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最让人没有安全感的总统就任了,就像是一只蝴蝶扇起了它的翅膀

摘要

革自己的命,你认为很容易吗?

北京时间 1 月 21 日凌晨(当地时间 1 月 20 日晚间),一个值得铭记的时刻,因为从那一刻开始,唐纳德·特朗普就要开始自己四年的执政生涯,并正式接管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

在特朗普胜选以来的两个多月里,欧洲、中东、拉美、东南亚、中国、俄罗斯等地区和国家一直都在围绕这位「非传统美国政客」,解读言论、猜测政策、评估风险,甚至思考对策以应对可能出现的压力、摩擦和碰撞。可以说,特朗普的上台就像是一只蝴蝶扇动了翅膀,谁也不知道接下来的四年世界会因此而发生怎样的改变。

在就职演说中,他也延续了这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完全和「政治正确」对着干的激烈言辞,他首先是当着几位前总统的面公开抨击了美国过去的内外政策,把今天的美国描述成一个充满恐怖和死亡的危机之地,之后,他又一再重申了在竞选时一直强调的美国优先政策,并承诺所有关于贸易、税收、移民、外交的决定都要为了美国工人和美国家庭的利益做出。

听着这样不近人情,又将保护主义贯彻的如此彻底的美国总统就职演说,想必下面坐着的不少「华盛顿之子」和「硅谷之光」心里都不好受,特朗普好像就是要来带领工人阶级来革他们的命似的,只不过,特朗普自己本身就是富豪,他的团队也是美国历届政府中富豪最多的,所以说,要革命,首先就要革自己命,可自己的命,是那么好革的吗?

(反对者在特朗普就职仪式开始前身穿匹诺曹服装集会抗议 )

史上最不受欢迎的一任总统

根据最新的民调显示,特朗普大概是有投票制度以来公众好感度评级最低的一任总统,宣誓前他的支持率也仅有 40%。

但是,像往常一样,面对这些不利于自己的言论,特朗普还是执行了一个推特政策,这次他也很快发布了一条推文,表示民调是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情,而且经常被人操纵,之前的选前民调也说希拉里有更大的可能获胜,但结果还是自己成为了总统。

事实上,特朗普的观点并没有什么说服力,如果直接计算选票总数(popular votes)的话,希拉里其实是获得了超过 23 万张选票的明显优势的,相当于在总人数上,希拉里比特朗普高出了 2 个百分点,这和之前的选前民调结果并无较大的差别。可以说,希拉里输就输在美国的选举人制度上了。

选举人制度,这个美国第一批开拓者们的政治发明,本身其实是为了避免多数人的暴政,让小州也能发声。但经过了此次「黑天鹅」大选,它的公正性也开始遭受到了人们的质疑。

造成民调和结果大相径庭的选举人制度,采用的是一种赢家通吃的原则,也就是说,在全美的 51 个州(加上华盛顿特区)之中,除了缅因州和内布拉斯加州两个州选择按照直选票比例分配选举人票之外,其他 49 个都采取直选票胜出者取得该州全部选举人票的规则。也就是说,一个候选人如果拿到了这个州 50.1% 的直接选票,这个州 100% 的选举人票就都被他归入囊中。

在美国 240 年的历史上,除了这届选举,一共还发生过四次候选者赢得全国直选票却最终输掉大选的情况。前三次都在 19 世纪,分别是 1824、1876、1888 年。最后一次是 2000 年戈尔对小布什。

但之前的任何一次大选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人们无比质疑选举人制度的民主性。事实上,呼吁修宪、改革选举人团制度的呼声每几年就会出现一次。在希拉里赢得直选票却输掉大选之后,呼吁改革甚至废除选举人制度的声音也再次响起。

有趣的是,在 2012 年罗姆尼败选之后,特朗普本人曾发推特批评「选举人团制度是民主的灾难」。而四年之后,这个曾一直被他称之为「灾难」的选举人制度,却把他一路送进了白宫。只是,今天因为他而不满这个「灾难」的人明显变得更多了。

000066183_piclink.jpg

可以想见,当总统先生真正入主白宫之后,糟心事儿只会更多。

为什么科技媒体总是要写一位美国总统?

那么,作为一家科技媒体,为什么我们会把这样一位让人怎么也喜欢不起来的总统当做一个年更选题呢?原因其实很简单,首先,他的手上掌控着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美国。其次,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影响到美国科技和相关产业的发展。

相比一直声称自己是个极客总统的奥巴马来说,特朗普对于科技的接受程度或许也就和我们刚刚学会微信的父母差不多。他的真实朋友圈里鲜有真正从事科技行业的大佬,目前组建的内阁团队也大多是老工业掌门人或金融圈人士。

他的竞选口号是「让美国再伟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而他实现这个目标的一个关键字则是「回归」(「Repatriation」),换句话说其实也就是一种变相的倒退和保护主义。

他向美国「锈带」(锈带,亦被称为制造带,特指美国中西部等地区)各州的制造业工人推销所谓的「美国梦」,带领他们狙击全球化,并声称要把工业带回美国,而他确实也这么做了。

(图为美国底特律的一家废弃汽车工厂)

当选美国总统后,特朗普常用公开发推和私下打电话相结合的方式,积极主动地干预一些公司在外国设厂的计划。2017 年 1 月初,他发推以增加关税为警告、阻止通用汽车和丰田汽车等在墨西哥建厂的计划。这些举动实质上在逆转自克林顿总统时代签署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1994 年开始实施)。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团队虽然没有展示完整的「科技政策」,但影响未来科技和相关产业发展的政策偏好已有很多。除了贸易和全球化方面的诸多言行之外,他还提出了较为激进的企业减税计划;扬言要推翻奥巴马的「全民医疗计划」;认为移民抢了美国人的工作, 并多次表达了对机器人/人工智能抢人工作的顾虑……

不过,特朗普的这些言论也经常会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仔细观察就会发现,其实胜选之后,特朗普已经鲜少发出令人震惊的政治口号了,的确,笼络广大的蓝领和中产阶级在选举期间是非常重要的,但当目的达到,和精英阶级缓和下关系也是必然,君不见特朗普在第一次全美科技峰会上态度是多么的温和,与其之后第一次召开媒体发布会时面对媒体的咄咄逼人完全就是两个极端。

因此,想必特朗普和硅谷的科技精英们这种表面的和睦也应该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周四的时候,摩根士丹利还将特斯拉的评级上调至「增持」,原因是,特斯拉处在一个「令人惊讶的支持性政治环境」,而在这之前,特斯拉的总裁伊隆马斯克已经决定加入特朗普的(政策和经济)顾问团队。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硅谷精英们脑海中的未来和锈带区工人们心中的未来,是同一个吗?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