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年,中国创新者终于在这个国际主流平台上发出了自己的声音……

摘要

科技正成为中国逐渐融入世界的钥匙。

西南偏南是美国最负盛名的科技、音乐和电影的综合盛会,每年 3 月,西南偏南的举办地奥斯汀都会吸引超过 3 万多的游客来到这里。Twitter、Uber、Airbnb,无数初创公司都是在这里踏出了自己成功的第一步,这也让奥斯汀获得了硅丘的美称。

当然,这样一个地方是一定不缺亚洲人的身影的,早在 10 年前,日本和韩国就早已在这里落地耕耘了,反而是中国创新者的身影一直以来都鲜少出现在这个舞台上,究其原因,一方面或许是许多中国初创企业尚未在海外市场施展拳脚,另一方面或许也是因为整个西南偏南的议程过于复杂,使得中国企业找不到合适的路径、也缺乏动力去西方主流文化的舞台上发声。

而今年,极客公园终于推动了 31 年以来首次「中国阵营」的建立。这也是中国创业公司第一次集体性的出现在西南偏南的官方议程之中。

这一次,我们邀请了 7 家创业公司和我们一起来到奥斯汀,在西南偏南一起探讨中国能为世界带来的新可能,这其中既有知乎、暴风这样的老牌创业公司、也有 Philm、出门问问、零零无限(Hover Camera)、摩拜单车这样的创业新星。

从世界到中国,再从中国到世界

毫无疑问,中国互联网已经发展到了一个让世界瞩目的地步了,而西南偏南也十分希望能在奥斯汀听到中国创新者的声音。

在这次的 China Gathering @ SXSW 2017 中,我们准备了一整天的主题演讲和各家公司的产品展示。

WechatIMG19.jpeg

在第一个论坛「极客是如何影响中国」中,极客公园总裁张鹏首先用一个小视频点燃了整场,在这个名为「中国的七个意想不到」的视频中,我们列举了共享单车、微信、O2O 服务等 7 个在不同场景中影响无数中国人的惠民应用。

我们知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西方文化里对「极客」一词的解释都是偏向贬义的。

20 世纪 70 年代,《美国传统词典》中对「极客」一词的解释,仍然是指马戏团中表演怪诞节目的奇人们,他们可能是连体双胞胎,也可能是巨人症患者。

但是,上个世纪 70 年代中期,随着乔布斯、沃兹尼亚克、比尔·盖茨们将个人电脑普及到每家每户,又随着拉里·佩奇、谢尔盖·布林、马克·扎克伯格们将各式各样的互联网服务带到每个人的家中,极客也开始被历史之手从社会边缘推向了舞台中央。

随着这些技术怪才们摇身一变成为商业领袖,他们的经济政治话语权也在日渐增强,一大波极客群体开始从社会边缘走到了媒体的聚光灯下,社会对这个群体的认同感也越来越强。这一阶段,极客一词的含义不敢说完全褒义,但起码「性感」了起来。

中国大概是最早接受「极客是性感的」这一概念的国家了。

因为正是这些极客用技术和互联网重塑了中国,是他们用善于发现的眼睛在不同的应用场景之中不断的提升效率、解决需求,也是他们创造了无数伟大的科技公司,为中国经济插上了一个高速发展的助推器。

如果没有阿里巴巴,中国的电子商务、配套物流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样,如果没有腾讯,中国的沟通和社交也一定会呈现出另外一种模式。

对于现阶段的中国创业者来说,他们已经完成了「宠坏」国内用户的初级目标,接下来的关键词就应当是走出国门了,而现在,能在西南偏南这样一个国际主流的盛会上集体发声,其实就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WechatIMG23.jpeg

知乎的 CEO 周源在接下来的演讲中和大家分享了他创办知乎前的一段经历,彼时,他受邀加入了一个名为 Apple4Us 的论坛,这个论坛上主要会发布一些关于苹果的相关信息,而且经常会出现一些非常有影响力和传播力的文章,曾经周源以为这个论坛一定是有一些专业的编辑来运营的,但当他加入后才发现,其实这个论坛上的大多数人都是非专业人士,只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而在那个领域里,他就是真正的专家。

这件事情给了周源启发,如上面所说,极客们都是习惯用不同的角度看事物的,而他们也有分享精神,传统的搜索引擎是用关键词搜索,但知乎的搜索却是以问题为中心,这就给了不同领域的专家一个表达的机会。

其实在美国也有类似的问答社区,但知乎与他们最大的不同就是,知乎已经开始了知识市场方面的探索,对于平台上优秀的内容贡献者,知乎也有知乎 Live 这样的变现渠道提供给他们。

