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晓松上线播客节目《矮大紧指北》,不露脸、不励志、没正经

摘要

不管是高晓松还是矮大紧,有意思总是第一重要的,高晓松独一个。

今年 1 月《晓松奇谈》收官以后,高晓松决定休息一段时间。「有人说你不要露脸了,你这个脸有什么好看,你有声音就行了。」他当时对媒体这么说。

果然,不到半年,高晓松就宣布上线了音频节目《矮大紧指北》,6 月 12 日在蜻蜓 FM 开播,一年 156 期打包 200 元。不是以音乐人、导演高晓松的身份,而是「矮大紧」这个他曾经使用的一个笔名出现。

屏幕快照 2017-06-13 01.20.38.png

用这个笔名发表的作品,是完全不同于《恋恋风尘》、《同桌的你》等青春怀旧风格的《杀了她喂猪》、《彼得堡遗书》,还有《张生记》。

他的发刊词里有这么一段:

「十几年前,我刚刚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专门写的小传:

矮大紧,北京胡同人士。形貌乖张,间歇性智障。恋爱凡五次,积绿帽三顶,因此对女人及与女人有关的男人有暴力倾向。

该矮自幼有倾诉癖,由于变声期早恋,声如鸭。

三十岁后亲朋鸟散,乃自学和弦三五,终日对一叫做麦克风的外国人嘀咕。其歌骚长颇占硬盘,其文粗俗有辱观瞻。」

高矮、小大、松紧,「矮大紧」是高晓松的反义词。这基本讲清了这个节目的调性:高晓松「纵横四海、有很多理想」;而矮大紧「满口俏皮话、梦想着不劳而获」。

这次的《矮大紧指北》节目,高晓松就决定聊一聊那些不符合自己「正版人设」、更接地气的东西:比如,怎么当(装)好一个文青,或者汇报一下这周都干了什么。

不管是《晓说》还是《晓松奇谈》,都是满汉全席、不能马虎。按照高晓松的话说,做十几分钟一集的播客,没有人围观,不用化妆,也遏制了表演型人格。「中间不用去上厕所,讲着讲着还掉过泪」,比较像一道私房菜

但说真的,《矮大紧指北》谈什么不重要。

高晓松老师算是名副其实的大 IP 了,生性里还有一股北方汉子的正直痞气。《晓松奇谈》播放量过九亿,《晓说》有六亿五千万次,「相当于被全国人民每人瞅过一眼」,这还没有算上后来他参与的《奇葩说》。

即便是讲 AI、讲前沿科技,他也永远使用他的那一套语言体系去讲。他的表达就是这样的,会赚吆喝。好像轻轻松松,但又是厚积薄发。这些内容上的定位,看上去只是区别于自我提升类节目的一个噱头。

从左至右:虎嗅网创始人李岷、高晓松、蜻蜓 FM 董事长张强、网易文学漫画总经理范少卿

蜻蜓 FM 董事长张强在发布会上说,自我提升类产品的付费意愿已经被各大平台证实了。硬知识是解决焦虑的一种方式,但焦虑也有很多种,像晓松这类节目同样也是缓解焦虑,他这个人特别快乐,在获得知识的同时能让人更加放松。

目前在蜻蜓 FM 上卖得最好的,是台湾美学大师蒋勋的《细说红楼梦》,每期一小时左右的节目,单价 0.8 元。相比之下,十几分钟一期、单价 1.3 元的《矮大紧指北》有点贵。

但晓松老师也不为赚钱,他说「带着耳机坐在这儿觉得好有意思,有一种好像昔日重来、又回到年轻的时候那种闪亮的日子那种状态。」而他之所以选择蜻蜓 FM,是因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策划」。

平台公司要摆脱单纯的渠道角色,核心在提供内容服务的能力。在高晓松看来,音频平台最开始实际上是 UGC 加上二手的内容(就是视频或者文字文学),真正估值好几十亿的公司,都是从渠道变成平台的公司。它必须是个有机物、有生命力、有自驱力的,在合作中能与作者互相校正。

此外,平台与内容生产方一起把内容做强,也是为了抵御技术层面的降维攻击。比如,未来或将大展鸿图的区块链技术,则有可能直接取代没有内容能力的分发渠道:

「区块链技术在迅速的前进中,当然对包括阿里在内的以集成平台为运营模式的都会有一些冲击,尤其是知识、内容、音乐这些无形的东西。未来的版权变成了比特币,消费者直接向创作者付费,而且这样的技术是不能被修改的,所有的交易在去中心化的区域里执行。」高晓松说。

张强认为,音频付费市场的上游版权不像音乐行业那么集中和强势。「这不是一个垄断的市场,渠道和内容方还是相对比较平衡的,不存在一方对一方的情况。当然有竞争,对于顶级头部大家都会去争,但是别人也不会死,因为还有更多肩部、腰部的内容尚待发掘。」

中国 FM 产业已经走到第六个年头,但付费音频市场还处于刚刚起步的状态。在音频平台用户规模最大的喜马拉雅 FM,即便每个付费用户的平均贡献(ARPU 值)超过 90 元,但仍有 97% 的用户尚未出现购买行为。

1490086729160中国移动音频行业年度综合分析2017-V5_32569_19.jpg

易观:2016 年第 4 季度中国主流移动电台应用用户规模分布

不管是高晓松、蒋勋,还是于去年与朗锐数媒达成战略合金庸作品集,蜻蜓 FM 的想法是用专业的主播和音质,走 PUGC 精品化路线。业内的共识是,这是一个百花齐放且属于深耕者的市场,高晓松说:

「中国的土地是深耕的土地,美国是粗耕的土地。这特别像内容产业,美国的互联网产业包括工业,留给像中国这样深耕式国家的缝隙是非常大的,有大量的东西可以做可是美国没做。还有一个原因是人家人口也不足,不足以支撑这样的东西。」

随着分众市场的细分,声音市场也有主播 IP 化、全媒体运营的可能。印着高晓松脸的抱枕让别人在淘宝卖成了爆款,这边矮大紧的扑克已经跟上了脚步。

但在是否要进军产业链上游的问题上,目前蜻蜓方面看上去非常谨慎。张强对极客公园说,「在内容制作方面,我们不会像现在我们平台上的内容方和很多合作方一样,从头到尾都去做,我们会做其中一段我们比较擅长、和我们平台优势结合比较紧密的,再去找其他方面比较有优势的合作方,把两者结合起来产生内容」。

不管是高晓松还是矮大紧,有意思总是第一重要的,高晓松独一个。好消息是,高晓松老师暂时不用太再担心胖不胖、有没有吴彦祖好看了。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