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南偏南 30 年传奇:一个小众音乐节,如何成了孕育流行的赢家诞生地?

摘要

这里是创业者的发迹地,也是投资者的狩猎场。

每年三月,美国的奥斯汀都会被一股喧闹的气氛所围绕。

在整整 9 天的时间里,不同着装、不同兴趣、甚至是不同世界的人们都聚集在这个小小的城市,而他们的目标只有一个,西南偏南。

如果你是一个狂热的音乐节爱好者,西南偏南这个名字,你一定不会陌生,因为不管是草莓音乐节还是张北音乐节,几乎所有你能够叫的上名字的国内音乐节,在面对媒体时,都不会忘记这样一句话,我们要做中国的西南偏南。

这个活在别人口中的传奇大会走到今天已有 30 年的历史,它的传奇不仅仅在于它的常青,更在于它的包容和混合。9 天的时间,西南偏南将大会分为了三个部分,分别是音乐、电影和科技。除了嬉皮客,极客和影迷也同样爱它。

当然,用单纯的音乐节来形容西南偏南还是有些过于偏颇了,因为千禧年之后,西南偏南身上科技的那部分气质就开始越来越凸显,它甚至变成了一个社交媒体的试炼场,比方说,2007 年,Twitter 就是在西南偏南获得自己第一批种子用户的,2015 年,视频直播软件 Meerkat 也是从西南偏南开始一路爆火。

众所周知,美国前总统奥马巴是一个狂热的科技爱好者,去年,为了参加西南偏南,奥巴马甚至缺席了里根总统遗孀的葬礼。

2016年,奥巴马在西南偏南

这里是创业者的发迹地,也是投资者的狩猎场,每年都有无数极客抱着朝圣的心情来到这里。企业家 Lane Becker 自 1997 年起只缺席过一届西南偏南,在自己的博客中他这样写道:

「没有哪个活动能像西南偏南一样,用短短 10 天的时间,就将这么多兴趣、背景和职业都不同的人聚集在一起,他们中有亿万富翁,也有 uber 司机,有摇滚明星,也有政府要员,是西南偏南让他们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一起欢呼,一起喝醉,甚至是一起谋划着下一个可以改变世界的奇思妙想,这才是西南偏南最让我着迷的地方。」

好了,下面我就要开始聊这个传奇大会的故事了,值得一提的是,这是一个有关创造也有关变迁的故事,它也许并不完美,但事实上,有哪一条通往成功的道路不是充满起伏,偶尔悲伤,有时争议,经常凌乱的呢?重要的是,一个无比重要的经济和文化的孵化器就在这样的跌跌撞撞中,诞生了。

1987:从梦想到现实

1986 年,几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带着热情和梦想在美国的德克萨斯洲创办了一份报纸,名为《奥斯汀记事报》(The Austin Chronicle)。

电影专业出身的他们天生就有一股艺术气息,在《奥斯汀记事报》的办公室,每天他们讨论最多的就是本地的艺术话题,在这些年轻人眼中,奥斯汀的本地乐队,即使放在全国也毫不逊色,它们缺少的仅仅只是一些曝光而已。

于是,抱着为本地乐队打出名声的念头,1987 年,时任《奥斯汀记事报》编辑的 Roland Swenson 和 Louis Black 找到了和他们有共同志向的 Nick Barbaro 和 Louis Meyers,四人在当地筹办了一个小型的音乐节,名为,西南偏南。

图为 1987 年西南偏南音乐节的流程,刊登在《奥斯汀记事报》上

据说,之所以起了这么一个名字还是为了纪念希区柯克的经典悬疑作品《西北偏北》,而这部电影的拍摄背景正是德州。

第一年的时候,尽管没抱什么希望,西南偏南还是收到了 150 多个乐队的报名请求,而三年后,这个数字涨了十倍。

看起来,这个带着点摇滚、小众和先锋气质的音乐节就这样出名了。

当然,如果你还记得的话,Roland Swenson 和 Louis Black 在大学时学习的都是电影,所以,在西南偏南走过了最初几年开始乏力的时候,他们第一个想到的也是电影。

1993 年,西南偏南第一次设立了电影论坛,随后一年,又设立了有关科技和互联网的互动论坛,事实证明,这个决定无比正确。

Internet! Internet! Internet!

