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人类首次登月成员奥尔德林:宇宙中肯定有比人类更高级的生命体

摘要

对于宇宙,我们所知道的还很少,不知道的反而更多

在刚刚过去的 2016 年年底,时年 86 岁的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到南极去了一趟。对这位人类首次登月成员来说,想要亲眼看到人类登上火星恐怕不太现实了,但如果能感受一下地球上自然环境最接近火星的地方,也不错。

当然,虽然已经做了完全的准备,但他还是在不久之后就因为身体原因退到了新西兰修整。不过这已经足够让我们对这位老人抱有足够的敬意了,毕竟没有谁能在他这个年纪还去做如此的冒险之举。但事实上,他的野心远不止此。

一个月之后,他又来到了北京,来到了极客公园创新大会的舞台上,向中国的太空迷们传达他的理念和想法。除了在舞台上的演讲之外,我们也对这位传奇人物进行了一次简短的对话,从中也许你能对他有更多的了解。(如果你还对这位登月者有更多的兴趣,欢迎查看他之前的演讲自述 http://www.geekpark.net/topics/217737


问:能讲讲您为什么要在这个年纪去南极吗?

Buzz Aldrin:其实在过去的 10 年,我一直想尝试着去一下南极。在之前的尝试中,我们的小组一起开了一辆悍马,但是最后发现,开悍马车确实没办法在南极行动,所以我们最后没有成功。

我其实已经去过北极了,我们在那里乘坐了一艘俄罗斯的核破冰船。我们也下潜到过海下两英里的地方,在那里我看到了泰坦尼克号。

我觉得可能到了这个年龄,比较适合我去南极冒险了。毕竟我之前也去过月球,未来火星也是我的梦想之一。

问:我们都知道,冒险是您一生最关键词之一,去南极就是一次冒险,你还参加过战争,还上过月球。我们想问的是,这种特质是您天生的,还是后天被影响的?

Buzz Aldrin:其实这可能是我天生就有的一种精神。因为我的父亲就是最早期的一批飞行员,并且还有很多的早期飞行员也是他的朋友。他当时认识一个物理学的教授,叫做 Robert Hutchings Goddard,这位学者在 1926 年发射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枚液体燃料火箭,并且乘坐它到了新墨西哥,当时我的爸爸就为他提供了资金,帮助他来完成这个项目。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个偶像,他就是二战时美国的司令官詹姆斯·哈罗德·杜立特上将(James Harold "Jimmy" Doolittle),他当时在二战时期在珍珠港被轰炸以后,仅仅 4 个月,他就带领美国空军发动了对于日本东京的轰炸。

问:这种冒险精神对您人生的几次选择有什么影响吗?比如说需参军,去读博士,再去当宇航员,在做出这种选择时,您考虑的因素有哪些?

Buzz Aldrin:其实在我的冒险当中,很多时候是一种身体上的冒险,但是也有很多的冒险实际上对几个新领域的一种探索。

比如说,我们之前在月球轨道进行过多次对外层空间的探索,在这之前没有人做过这样的事情。

问:登月也许是您一生中最重要的冒险之一,但如果当时飞船如果没有成功起飞,你们会怎么办?你们有设想过这种情况吗?如果真的没有办法回到到地球了,你准备怎么度过在月球上剩下的时间?

Buzz Aldrin:我们三个人在登月之前,我们其实就估计过,我们三个人,应该有 60% 的机会,可以在月球着陆,并且返回地球。如果说我们在月球上的登陆并不成功的话,我们感觉我们也是有 90% 机会可以安然无恙地回到地球。

2017115165048360.jpg

问:现在您又把冒险目光转向了火星,能讲讲火星吸引您的地方是什么吗?

Buzz Aldrin:我认为这是在我们登陆月球之后,一个非常合理的计划的拓展。

当然,我也非常希望能够帮助美国人重新再回到月球。但是,仅仅是回到月球,我认为是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的。当时,我们在月球上度过了 2-3 天的时间,然后安然无恙地返回了地球,但是在我们之后,再也没有任何类似的事情发生过了。

所以,我认为,我们也可以到火星上去,并且在上去之后,我们希望可以待得更久。当然,如果希望人们安全从火星回到地球,这样花费的成本是很贵的,但我还是非常支持我们人类到火星上去,然后建造起人类的世界,让人们在那里可以居住,从而创造出我们人类的第二个生存地。

问:假设您可以登上火星,您会做哪些事情?

