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亚洲研究院洪小文:独角兽是很危险的东西

摘要

「微软的研究院创办了 25 年,已经比其它公司要长了,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耐得住寂寞。」

在刚刚过去的 2016 年,人们已经意识到了微软在人工智能领域几近「孤注一掷」的决心:在 10 月份刚刚成立的人工智能事业部里,微软已经将相关研究、产品等部门都整合进入了这一体系。这其中,也包括曾经被 Technology Review 称为「世界上最热的实验室」的微软亚洲研究院。

「其实比尔·盖茨当初建立微软研究院,就是为了 AI。」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非常看中基础研究在微软的整个 AI 战略中的重要性。自 2007 年从「前任」院长沈向洋手中接棒后,洪小文现在领导的是一个刚刚度过了「黄金五年」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在学术方面取得骄傲成绩之后,这个被誉为「科学家的温床」、「中国互联网黄埔军校」的研究院也开始面临挑战。一方面,除了微软亚洲研究院,本土人才已经有了更多的选择,人才的流动在所难免。另一方面,微软从基础研究到产品创新的路径能否高效运转,将决定微软能否在这个新的时代里保持领先地位。

三年前,微软现任 CEO 纳德拉刚刚上任时,曾经把「移动为先、云为先」当做是微软迈向「新微软」的武器,三年后,在移动为先、云为先的基础上,「智能为先」也成为了一项重要原则。Cortana和小冰代表的对话机器系统被微软看做是继 Windows、Office 之后的下一个「经典」产品,而这背后就有着微软亚洲研究院的技术研发支持。

洪小文说自己理解发生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人才自然流动实属正常,但是他依然强调基础研究在整个 AI 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性:「AI 到今年已经 60 年,为什么现在才火,就是说基础研究和研究的重要性,60 年前没有那些科学家默默无名的做研究,是没有今天的成就的。不要说 AI 今天有某一个公司受益了,好像是他们做出来的,不是这样的,包括微软也是,微软的研究院创办了 25 年,已经比其它公司要长了,但即使这样,我们还是要耐得住寂寞。」

目前,微软亚洲研究院正在继续发挥自己在自然语言处理、数据挖掘等领域的特长,并且正把实力的边界扩展到更多领域,最近在第八期微软加速器的 Demo Day 上,我们对话了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洪小文,来看看他对微软的 AI 技术战略,以及 AI 创业热的看法。


在 AI 方面,从微软亚研院出来的这些创业者有什么共性?

洪小文:我觉得作为一个企业,像微软这样的很有历史,我们有很多员工,特别是对创业有兴趣的员工,我们所谓的以前研究院也好,或者是微软以前的这些校友们去开的公司也好,如果说有什么特色的话,从我们这里出来做的一定是技术相关的。比如说这里面,比如说以前是在云计算,现在在云计算方面做容器之类的。这个东西,从微软的角度,虽然我们失去人才很可惜,但是他们出去以后做很多东西,跟微软还是可以产生很多合作。

但是 AI 的技术涵盖的范围很广的,单从人工智能创业方向来说,哪些土壤是比较肥沃的?

洪小文:没有一个人说我卖人工智能技术,这根本是卖不了钱的。重要的是,最后还是要用技术为人们造福,能够改进一些东西。如果说从云方面来讲,今天大部分的东西都在云上,在 SAAS 这个应用层面,如果把这个平台做好,让各行各业的人都收益,这是很有前景的,AI 当然可以应用在上面。接下来就是 PAAS。比如说 PAAS 中的深度学习,有些创业者做一个深度学习的工具,上面可以很容易的拿数据训练。

所以 AI 技术,不管大公司也好,小公司也好,如果你把这个技术拿到一个场景,帮你的客户解决一个事情,在微软我们管这个叫生产力,增加生产力,你的产品就有商业价值,就会有人买。

怎样理解微软在 AI 方面的「开放」战略?

洪小文:我们的理念是把 AI 普及化,尤其是 2016 年。AI 已经存在 60 年,为什么最近这么火呢,因为以前 AI 只有少数的人用这个东西,而且还要花很多钱。现在是可以普及化。比如我们最近这几年做的一个是 How-Old,当时很红,因为我们做了 API,大家都可以调用。我们不是要做应用,而是要秀给大家看,有了这个计划,你可以很容易实现各种应用,每个人要用 AI 的技术时都可以调用。

因为微软是平台公司,所以我们要做的就是把 AI 给普及化。我们以后估计在两三年之后以后会有很多很多的服务,比如说在微信里的公众号,比如小冰,你什么事情都不用做,你可以用自然语言跟他沟通。当然还有微软已有的很重要的产品,不管是 Office 的产品,windows 的产品,里面也会有 AI。

大概 API 能开发到什么程度,比如说小冰,它的底层会对开发者开放到什么样的程度?

洪小文:把一个东西做应用还是比较简单的,但是,难度不一样。比如说我们做人脸识别的,这样的辨认 API,它能不能辨认其它的东西,我们也在尝试,这关系到时间。理论上你只要有数据就可以做。我们当然有一天希望有一天这个技术每个人都可以用,这是我们的目标是每个人都可以用。但是技术很难,因为技术难,才有研究院的存在,还要继续把技术做的更好。忽然有一天技术都做完了,所有做技术的就失业了。

微软小娜.jpg

自然语言处理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强项,微软在自然语言处理方面做到什么程度了呢?

