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看商业书,永远对自己诚实,给你一个真实的冯鑫

摘要

对于很多事情,冯鑫心目中有着和多数人不一样的看法:暴风股价涨停好像「跟自己没关系」;VR 肯定有泡沫,但「我们方向一定是正确的」;暴风虫战略是为了告诉自己「要有虫子精神」。

过去几年,已经 45 岁的中年冯鑫经历了自己人生最有故事的一个阶段:2015 年暴风上市,连续涨停,被封为妖股;孤注一掷做 VR,赌中风口,但又经历了「寒冬」;带领暴风走多元化之路,做电视、做魔镜、做体育,频频向资本市场讲述 N421 暴风虫的故事。

对于这些事情,冯鑫心目中有着和多数人不一样的看法:暴风股价涨停好像「跟自己没关系」;VR 肯定有泡沫,但「方向是百分之百正确」;暴风虫战略是为了告诉自己「要有虫子精神」。

更难得可贵的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冯鑫,却没有和大多数中年人一样变得世故。他依然觉得「自己很年轻」,依然想「对自己诚实」,依然会在暴风十周年年会现场唱一首《追梦赤子心》,甚至想和 4 位科技圈大佬组一支乐队。

好奇冯鑫想找哪些大佬组乐队?来看看他在 GIF 2017「鹏友说」环节上的坦白吧。

201711316333947.jpeg

「暴风股票连续涨停,我感觉跟自己没关系」

张鹏:你还记得暴风 2015 年 3 月份上市的时候连续多少个涨停板吗?有什么感觉?

冯鑫:有一点爽,觉得还是挺好玩的,但是真正感觉跟自己没什么关系。说实话 A 股这个样子有很多特殊性。

这个事情发生了以后,我也没有这个经验,也没有这个认识。所以其实,会有一点看客的感觉,觉得好像是旁观者。突然所有的聚光灯打在你身上的时候,其实感觉可能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只是恰好被照到了。

2014 年开始做 VR,冯鑫感觉「很刺激」

冯鑫:科技行业走到今天,VR 是对我冲击力最大的产品。我大概是 2014 年三月份第一次体验到。到五月开始做,大概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吧。我真的不夸张的说,每天晚上下了班以后,躺在床上,脑子里全是这个东西,全是关于它的一些想法。大概想了一个月的时候,忍不住的去看自己能不能做,开始做各种调研,去问很多搞技术的,看看自己有没有机会做。

当知道自己有三成或者五成的把握能做的时候,我当时就下了百分百的决心。工作以来到今天,这是唯一一次这样刺激。我们下决心做的时候,2014 年的时候 80-90% 的人还不知道 VR 是怎么回事。媒体采访时,我们还要先解释什么是 VR。当时我跟产业里面大伙交流这个事的时候,大伙基本上是摇头的,觉得这个事太远了,基本上都是一片反对声。

我到圈里 VR 发烧友的群体里混了一个多月,参加了 7、8 个线下的小型聚会,当时整个中国 VR 圈可能就几十人在北京,一半以上的人都认识了。我看他们以后,也觉得挺没希望的。

张鹏:为什么感觉没希望?

冯鑫:不像大家做电商,做互联网金融,很认真,里面有很多的核心价值或者是困难克服。更像是爱好者在一块,有一点像大学生在一块漫谈。

「VR 有泡沫,但方向是百分百准确」

冯鑫:极客也好,行业从事人员也好,对普通人来讲,VR 是零和一。好多人觉得现在 VR 做得不够好。我一直说 VR 不是苹果手机问世,而是相当于当年的 586 电脑。以前好多人跑到中关村,花了将近 7000-8000 块钱,在每个月工资不到 1000 块钱的时候,买了一台机器,两个礼拜坏了,再扛到中关村去修。只是因为这个 586 电脑一打开,能玩玩红警,看看电影。它是零和一的感受。

张鹏:你是把它看成是计算机的早期阶段,还有更长的路要走。现在 VR 的几种路线,一个是往最好的体验做,比如说 Oculus 和 HTC Vive。还有就是做更多人能用到的产品,有人开玩笑说暴风做的比较像广场舞风格。因为它一开始的时候就是一个塑料的,把手机放进去体验的东西。你自己也说过,并不是非要把它装成科技感的感觉。这个事是不是你要一直坚持的一个路线呢?

冯鑫:我当时决心做的时候,就下了决心做移动 VR。在我心目中 VR 是一个金字塔,有三层,最顶层就是 Oculus。在我们做之前,整个中国那些 VR 的公司基本上都是效仿主机模式。中间有一个层就是一体机,包括我们最近发的一体机,不用连手机,上面有 CPU,有显示屏。最低端就是插手机的壳的模式。

我们一开始下一个决心,上面不碰了,只做下面这两端。主要是因为价格,移动 VR 也就 200-300 块钱的成本,中间这个级别有 2000-3000。再往上 2-3 万。价格是十倍。价格十倍在商业的社会当中,用户群的差距就不是十倍,是10-100 倍。你换一个角度来讲,上了一层的确很爽,但是用户不仅花了钱,使用成本也很惊人,他整个不是拿起来就用的东西,非常违背人性。

所以我一上来就下决心要做移动 VR。后来首先是中国大部分企业也开始做移动 VR。包括最近我们也看到 Facebook 扎克伯格说下决心要做移动 VR。我不是说一定要夸自己说的对,谁说的不重要。我觉得在任何的商业领域中,这都是相对真理。

201711316556838.jpeg

张鹏:你做这个东西背后,也是因为有自己一套这样的分析的逻辑。你最近推了新一体机,是不是意味着未来要往高端走,往更好的体验走,因为这个号称是 3K 屏的概念机。我当时还申请了,你们全球征集体验官,我记得当时问,要填曾经拥有的电子产品,我直接写了一句,你听说过最先进的,我都有。这代表你的套路要变化吗?

