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拍照越来越强大,相机厂商应该如何应对?

摘要

继哈苏走后,相机领域还有谁将「倒下」?

2017 年 1 月 6 日,国外著名摄影网站 Luminous Landscape 发文爆料,瑞典知名摄影品牌哈苏(Hasselblad)将被我国无人机品牌大疆(DJI)收购,并表示这个消息来源可靠。

1.png

目前来看,虽然收购还未确定,但是大疆对哈苏的投资已经控制了其大部分的股份,所以最终的收购应该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在这里我们不谈哈苏和大疆的强强联合会擦出什么火花,而仅仅是借哈苏的变迁来看一下相机行业的发展状况。

2.jpg

(哈苏系列机型)

虽然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哈苏并不是一个陌生的相机品牌,但是相比佳能、尼康和索尼这种「大厂」,大部分人对哈苏的发展历史和其品牌定位都知之甚少。与宜家、沃尔沃等品牌齐名,创立于 1841 年的哈苏作为瑞典精致高端品牌的代表,多年来在品牌和相机技术方面积累了大量的优势,其在航空摄影领域盛名已久,曾被美国宇航局(NASA)运用在人类首次登月以及同样属于「阿波罗计划」的多个项目中。

哈苏的产品定位主要集中在中画幅和全画幅上。然而,由于一些错误的定位和决策,哈苏在相机领域一直处于一个孤立的状态,比如其规定其他公司需要支付大量许可费才能在其相机上使用他们的数码后背。

另外,随着近几年来手机的摄像技术越来越先进,本来就出货量不景气的相机行业就处于一个停滞甚至是倒退的状态,而作为相机行业里的「小众」品牌的哈苏,更是在 2000 年之后就不停寻求着「买家」,从电影扫描仪公司 iMacon 到风投公司 Ventizz,哈苏在辗转了十几年后,终于注入了大疆这样的「科技新贵」的资金,现在才在逐步转型中趋于稳定。

大厂担忧

哈苏的衰落只是相机行业变化潮流中的一个个例,但是我们从这个案例中可以看到,相机行业受到各种来源的压力,目前处于一种低迷的状态,而这一点在日本的相机厂商中表现的也非常明显。

自 21 世纪以来,日本一直是相机生产和技术大国,尤其是在消费级数码相机领域把握着绝对的主导权。2016 年 10 月,日本国际相机摄影器材工业协会(CIPA)发布了一组图表数据。

3.jpg

(CIPA:近几年全球相机出货量数据)

该图表显示 2010 年是数码相机出货量最大的一年,图表中蓝色部分是不可换镜头相机的出货量,相比红色的可换镜头相机出货量,内建镜头相机的出货量从 2010 年以来大幅度下滑,直到 2016 已经跌破 2010 年的 15%,甚至比 2003 年的出货量还要低;可更换镜头相机(包括微单和单反)的出货量虽然变化没有那么明显,但是还是有着一定程度的下滑。

面对智能手机相机组件硬件和软件技术的不断提升,相机行业受到的冲击是巨大和无法避免的。对于许多相机生产商来说,以「卡片机」为发展战略核心的路径已经是「死路一条」。

就在前两天,由于业绩下滑和技术问题,尼康宣布放弃其高端卡片机市场的「DL 系列」。原定 2016 年 6 月开始销售的「致金 DL 系列」由于遇到了 CMOS 开发问题,更重要的是,在分析了已经遭受巨大冲击的卡片机市场和销售预期和收益角度后,决定终止发售该系列的产品。从历年财报来看,尼康的销售额已经连续下滑三个财年了,营收的利润也连续下滑了两个财年。

佳能在今天 1 月底也发布了 2016 年全年财报,显示其全年的营业额同比下降 10.5%,卡片机和可换镜头数码相机在各个国家的销量总体都存在下滑的趋势。

4.jpg

(三星微单 NX500)

之前在相机领域还能「分一杯羹」的三星,在其微单 NX500 发布之后的 CES 和 MWC 以及 IFA 展会上都没有相机的新品奉上,甚至据韩媒 News Tomato 报道称,三星已经决定裁撤其相机部分,有意彻底退出相机市场。

回想起三星 2014 年推出的或许是当时最强大的无反相机之一的 NX1,我们禁不住惋惜三星在相机行业的失败尝试。同时,这样的经历在索尼身上也可见一斑,不同的是,索尼在起起落落中,也算勉强在相机行业站稳了自己的脚跟。

就如大家看到的那样,相机行业,尤其是专业相机领域,是一个对于外来的新竞争对手「不那么友好」的市场,从使用习惯到改变「阵营」所付出的额外的镜头投入,消费者接纳一个新的相机品牌需要一个漫长而充满苦难的过程。

在这个层面上,不管从消费者还是相机厂商,与充满变化的互联网和其他硬件相比,相机这个「圈子」本身就相对封闭一些。手机端和社交分享是人口流量和红利最大的渠道,而当下手机的摄像模组和照片视频的流通及社交分享,已经被手机厂商自己的研发部门所把持,这也使得相机厂商不得不「固步自封」了。