这对于整个知识大环境来说,都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实验。

技术是如何引领中国创新的

第二场演讲主要由网心科技、暴风魔镜和 Philm 带来,而他们的讨论的主题是「技术如何引领中国」。

网心科技是一家利用用户的闲置带宽来进行云计算服务的公司,他们主要通过迅雷赚钱宝这款产品吸引用户,让用户可以通过出租闲置的网络上行带宽获得收入,而收集来的带宽又可以为其他需要的人提供服务。

这种带宽的共享模式对于美国市场来说是一个全新的概念,过去,人们还从来没有考虑过带宽也是能够共享的,而现在,网心科技的 CEO 陈磊就向他们展示了共享经济的一种全新可能。

WechatIMG37.jpeg

陈磊(右)和黄晓杰

暴风魔镜则是中国最受瞩目的 VR 公司,在暴风魔镜的 CEO 黄晓杰看来,任何一个新技术的出现,都会经历三批不同的受众,第一批受众本身就是创造者,所以他们会为技术的每一次微小的进步而欢呼;第二批受众是发烧友,他们或许并不懂这个技术的内在原理,但是他们能看出它的价值,也愿意率先使用它。

前两类受众最大的特点就是对技术的成熟度要求不是太高,所以只要这个技术有一点突破,他们就会去用,但第三种受众就是我们普罗大众了,这一批用户其实也是对产品最为挑剔的那一群人。

VR 现在面临的问题就是,它已经征服了前两类用户,但离让第三类用户满意,还有一段距离,暴风魔镜想要做的,就是用更高的品质和更低的价值去取悦这些用户,用移动 VR 这种更便捷的方式去教育这个市场,而在移动 VR 方面,暴风魔镜也有信心可以从中国开始引领世界。

WechatIMG328.jpeg张寅(右一)

Philm 是一家能够为照片和视频提供实时化艺术风格处理的 App, 其 CTO 张寅之前就是奥斯汀大学的终身教授,所以这次来到西南偏南,对张寅来说就像是回到了家一样。

在张寅看来,Philm 是一家服务年轻人的 App,正如 Snapchat 一样,年轻人的生意正变得越来越大,而年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希望和别人不一样,Philm 的效果恰好能够满足他们的需求,但必须提到的是,这些效果背后也是需要很重的技术去支持的。

智能硬件还能怎么玩?

第三场演讲的主题是中国的智能硬件,为大家做出分享的是出门问问、零零无限和摩拜单车这三家公司。

出门问问是一家团队技术背景十分强硬的公司,他们产品最大的亮点就是强大的语音识别和语义分析等功能。当大多数人对人工智能的认识和讨论还停留在技术层面的时候,出门问问却提供了一种人人都能消费的硬件产品,直观展示了一项新技术的使用方式。

当出门问问北美地区总经理周莹为大家详细介绍了出门问问是如何将人工智能中的语义识别与智能硬件结合时,在场的很多技术从业者都表现出了很大的兴趣。

WechatIMG46.jpeg出门问问北美地区总经理周莹

零零无限的 CEO 王孟秋则是一上来就为大家试飞了 Hover Camera,这也让会场达到了一个小的高潮,其实提到无人机,中国是一定不能略过的一个国家,毕竟,从中国走出去的大疆至今仍占据着世界无人机市场的最大份额,但 Hover Camera 的优势则是它的安全、造型还有使用便携度,在自拍无人机市场,这样一款产品还是十分让人耳目一新的,所以,演讲一结束,王孟秋就立刻被询问购买方式的 Geeks 们包围了。

WechatIMG44_meitu_1.jpg胡玮炜(左)和王孟秋

最后压轴的摩拜,虽然做的是共享单车的生意,但其实,自造车也是她们生意链条中最重要的一环。如果没有摩拜的智能锁和更加坚固的车体,那共享单车这个主意或许根本都无法在城市落地。

胡玮炜还在现场带来了一部摩拜单车让大家试骑,可以看出,这也是外国媒体最为关注的一个中国项目,而他们的关注的焦点则在于摩拜和 Uber 的对比以及未来的盈利模式等等。

短短一天的演讲其实仅仅只是一个开始,重要的是,科技正成为中国逐渐融入世界的钥匙,明年,还会有更多的公司伴随着极客公园来到这里,中国的极客,正在逐渐被世界看到。

WechatIMG327.jpeg结束了一天的演讲后,几位 CEO在酒店旁边的 Bar里猝不及防的看见了自己的出镜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