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摩拜之后,共享经济如何改变未来?

摘要

网心科技 CEO、迅雷联席 CEO 陈磊讲述了如果通过共享经济的形式,来解决未来数据的计算、存储、传输的需求。

还记得 1997 年击败国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的 IBM 超级计算机「深蓝」吗?近期在围棋界战无不胜的 AlphaGo 的计算规模已经超过「深蓝」的 2.5 万倍率。

与此同时,支持计算机行业高速发展的摩尔定律却正在失效。在摩尔定律中,每隔 18-24 个月,集成电路中的单位面积晶体管的数量就会翻一倍。但晶体管不会一直变小下去,当 CPU 制程已经演进到 10 纳米以内之后,已经很难用成熟的工艺对其进行处理,单位面积上不断增加的晶体管也会面临散热和电泄露加剧的问题。

另一方面,随着 4K 电视、VR 设备的普及以及近期大热的人工智能的应用,未来数据的计算、存储、传输的需求只会越来越高。

在量子计算机依旧稍显遥远的情况下,能否用共享的方式解决这个命题?就像 Uber 、Airbnb、滴滴、摩拜单车那样解决物理资源一样。

在极客公园创新大会(GIF 2017)上,网心科技 CEO、迅雷联席 CEO 陈磊讲述了如果通过共享经济的形式,来解决科技行业的几个核心问题。

以下内容根据陈磊在极客公园 2017 GIF 大会上的演讲整理而来。


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是有关技术的一些问题,和技术前沿的一些问题,刚才我听张总讲新疆界的时候,我们看到很多今天互联网和世界科技的前沿的领域里面,技术今天在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用户的体验依赖于技术的成熟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在互联网圈讲的是产品。当我们看到很多成功的案例的时候,我们会讲它产品设计的好,或者它运营的好,亦或是说它内容做的好。但是,今天在 VR、人工智能,甚至我们最基础的一些计算领域里,技术成了最关键的因素,用户的体验更多的依赖于技术的成熟。

af4b8bbb17f281f6563f00319649951f.jpeg

比如说 VR,我们觉得 VR 今天的产业之所以还没有到那么高速蓬勃发展的时间点,主要的原因还是有一些核心的技术问题没有解决。

比如说分辨率,在把视野拉近、空间加大后,这时候我们现在常见的 1080p 高清视频在 VR 里是完全不能看的,这时候就需要 8K 甚至 10K 分辨率的视频了。除了分辨率,还有一个问题是帧率。我们看电影的时候或者看今天的视频的时候,20-24 帧 / 秒已经很清晰了。不过在 VR 里,50 帧是及格线,50 帧以下一定会让你感到眩晕,90 帧才能够保证比较合理的体验。

还有一些深层次的技术问题,比如说大脑和小脑的分离,大脑和小脑就像一对夫妻,大脑是非常有想象力的,非常感性的部分,小脑是非常理性的,它会把你牢牢的拴在现实下,有想象力的大脑是很容易被欺骗的,你一旦进入这个沉浸式的感觉,你就觉得你进入了这个世界,你会享受这个世界,但是小脑会告诉你,其实你就坐在你的家里。当大脑和小脑在感知上分离的时候,一个家庭的夫妇之间可能是吵架。但是对于一个人来说,它造成的直接的结果就是眩晕。

还有一些其它的问题,比如说在我们习惯的视觉体验里,大部分的视野里是虚的,只有视野的焦点才是清晰的。大脑习惯这样的一个视觉空间,能很好的去消化你所看到的内容。但是在 VR 把整个世界拉近的过程当中,现在跟踪视觉焦点的技术还不成熟,所以会不可避免地遇到的很多问题。

在这些技术问题彻底解决之前。我们今天 VR 市场要大规模和成熟的发展还是很难的。

摩尔定律正在失去魔力

我们拿一个跟大家很近的例子来说,比如说电影的发行。

88e4f6210cdb23d196c3a393b71f1f64.jpeg

今天电影的制作、渲染、剪辑等等这个过程,已经高度数字化了。这个数字化的产品最后是怎么到电影院去让大家看到的呢。它是通过快递的形式。这种情况下,四通八达的互联网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这让我感觉到,我们的世界是不是倒退了。

还有一些很有矛盾的事情,比如说 4K 电视。现在 4K 分辨率几乎已经成为了电视机的标配,很多厂商已经在做 8K 分辨率的电视了。但是大家在电视机上真的能看到 4K 的节目吗?几乎找不到,非常少见。

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传输的成本。4K 的电视它的传输成本是 1080p 的 5 到 6 倍,更麻烦的是,我们今天在电视上看到的视频很多时候连 1080p 都没有。硬件厂商也很头疼:我做了 4K 的电视,但是没有 4K 的节目。

再举一个例子,保存一个人的基因完整的序列需要 100G 的存储空间,23 and Me 这个公司存了 150 万人的基因,但是它不是全遇序列,就是几 P 的数据量(1PB = 1024TB)。