洪小文:语义上面这个东西我们大部分都能达到了,但是我们人的语言里面有很多这种叫做语气的东西,这个事情是非常困难。比如一个人说,今天午饭幸好没吃,那个汉堡很难吃啊。这种含有情感和可预知未来的诉求机器人是搞不清楚的。这种情况很复杂,因为有些事情是表征的。再比如人类有时候你说不要做某件事,对方会回答说 OK。OK 有好几种意思,有无奈的 OK,还有不想做的 OK。人有时候的对话是没有上下文的。如果说只是字面上那样的东西,我们离这个的成功已经不远了,但是有一种情况是包含好几层含义在其中的语言解析,这还是非常困难。但微软在这方面一直没有放弃努力。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微软虽然很早看到了一些趋势,但是错过了一些很好的市场机会。所以在 AI 这个时代到来的时候,我们看到需要在技术的研发,产品,和市场之间需要快速的跳转,不知道咱们的研究院是否建立了新的机制去完成更快的跳跃呢?

洪小文:AI 到今年已经 60 年,为什么现在才火?基础研究和研究是很重要的,如果 60 年前没有很多科学家默默无名,是不会有今天的。微软一直致力其中,微软研究院才 25 年。我自己的老师是 AI 之父 John McCarthy,他拿过图林奖,他的老师的老师就是我的师祖,是他定义 AI 这个名词,我很荣幸是 AI 的徒孙,但是现在没有人谈这些东西了。千万不要说 AI 今天有某一个公司受益了,好像是他们做出来的,不是的,包括微软,我们研究院已经 25 年,我们已经比其它公司要长了,但即使这样,也是走进过寒冬的。当你说微软的错过,那你应该说当年做 AI 的这些全部错过,这样讲是非常不公平的,尤其是讲到研究院,我们 25 年前做的时候,我们当然也希望早一点成功。当年哪一个人愿意在那么早的时候就投资这个东西,这个是绝对要得到肯定的。

当一个技术到了一个地步,哪个公司能把它做起来不代表是第一个做的人,这个很正确。但是在 AI 这块,微软不可能做所有的 AI 项目,我不认为我们比人家晚,我知道也有竞争。商业是很现实的,但是在这方面,微软现在在 AI 肯定是领先者之一。但是我们不可能做到所有的,我们其实需要把平台开放,让更多的公司可以用我们的核心技术,比如说视觉的技术,小娜的技术,小冰的技术。

现在研究院里面向基础研究里有哪个方向是微软看重的重要的方向?

洪小文:比如说计算机视觉,语音识别,还有自然语言,我们做了 25 年,还会继续做,很多问题我们还没有解决,差远了。其实,很多人说机器比我们强,像电脑视觉,假如说今天我要帮助公安找一百个通缉犯,人一定会输给机器的,但是人为什么要参加这个比赛?一点意义都没有。人最厉害的是,看到一个人小时候的照片,60 岁以后也能认得对方。但是你稍微改变一下,机器就不认识了。其实所有的机器打败人的项目,都是人不屑去比的项目,下棋也是一样,那就跟开根号一样,你跟计算机比开根号,有人要去比吗,根本就不屑去比。所有机器打败人的项目,没有一项是很自然人自己很想做的。这些事让机器做,我们太高兴了,人类干嘛还去跟机器比赛?

所以其实我们今天讲的 AI 等很多技术,还有很长的路。你说这是下一个吗,这不是下一个,自然语言已经做了 60 年了,还是没有做到顶峰,做到极致。

很多人说现在已经到了互联网的下半场,人口红利已经终结,商业模式上的改变也基本上改变完了。很多人都说最有利的武器是技术。你怎么看?

洪小文:我不太同意这种说法。我觉得技术很重要,但是技术要用的对。我不同意什么人口红利的说法,人口红利,没错,市场很大,第一个产品出来,反正没选择,你只好买,但是很快的,马上有人就会超越你,这个竞争很激烈的。这不是一个人口红利的问题,关键是你能不能做的比别人好,技术是其中一方面。但是,技术里面也分很多种,有时候我们叫人机界面,有的是软的东西,总之要产生差异化。所以是差异化,不是和人口红利有关的。今天什么都没有,你提出一个别人没有的,这也是差异化,我认为最后最有利的武器还是差异化。

据说,AI 项目在中国的估值比美国要高三到四倍,这其中是否有泡沫?你怎么看待 AI 创业项目的「独角兽」这个说法?

洪小文:独角兽是一个很危险的东西。很多人之前估值这么高,结果现在变低了,这当然危险。独角兽,就像套牢,员工也是套牢,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事情。你可以说我是 old fashion,我觉得创业还是应该做到底部,规模到了一个地步就是 IPO。独角兽是很危险。

国内很多 AI 项目在中国的估值比美国要高三到四倍,这是不好的事情,如果这是事实的话,代表很多独角兽被高估了,这是很危险的。不光是中国,美国也一样。所以其中肯定有泡沫,所以你如果问我独角兽的问题,我觉得它很危险,它不应该是一个常态。无论是在什么领域。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