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救国:纳德拉如何重塑微软

摘要

纳德拉如此迅速复兴微软,这是鲍尔默自己未曾想到的结果。

2013 年 8 月鲍尔默不堪董事会的压力,表示自己将在一年内辞任,那一年他做出最重要的决定是以 72 亿美元的高价收购了风雨飘摇的诺基亚。

鲍尔默接手微软的时候,正是互联网泡沫崩溃之际,当时微软的市值曾经突破过 6000 亿美元,十三年后,微软的市值不及当初的一半,接连在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时代失利的鲍尔默逐渐认清了事实,决定退位让新人主导微软的改革。

可对于这样一个管理理念根深蒂固的巨头公司,改革谈何容易?2014 年 1 月底,彭博社刊文讲述微软寻找新 CEO 的故事,标题直白地说道:《为什么你不会想做微软的 CEO?》。所以不论继任者是谁,当时微软对这位新 CEO 而言都是一块烫手的山芋。


萨提亚·纳德拉今年 50 岁了,要把他的人生分成两个部分非常的简单:1992 年他正好 25 岁,那一年他与现在的妻子结了婚,举家搬去了雷蒙德,在那里开启了他在微软的职业生涯。


第一件事是改变公司文化

纳德拉在那里见识到了微软的内部竞争文化,这种内部员工相互竞争的机制在最初刺激了微软的工作效率,但长期来看却限制了公司内部的创新。

微软长期以来一直奉行一种叫做「Stack ranking」的员工排名制度,按照规定他们会给每个团队中的员工评为「优秀」、「一般」和「差」三个等级,并给予相应的奖金与惩罚。

对员工来说,这样的竞争机制让他们将重心从产品转移到个人在团队中的排名上,逐渐导致了官僚似的大公司病症。

2014 年 2 月纳德拉上任的时候,做出的第一个决定是布置了一项阅读作业,让公司的所有高管都去读马歇尔·卢森堡的《非暴力沟通》,一本有关和谐共处促进合作的书。

在微软总裁兼首席法务官 Brad Smith 看来,这项阅读任务「是纳德拉不仅仅要改变公司的商业战略,还要改变企业文化的第一个明显迹象。」

纳德拉教会了微软 124000 名员工保持一种他称之为「全面学习」的好奇心,这同样感染了开发者、顾客甚至投资人,让他们开始以一种全新的眼光和方式看待微软。在这样一个残酷无情的商业世界里,纳德拉所强调的东西通常会被华尔街冷漠的分析师嘲笑,但在今天快速发展的市场环境中,这样的软技能其实正在变得越来越重要。


鲍尔默的赏识

90 年代是 PC 的黄金时期,推出 Windows 95 时的微软如日中天,他们请来了滚石乐队现场演唱,花了三亿美元做广告,让全球七万多人通过卫星转播观看这场在雷蒙德大学运动场上召开的发布会。

在那个繁荣的时代,纳德拉一路稳定地升职。「『等到我拿下下一份工作,我就会拼命努力』这样的话都是废话,如果你只想着『现在的工作是我梦寐以求的』,那么生活会变得简单许多。」纳德拉说道。

现任北达科他州州长的 Doug Burgum 曾经是微软商业解决方案部门的主管,也是纳德拉的顶头上司。「早些年,杰夫·贝佐斯曾经想把纳德拉挖过去,对我来说,我须要重新招募他。」Burgum 说道。虽然当时亚马逊已经有了些起色,但 Burgum 认为在微软纳德拉能做到的比去一家「书店」要好得多。「我对亚马逊的说法是错误的,但我在说服纳德拉留下来这件事上做对了。」Burgum 坦言。

Burgum 想把纳德拉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在 2007 年,他在微软的最后一个客户大会上,Burgum 在数千名观众面前对纳德拉不吝溢美之词,随后将演讲的位置留给了他。