Hugh Forrest 是西南偏南科技和互联网论坛的总负责人,他从 1989 年开始进入西南偏南的团队工作。按 Forrest 的话说,Swenson 最早雇佣他的原因不是因为他多么有才华或是多么适合这份工作,而是因为他当时拥有一台 Mac 电脑,要知道,电脑在当时还是一种类似于奢侈品的存在。

但拥有一台电脑并不能让 Hugh Forrest 的工作顺风顺水,事实上,科技论坛一开始的进展并不顺利,按 Forrest 的话说:「当时我们连 Multimedia 这个词的意思都还弄不明白就必须要筹办以 Multimedia 为主题的活动。这已经不是拥有一台 Mac 电脑就能够解决的问题,第一年的时候,我们是将电影和多媒体混在一起办,但这样做的结果是,我们完全没有办法让这个全新的分支活动融入到整个音乐节的气氛中去,来到现场的那些极客也和整个大会格格不入,最后我们只能蜗居在凯悦酒店的几个小房间里做一些闭门讨论。」

1998年,Hugh Forrest 在西南偏南(右一)

但那还是 1994 年的事情,到了 1995 年,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那一年,微软推出了第一代图形交互的桌面系统 Windows 95,英特尔公司也推出了运行速度能达到 200MHz 的奔腾处理器。电脑虽然仍然是一个先锋的玩意,但正因为它先锋,所有人都想试试。

Swenson 决定把电影和多媒体分成两个不同的论坛来办,他让 Hugh Forrest 在西南偏南的场地里专门辟了一块出来做体验馆,里面放着已经装好了浏览器的电脑,3 月的那几天,几乎每个进入了体验馆的游客都不想出去。

闭幕的晚上,摇滚歌手 Willie Nelson 还为微软唱了颂歌,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这个世界变化的真是太快了」,Forrest 在心里想到。

1995年,Willie Nelson 在表演结束后为场下的观众签名

然而,毋庸置疑,从那一刻起,科技就成为了西南偏南最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对参会者来说,会场里一切和科技有关的玩意儿都像是在变魔术,一个西南偏南的长期参会者回忆到:「那时,参加交互大会的我们还像是一群迷恋亚文化的怪咖。我清楚的记得当时有一个男孩手里拿着一个巨大的电子设备告诉大家那是一台可以播放 MP3 格式音乐的播放器,然后所有人就疯了,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棒的事情。」

到了 1996 年,多媒体论坛的参会人数已经达到了 1356 个,对比两年前的 300 人,Forrest 还有些不敢相信。隔年,多媒体论坛正式更名为交互大会(SXSW Interactive),Forrest 觉得,和 Multimedia 比起来,Interactive 显然更「互联网」, 也更与时俱进。

最有远见的人都在西南偏南

交互大会产生的时机其实很巧,因为千禧年前的整整 5 年,美国的互联网经济都是在云端上发展的。

彼时,投资者们已经不再关心盈利,只要是与互联网有关的项目,钱就像流水一样涌进来。随着网景公司的上市,一大批互联网公司诸如雅虎、亚马逊、思科也纷纷在美国纳斯达克占据了一席之位。一时间,街头巷尾,人们议论的话题总也离不开互联网公司的股票。

而西南偏南也就理所应当的成为了这些时代弄潮儿们一年一度的交流大会。

然而,好景不长,很快,一种莫名的紧张感就开始弥漫开来,2000 年 3 月 10 日,纳斯达克股指达到了其顶峰 5132 点,但随后,大量互联网公司真实财务状况以及高管套现的消息就被披露,一时间,股价疯狂跳水,众多乘风而起的公司也随着泡沫的破裂而轰然倒塌,有些公司甚至在几个月内就丢掉了 99% 的市值。

2000年,美国纳斯达克股指经历了从暴涨到暴跌

恐慌让人们不再相信互联网的魔力,以至于 2001 年到 2002 年,西南偏南的参会人数都呈现了明显的下降趋势。

这对于西南偏南来说是比较艰难的一段时期,所有的董事会成员都自愿减薪,为了减少裁员的人数,他们甚至推出了一项政策,既所有员工都有权利停薪留职三个月,在这三个月里,你不需要工作,但也没有薪水。

很多时候,Forrest 都想着,要不要再坚持下去呢,这已经不是西南偏南的问题,而是整个经济大环境的问题,作为个人又能如何呢。

「那种感觉就像是走到了隧道的尽头,而那里却没有阳光。」

2004 年,Forrest 短暂的离开了西南偏南,在那段时间,他读了大量的心灵疏导类的书籍并开始学着冥想。

一段时间的休息让 Forrest 喘了一口气,他甚至觉得事情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

事实也的确如此,彼时,一部分经历了泡沫并幸存下来的公司已经逐渐恢复了元气,而对于那些仍然坚信互联网代表了未来的人们来说,西南偏南几乎是唯一一个可以让他们聚集在一起讨论互联网的场合。

就在这个时候,一股新的社交力量,博客,开始在网络上流行。许多有名的博客主都把西南偏南当成是一次集体会面的场合。而这些博客主又自然而然的吸引了一些粉丝来到这里。

2012年,人们在奥斯汀的 Güero's 餐厅聚会

他们热烈的讨论着社区、社群和社交媒体等在当时还无比超前的概念,也从未想过,未来,他们所讨论的这些东西将会给整个社会带来怎样的变化。

2005 年,Forrest 重新回到西南偏南,隔年,西南偏南的参会者就达到了史上最高的 4733 人。

所以说,哪有永恒的尽头呢,多走两步,阳光总会出现的。

在西南偏南,寻找下一个 Twitter

2007 年对于西南偏南来说是值得大书特书的一年,在这一年,西南偏南不仅在参会人数上延续了上一年的人气,还发生了一件至今仍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那就是 Twitter 的爆火。

