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新闻若“较真”成功,谣言定当锐减

摘要

       我的微信朋友圈里有一名货真价实的博导,年纪不大但喜欢养生,有段时间他喜欢转发一些养生的鸡汤,无非是吃了什么特殊食品,就可以治愈“三高”之类。这位博导朋友

       转发养生文章,大胆固然大胆,但转发的权威性,肯定不能与他的博导身份相匹配。道理很简单,他是文科专业,与医学或营养专业相隔甚远。他虽然是博导,但在医疗或营养领域,并不比普通人更有发言权。

       这就涉及到一个有趣的问题:一个社会事件,可以找到当事人辟谣,但技术含量很高的领域,比如医药医疗领域,找谁辟谣去?肯定是相关政府机构、医疗机构、公益组织、有志于做信息校正的个人。问题是,这些机构、组织和个人,都不够聚合。需要有人把这些力量组合起来,形更有效的“辟谣力”。

       国内外大战谣言

       美国大选期间,谣言很多,Google于是推出一个“事实核查”功能。最近,Google与第三方核查机构合作,核实网站消息,而后在搜索结果中标注“权威信息源”,并附上核查声明。谷歌就是利用第三方核查、自身技术优势加上网民的共同作用,实现事实的核查。

       在国内,腾讯走在了前面。今年年初,腾讯新闻推出“较真”栏目第一期,这是国内第一个事实查证平台。到目前为止,已经辟谣150余条,总点击量上亿,其中单篇阅读量超百万的文章有十余篇。一些在网上盛传一时的谣言得以澄清,举几个著名的谣言看看,你就知道这些谣言的危害烈度或荒诞程度,但没有办法,就是有无数的人信以为真:

       疫苗不安全,中国孩子应远离疫苗、

       中国每年60万人过劳死;

       66%的癌症是因为运气差;

       一口唾沫就能测出孩子的智商和天赋;

       中国人的煮饭方式吃进去最多砒霜;

       ……

       诸位可以看看,凭个人能力和见识,有几个人能够去辨别这些谣言的真伪?

       从第一期的结果来看,效果是很显著的:较真平台在2月底已经正式加入Duke Reporters’Lab的全球事实查证网站数据库,成为国内惟一一家入驻的中文媒体。

       由于可观的社会效益,这一沙龙最近开了第二期,这一期沙龙题为“溯源•较真”医疗卫生类事实查证与应对,专注于医疗卫生领域的辟谣,来自媒体和学界的人士以及技术专家从不同角度,对医药医疗领域的辟谣,一起讨论、建言。

       资源整合力度决定“辟谣力”大小

       在这次沙龙上,国家卫计委宣传司司长毛群安明确表示“我们也希望借助较真这个平台”“传播专家的指导”“提供尽可能多的正确权威的相关信息,避免误导公众的事件发生”。在中国,资源整合的事务有来自政府部门的推动,很多时候会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首席专家、中华医学会公共卫生分会名誉主任委员曾光以SARS、福岛核泄露和康泰乙肝疫苗三起事件为例,说明谣言的厉害,以及消除谣言的不易,并就如何传播权威信息出谋划策。

       来自复旦大学新闻学院的马凌教授认为,较真是一个高风险行为,因为较真也事关腾讯的公信力。他为腾讯各位的勇气表示致敬,如果有机会,希望加入到较真的大军。

       此外,卫计委的刘哲峰处长认为,对辟谣大业,政府、社会和公民要要共同承担起自己的责任。

       他们都指向一个问题:媒体在流量与社会责任的平衡问题。

       流量与阅读量,是一个媒体/自媒体的生命线,格调再高的自媒体,只要没有流量和阅读量,很快就死掉了。而按照传播规律,率先发布反常识的所谓知识,阅读量多半很高,比如我就见过另一个也算高级知识分子的朋友转发的十万加的“高血压是伪科学”之类的文章。但如果去反驳或辟谣它,看的人很可能成十倍减少。也就是说,对自媒体来说,辟谣是不经济的。

       这是个两难,一方面,辟谣有很高的社会价值;但另一方面,辟谣很可能带不来什么流量,经济价值不大。

       腾讯较真平台的建立,看中的是辟谣的社会价值,履行的是社会责任。如果这个平台能够运转成功,那么说明网络世界的自净功能将发生质的飞跃,传统媒体对事实的执迷,在移动时代是能够得到延续的。

       技术变革,“辟谣大业”可期

       在传统媒体时代,电视报纸会毫不犹豫地把“辟谣”视为天职,把它看成是提升媒体公信力的良机,舍得花费时间和金钱,去伪存真,舍得“较真”。

       在今天科技高度发达,社会更加复杂的条件下,腾讯“较真”平台要继承这种努力“辟谣”的美德,有其与生俱来的优势。

       在传统媒体时代,谣言的发现机制是随机的,比如有观众读者打电话写信,有编辑记者道听途说,于是着手调查。实际上谣言传播的范围有多广,只能粗略估计,真正值不值把有限的媒体资源投进去,主观性很强。

       但如今在腾讯新闻“较真”平台上,情况大不一样,谣言的传播范围有多大,是有大数据支撑的,在媒体资源和受众注意力有限的情况下,哪些谣言需要马上揭穿,有客观的数据依据。

       在查找谣言传播路径,迅速找到事件当事人现身说法、专家的权威解释和相关主管机构的澄清方面,网络媒体的便捷性和及时性,要比传统媒体快得多,全面得多。

       此外,互联网没有传播边界,辟谣人驻扎在腾讯新闻较真平台,传播覆盖面高达两亿多用户,如此高的知晓度,足可以把许多谣言扼杀在传播路途上。

       以往对付网络谣言的方式,主要是删除,但删除只是阻断了谣言的一条传播线索,它仍然会寻找到其他方式传播,继续往前,这种方式治标不治本。腾讯较真平台寻找到一种新的辟谣方式,它用技术和人力,把谣言连根挖起,彻底铲除。这种方式是治本。

       不过,谣言是一种社会现象,一种谣言消失了,另一种谣言又起。辟谣无止境,只能把它的危害限定在尽量小的范围之内。从这点上讲,辟谣大业是有些悲壮的。


来源:中国网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