但 Burgum 没想到的是,会议刚刚结束,鲍尔默就横插一脚,对员工进行了重组,他认为纳德拉可以胜任另外一个部门的主管,即必应搜索的工程团队。

可是做搜索并不是一件容易的差事,纳德拉必须要承担部门是亏损还是盈利的责任。「鲍尔默非常坚决,」纳德拉回忆起当时,他并没有什么选择的余地,「他只是在说『你看,这是我手上最难搞的任务,我都不觉得这对你来说是个明智的选择,但是我希望是你来做。好好想想,做出选择。对了,如果你失败的话,是没有回头路的,我不可能再过来救你,让你回到原来的岗位上去。』」

在搜索领域,微软落后了 Google 很多,想要竞争,微软就必须让搜索部门在一个更加宽松的环境里运行。「我记得当时负责必应的管理团队开会都是拿着 iPad 的,这在当时看起来非常酷,那简直是一种对微软的抗议象征。」一位老员工如此回忆道。


低调而有力的公关形象

微软将纳德拉的上任看作是一次重新向世界展示自己的机会。在鲍尔默的时代,「很多时候你去微软的活动,那里会有巨大的旗帜和 logo,炫目的灯光和吵闹的音乐,但现在不是。」微软的公关负责人 Steve Clayton 说道。

在正式上任的 8 周后,纳德拉以微软 CEO 的身份首次出席在一个低调的新闻发布会上,他穿着黑色的衣服,带着黑框眼镜,看起来很有热情又保持平静,出场时连喧闹的介绍都没有。

这一切与习惯了爆炸性出场亮相的鲍尔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后来,纳德拉开始用诗人 T.S. 艾略特的话来描述微软的目标:「我们不应该停止探索,我们所有的探索,最终将回到我们的起点,并第一次了解该处。」

在那次发布会上,纳德拉发布了 Office 套件的第一个 iPad 版本,这对微软来说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他们正在建立一个生态系统,在完善了自家触屏硬件的 Office 之前,就推出了苹果 iPad 的版本,微软已经有了一个全新的方向。


当微软不再错过

纳德拉更新了微软的使命。

从盖茨开始,微软的使命一直是「让每一个家庭的每一张座子上都有一台 PC,运行着微软的软件。」

而现在,纳德拉改写成了一个更加现代化的说法:「让地球上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都能够成就更多。」

于是他开始做出改变,那个错过了一切的微软一去不复返了。

纳德拉开启了 Surface 产品线,重视混合现实硬件 HoloLens 的项目,大力推广云计算服务 Azure,同时在 iOS 和安卓两大移动平台上开发了超过 100 款应用。未来的方向上,微软刚刚发布了量子计算的工具包,他们开始重视 AI,在每个产品线中都加入人工智能的技术。

但就算取得了以上的这些成就,纳德拉似乎也没有自我膨胀,在说起他的黑马式成长与就任 CEO 时,他说道,「当所有人都在祝贺你的时候,才是你最应该担心的时候。」


微软的投资人之一,ValueAct 的董事长兼 CIO Mason Morfit 回想起为微软物色新 CEO 的时候说道:「我原本是想要一个很有闯劲的人。所以我个人更偏向于一个局外人。」

外界大多数人也持有同样的看法,所以当微软宣布将任命萨提亚·纳德拉为公司第三任 CEO 时,很多人认为这个选择是一种退步。

但自那以后,纳德拉改变了微软,他让微软重新回到竞争的中心,在短短三年半内市值增长了超过 2500 亿美元,远胜于同期的 Uber、Airbnb、Netflix 和 Snapchat 等明星公司。

谈起政绩,也只有杰夫·贝佐斯、蒂姆·库克和马克·扎克伯格的成绩能与他相提并论。

「(纳德拉)已经完全超越了我的期待,」如今已是微软董事会成员的 Morfit 说道,「我真的很想说我们早已预见到了这一切,但那不是真的。」

纳德拉提起这件事时非常兴奋,「毫无疑问我是自己人,我因此而感到骄傲,我本人也是微软的一个产品。」


文章编译自《Fast Company》封面文章

(责任编辑:早优夫斯基)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