彼时,Twitter 已经经历了 9 个月的不温不火,来西南偏南也是想碰碰运气。

两位创始人 Jack Dorsey 和 Biz Stone 穿着 Twitter 标志的文化衫,就那么简陋地来参展了。他们在演讲厅走廊里接了 3 个屏幕做直播,实时给大家播放西南偏南的参与者们都在看什么演讲,或者正在听什么音乐。只要用手机短信将消息发送到一个指定的号码,就能够更新自己所发的 Twitter 内容。

于是,那一届西南偏南,Twitter 就这样作为一个实时的消息播报平台被人们所熟知了,仅 9 天的时间,平台上的推文数量就从 2000 上升到 60000。

2008年,Twitter 的团队又一次回到西南偏南

后来,Twitter 的一位联合创始人 Ev Williams 回忆到,正是由于 Twitter 在西南偏南的爆火,才让团队真正意识到这个产品的发展潜力,否则,9 个月的不温不火其实已经足够让他们放弃这个产品。

所以说,如果没有西南偏南,或许也就没有了后来的 Twitter。

当然,Twitter 的爆火也开始带动着西南偏南越来越多的出现在媒体面前。从那以后,西南偏南对于创业者的意义就不再是一个单纯的极客春假,而是一个搭载着一炮而红可能性的创业孵化器。

从那以后,每年春天,都会有大量投资人一股脑的涌向奥斯汀去玩一个名叫寻找「Twitter」的游戏,而西南偏南就是他们的狩猎场。无数初创公司在这里发迹,而它们的神话故事反过来又将使西南偏南受益。

2009 年,西南偏南交互节的参会人数终于正式超过了音乐节。

这也代表着小众先锋的极客文化终于开始在西南偏南成为主流。此时,极客已经不再是呆子的象征,像乔布斯和扎克伯格这样的人,它们的影响力也绝不比任何一个摇滚明星差。

更成功,但也要更专业

毫无疑问,西南偏南成功了。而在这份军功章里,交互大会又绝对是其中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一个部分。

从 1994 年到现在,Hugh Forrest 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让交互大会从无到有,又花了整整十年,让它从小众走到主流。

从 1995 年到 2013 年,交互大会的的参会人数实现了 100 倍的增长

这并不是只靠坚持就能完成的事情,事实上,它的背后是有无数枯燥和琐碎的流程支撑的。

人人都想在西南偏南上成为下一个 Twitter,但想要成为 Twitter 却并不简单。

每年都有 3000 多个组织报名参加交互大会,但最终能够入选的也仅仅只有 600 余家。

忘记那些一时兴起并一炮而红的神话故事吧,想参加西南偏南,首先,你需要提前半年提交申请,直到八月,提案才会公布在网上供大众投票,而到了十月,你才能知道最终的结果。

很多公司都会提前整整一年来准备这个提案,因为对西南偏南来说,内容永远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必须要保证你的演讲内容足够前瞻。

写提案本身也是个技术活,西南偏南对提案的每个部分都有严格的标准,比如说,标题必须在50个字符之内(大约8个词),而如何让人们在看到如此简单的标题后还产生阅读欲望,就是参会者要思考的问题了。

而之所以把筛选标准弄得这么严苛,主要还是出于质量的考虑,在 Forrest 看来,如果一个企业能够提前半年准备一个活动,起码证明他们有实力,也有决心把这件事情做好。

这一点极客公园其实深有感触,因为一直以来,我们也坚信,内容才是最能体现一场活动价值和可持续性的参考指标。把控内容就是把控大会质量,如果参会者的演讲内容足够前瞻,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其实也是为他自己造势,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西南偏南也欢迎有着不同背景,不同观点的参会者来和大家分享。

遗憾的是,过去 10 年,在西南偏南的舞台上,有一类人的身影却鲜有出现,那就是中国创新者。究其原因,一方面是许多中国初创企业尚未在海外市场施展拳脚,另一方面或许是整个西南偏南的议程及其庞杂,中国企业找不到合适的路径、也缺乏动力去西方主流文化的舞台上发声。

但毫无疑问,中国互联网已经发展到了一个让世界瞩目的地步了,西南偏南也十分希望能在奥斯汀听到中国创新者的声音。

今年,为了让更多的中国企业出现在世界面前,也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中国能为世界带来怎样的新可能,极客公园和西南偏南进行了一次深度合作。

我们会在西南偏南的主议程中专门辟出一天 China Gathering @ SXSW 2017,让中国企业也可以在全球顶级的舞台上与国际主流对话,包括摩拜、知乎和暴风科技等企业都会出现在这次的活动中,而极客公园作为这次 China Gathering 的唯一合作方,也希望能够纪录下这次宝贵的中国军团首秀。

期待这个 3 月。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