人工智能是另外一个现在关注度很高的领域,我们看到打败围棋冠军的 DeepMind,和几年前打败国际象棋冠军的 DeepBlue,他们的计算从 CPU 的性能的角度来看,差了 2.5 万倍。

我们所看到所有的新疆界,未来的发展都依赖计算力的高速的成长。不过在过去的十年里,摩尔定律在慢慢的失去它的效力,当我们已经做到纳米级,几个分子大小的时候就没有摩尔定律了。英特尔的芯片研发周期已经延长了 1.5 倍到 2 倍。未来还会继续在这方面的创新减少或者是减慢。

今天我们看到这么多的可以改变人类生活的领域,背后都存在着一个技术挑战。我们只有可以有效解决数据量、计算量、传输等这些方面的问题,才能让这些新疆界更快地到来。

当然,量子计算机或许可以彻底解决这些问题,但事实未必如此。

我记得 15 年前我去参加一个法国的学术会议,当时有一个计算机专家,他说 10 年之后,整个世界的电子计算机将不复存在,光学计算机将统治计算领域。他讲的道理是,一个傅里叶变换,用我们今天二进制的电子计算机去算,需要很多的步骤,需要很多的 CPU CACHE,在光学计算机里面,就是过一个光学码,过一个凸镜,这个傅里叶计算就做完了。但直到现在,我们没有看到光学计算机真的有任何实际性应用,所以我们找的路是一个更朴实或者是更现实的路径:充分利用用户手上的大量闲置的计算资源。

共享经济云计算:运用用户空闲的计算资源

首先,普通用户家庭的上行带宽使用率往往很低。当你访问一个网址或者下载一个视频的话,你的上行带宽可能是几 K,你的下行带宽可能会被几兆几十兆的使用。所以你的上行带宽真的是浪费。

我们中国的用户每 12 个月到 14 个月左右要换一部手机,手机的计算力越来越强,存储越来越大,我们消费者手上的计算资源的增长速度,已经超过了工业化的资源的增长速度,所以能不能把这些闲置的计算机资源拿回来,让它创造社会的价值,我们做了一些探索。

bdae2597ad404afa3bf6b2ecfa75fb53.jpeg

我们做的这款产品叫做赚钱宝,这个产品带来的结果是我们可以去共享用户的很多闲置资源,我们看到传统的云计算和我们做的云计算,它的成本结构是非常不一样的,传统的云计算你要付出带宽成本,你要买设备,你要租机架,机架费用里面包含了水费、电费、管理费等等的这些费用。

所有这些费用是跟你的计算规模成正比增长的,计算规模越大,费用就越高,而用共享经济的方法,我们可以让这个边际成本大幅度下降,我们给用户合理回报的前提下,我们越能够有效的使用闲置的资源,整个的资源的成本就越低。

赚钱宝这款产品一上市就得到了非常好的反响,我们在淘宝众筹的时候,10 秒钟众筹的全部产品就卖光了,我们现在在京东出货,基本上一秒到两秒的时间就被秒光。目前,已经累计有 500 万的用户预约购买我们的赚钱宝。

我们去共享这样的虚拟资源的时候,安全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几十万台赚钱宝,在过去两年的时间里面,从来没有发生过一起安全事件,这还是在允许我们的用户去改造我们的赚钱宝硬件的这样一个前提条件下。

今天,我们的赚钱宝已经在为直播、VR、电视等等工业化的场景提供支持。今天这个大会的直播是通过我们的赚钱宝支持直播出去的。另外,不少顶级的企业例如小米、爱奇艺、熊猫直播、bilibili、陌陌、触手、战旗直播、大朋 VR、GoGal 够格都在使用我们的产品。

7f44cb0ea8797fbca1a9125840edffa0.jpeg

所以共享经济改造下的云计算,今天是可以在一个很高的水平上做工业化生产的。同时,我们也觉得把一些闲置资源利用起来这样的方式对社会也是有很大的意义的。我们都知道数据中心是个巨大的污染源,除了幅射的污染以外,还包括很多的能源的消耗、散热等等一系列的问题,在西方发达国家,很多的城市是不允许在城市周边建设大型数据中心的。

这些闲置的资源实际上能够起到数据中心的效果,每台赚钱宝实际上就是一个 Linux 服务器。我们知道,工业化生产出来的 Linux 服务器、数据中心的功率大概要 200 瓦左右,而赚钱宝每一台的耗电就是 3 到 5 瓦,所以我们也给社会节省了大量的能源。

7c6c9b4ecaf0ba27c27ece21654b51cd.jpeg

CDN 是我们通过共享经济架构去改造云计算的第一步,实际上很多领域,特别是在大数据的领域里面有很多更适合这样分布式的计算,包括人工智能、海量的数据存储等领域。

我们今天是通过赚钱宝这个设备去做共享,但实际上,我们看到我们家里面有大量的闲置的计算资源,我们的智能设备越来越多,这些闲置的资源未来都可以参与到共享经济的云计算的产业里面去,为社会创造价值。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