信公司开始 5G 网络的部署和推进工作,随着 5G 网络的普及,物联网时代也将正式开启。如果说上世纪 90 年代的信息化第一次让物流产业迎来第一次变革,那么智能时代和即将到来的物联网时代,将让物流的效率和规模以指数级提升,并自上而下改变全球公司的生产流程。而在这一变革的潮流中,翟学魂和他的 G7 已经走在了前面。

图片来演:视觉中国

责任编辑:刘鹏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