Buzz Aldrin:我现在去火星的话,年龄就太大了。并且我认为,我对于我的国家以及对全世界来说,待在地球上才能发挥我最大的价值。

问:谈到火星,就不得不提 Elon Musk,这个人给你留下比较深的印象是什么事情吗?您是怎么看他的殖民火星计划的?

Buzz Aldrin:我认为他是一个非常具有雄心,并且非常多才多艺的人,但是,我认为当他谈到火星殖民这样一个涉及到非常庞大人口数的计划之时,步子迈得还是有点太大了。因为我认为,这么多人口还是需要慢慢来做这件事的。

而对于我来说,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事,我现在已经在普渡大学工作了两年,当然我不是在那里教书,我是在帮助他们一起制订一个 Cycling Pathways to Mars 的一个项目。我的计划实际是和美国政府、和全世界都有关。我希望先到月球,再到火星。想要做到这一点,我们需要马斯克的帮助,和他一起合作。

问:对于 NASA 这种官方组织,还有马斯克这样的民间力量,您如何看待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去往火星这件事上,您更看好谁?

Buzz Aldrin:关于您这个问题,真正能获得火星控制权的肯定不是我,但是我认为想要真正去到火星,这是需要我们各个国家一起来进行合作,我们需要使用每一个人的天赋,我们需要积极使用人才,并且我们也需要在准备的过程中不断吸取各种经验。

当然,这一切都需要国家来进行主导的。就像我们当时在登月计划的时候所做出的努力是一样的,我们也希望帮助其他的国家,帮助他们能够登上月球。

问:能给我们讲讲,在您的人生中,对您影响最大的几个人都是谁吗?

Buzz Aldrin:其实对我生命中有影响的人有很多,比如说我的父亲,还有在我父亲早期飞行生涯里面他认识的一些朋友,包括我的老师,我在夏令营里面认识的人,尤其是我在麻省理工大学认识的那些教授们。

还有我们之前在阿波罗计划以及双子星计划当中的这些领导人,以及能够促使阿波罗登月计划成功的这些人。并且我也希望,我现在做的事也能有贡献,比如说我现在在普渡大学制订的登上火星的计划。同时,我希望我也可以帮助人类成功地登上火星,并且也让其他的国家加入进来,和我们一起合作。

问:回想您的一生,如果让您重新做一次选择,您会做出哪些不一样的事情?

Buzz Aldrin:其实我认为,做出选择的权利并不在我,毕竟当时是别人接受了我,让我进入了 NASA。如果说我当时没有进入 NASA 的话,我可能还会留在美国的空军里面,甚至我有可能会参加朝鲜的战争,甚至是越战。

但是,现在可能我的年龄太大,已经不适合去中东了。

问:作为一个拥有广泛影响力的人,您还希望对这个世界做出哪些影响?

Buzz Aldrin:我希望我一直梦寐以求的一些事情可以达成,并且,我认为现在最有利的方式就是和中国进行合作,而不是同中国进行竞争。并且我们希望在这个基础上,可以有一些很好的和平行动。

问:您觉得宇宙中会有除了人类之外的智慧文明吗?人类什么时候才会发现他?

Buzz Aldrin:其实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科学家,叫做卡尔·萨根 (Carl Sagan),他曾经说过,如果我们想要看到 UFO 的话,就需要有确切的证据才可以。但是现在,我们并没有非常确凿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

但是,我认为宇宙是非常大的,并且我们地球上的生命体现实际上并不是非常的特殊。所以我认为,在宇宙之中,肯定有某种形式的生命体是存在的,并且,我也非常确定,这种生命体他们一定会比我们更加的先进。

因为,我们人类对于整个世界、对于整个宇宙,所知道的还是很少的,不知道的反而更多。

问:对于人类来说,我们该如何面对这些未知的文明?如果我们想要去努力寻求接触,这会不会带来一些未知的危险?

Buzz Aldrin:我认为这个问题实际上是非常难来解答的,但是我认为的答案呢,一切的新事,都应当让我们来小心的对待(Great Care),不光是对于他们,对于我们也是如此的。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