从专业单反到运动相机,相机厂商们的发力

2016 年的技术爆发

2016 年是相机技术爆发的一年,这一年里各大厂商都更新了他们的相机机型。入门机型有佳能的新品卡片机 PowerShot SX720 HS,而高端旗舰全画幅也有佳能的 EOS-1D X Mark II 和尼康的 D5 等等,微单市场各个厂商也有大量旗舰新品出现。相机技术诸如对焦、连拍功能以及感光等都有个巨大提升。

然而,技术的提升并没在市场上反应出来,受包括手机行业冲击、汇率以及自然灾害(如日本熊本地震)等因素影响,过去的一年相机行业总体销量走低,各个厂商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可以说,2016 年是全球数码相机的「寒冬」。

5.jpg

(2016 年尼康新机 D5)

目前的数码相机基本分为卡片机、无反相机和单反三个层次,由于手机市场的冲击,卡片机的市场已经被挤压的基本没有了生存空间,无反相机和入门级单反的市场也是针对初级非专业用户的,这些用户有可能在手机和相机的选择之中摇摆,而高端专业的单反相机市场则由那些真正的摄影爱好者和摄影工作者们把持。

虽然在可预见的未来,高端和准专业级的单反的销量基本是不会走低的,但是毕竟摄影工作者和负担得起昂贵设备的消费者还是占比较低,所以高端单反相机的市场本身就比较受限。

由于技术的进步和人们要求的提高,各大厂商还是需要不遗余力的发展相机的软硬件技术,通过满足消费者不同的需求来争夺本来就不大的市场空间。面对五年销量缩水七成的危机,数码巨头们也在思考和深度调整。

就拿现在日益火爆的全画幅无反相机来看,以往的无反相机由于在 CMOS 和处理器上与单反相机存在差距,其画质一直无法与单反相机媲美,然而例如索尼、适马等公司在近几年来积极推动全画幅无反相机的研发和生产,由于最重要的传感器尺寸和处理器性能已经接近顶级消费级单反相机的水平,其图像质量已经接近甚至正在赶超单反。

6.jpg

(索尼无反相机 α7)

更重要的是,由于去掉了光学取景和反光板结构,无反相机的体积较单反大幅度缩小,便携性也有了明显提升。另外,在流行「4K」视频的今天,无反相机对焦准确、便携性好以及更佳适应广角镜头的特点在摄像上的优势被消费者看好。尼康和佳能这样的巨头也逐渐在全画幅无反相机领域发力,毕竟这么大的市场谁也不想错过。

卡片机淡出,便携式相机和运动相机接力

智能手机在摄像硬件上的野心由来已久,从 2015 年苹果收购 LinX 到华为使用徕卡摄像头,这些动作标志着手机厂商们也想从摄影发烧友那里获得一部分人的青睐,而且他们也确实做到了。

然而,相机厂商也在深度调整他们的战略。除了对旗舰高端机器持续进行技术革新,他们也在便携相机和运动相机的潮流中下了不少「功夫」。

例如富士发售的 Instax 拍立得,就定义了相机在人们休闲生活的另一层含义,在卡片机「奄奄一息」的今天,拍立得「异军突起」,这背后的原因包含着相机厂商对市场的深入思考。拍立得不在是人们追求像素和画质的产物,而是更多包涵了装饰和休闲的含义。

7.jpg

(富士 Instax 拍立得)

除了在运动相机领域声名显赫的 GoPro,尼康、索尼等大厂也在推出他们自己的运动相机,例如尼康的钥动系列(Key Mission)。大厂们在运动相机上肯花心思的原因主要是现在的消费者更多的喜欢在出行和游玩时记录自己的生活,而不管是手机还是相机的便携性都不是很好。

8.jpg

(尼康钥动系列运动相机)

另外,就像大疆注资哈苏这样,相机厂商们的硬件技术也将陆续进入专业和消费级的航拍领域。各大无人机厂商也想在自己的无人机上挂接更专业的摄影设备而提高竞争力。

相机厂商的未来

综上所述,纵然智能手机的像素越来越高,光圈越来越大,但是在可见的未来,中高端的单反和无反市场依然是无法被取代的。从这一点来看,相机厂商努力提高自己的在旗舰机型上的技术竞争力,应该是永远不变的真理。

另外,如何与手机和运动配件等设备对接,通过娱乐和休闲的入口去寻找和捕获更多的潜在消费者,应该是厂商们需要更加注意的环节。华为和徕卡的跨界合作,

毕竟,专业的摄影工作人员和爱好者数量还是有限的,如果通过娱乐入口获得的消费者可以更为广泛,厂商们还可以通过定向培养这一部分人群、通过对他们的指导去引导他们向更专业的方向发展,也是能培养出一批忠实的追随者的。

跳出隔离了互联网和普通消费者的桎梏,打破传统和小众的保守观念,才是现今相机厂商发展和突破自我的成功之路。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