冯鑫:我觉得只是我们恰好发布了这个产品,可能相对讨好了在座偏极客包括偏行业人士,我觉得讨好大家我也很开心,你高兴我也很高兴。但是对我们而言,这是本来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到今年为止,我也认为我们的主要力量还在手机移动 VR 的模式。一体机这个事情,我和黄晓杰都觉得在移动 VR 里会率先打造体验完整的形态。

我们大概有三个梦想,但是今天还不能实现。我们想的一件事情,我们需要把手机 VR 头显重量做到 120 克左右,把 Matrix 做到 230 克。我们普通人戴的眼镜是 70-80 克,稍微重一点的太阳镜是 100 克。在过去 VR 相关的头盔都在 500 克以上。我觉得到 120 克的时候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第二件事情是清晰度,我们从纯理论上计算过,我们单眼应该是 4K 以上,合起来是 8K,但是现在还差很远,

张鹏:单眼 4K 这个估计供应链要单独开模才能做。

冯鑫:可能还需要几年,第三件事情是在里面的交互,现在交互做得很烂。将来,声音和手势交互都会变得很自然,但现在还是拿着遥控器的交互。我觉得这三件事情是在 VR 里要突破的三个最核心的点,因为晕很快就可以解决,很快就可以不晕了,这三件事情是重要的。

张鹏:说到 VR 的泡沫,我们刚才谈到,上半年还元年,下半年就泡沫了。你作为在这里面折腾了好几年的人,你当时是什么感觉,怎么看这个风潮的变化?

冯鑫:这个很正常,看你高楼起,看你高楼塌,VR 那场泡沫是特别猛的。过去互联网有泡沫,原来互联网泡沫是我们原来传统互联网圈子里,包括美元基金,这次是连 A 股,连传统的人民币基金,老百姓、各行各业、政府一起来吹。所以在 2016 年年初的时候,那个时候就火的一塌糊涂的,基本上我认识的所有的基金都投了 VR 的项目,开口闭口都是 VR。

张鹏:岂不是都赔了?

冯鑫:谁知道呢?所以我觉得一件事情吹的太大的时候,有泡沫非常正常。

张鹏:所以 VR 是存在泡沫的,但是你觉得这个方向还是要坚持的。

冯鑫:方向是百分百准确。

不爱看商业书籍的冯鑫

张鹏:我有一个个人的问题想聊一聊,因为我上次到你在大隐隐于世的茶馆里,在阳光下翻很传统的中国的书籍,感觉你的思维方式和科技圈里大家不是特别一样。我听说你看中国的传统著作比较多,看经典的书比较多。

冯鑫:看跟人相关的书,如果要说高大上一点就是偏哲学的。反正基本上不看商业书籍,几乎不看,可能这辈子没超过 10 本。

张鹏:《从优秀到卓越》这些都没看过?

冯鑫:都没看过,什么世界是平的、软的,包括 KK 的《失控》,都没看过。

张鹏:为什么,圈里天天大家说,你就这么反常不看。

冯鑫:确实都没看过,从个人来讲,读书一直是我很私人的偏好,我觉得难得还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时光,不想被商业、被工作影响它,这是简单的心理的感受。

事实上商业书籍偶尔看过几本,逼不得已了看过一两本书,迅速把它翻掉。我有观点,因为商业太热了,商业书籍太多了,机场全是商业的书籍。道理有时候会讲得很相左,以前有什么《细节决定一切》,还有人说《做大事儿不拘小节》,有人说《不能用战术的勤奋掩盖战略的懒惰》,有人说《战略失于战术不可行》……

其实你会发现你真去学的话,经常是有相反的道理的,那怎么样?所以我觉得在吸收信息之前,前提是自己要建立一套自己的系统,你自己有一套系统以后信息过来才有意义,不能说我们就张开口,大家就坐在这儿听这个人他有他的想法,那个人有那个人的想法,都是对的。但是他已经似乎是成功者了,问题是他们有时候其实讲得不太一样,所以我觉得必须让自己建立一套系统,有了这个以后才可以去学习。

所以我大部分看书翻一翻页,如果需要修正我的系统就稍微纠正一点,但是系统如果建立久了,很难被大幅度修正,所以我很少去全盘接受信息。

张鹏:你这个观点很有意思,看书不是为了学别人的系统,是为了验证和补自己的系统。

冯鑫:除非有一天真的把我的系统摧毁掉,但是是很难的,所以你过去拿了一套自己的系统,无论理论、实践都验证了这么久,不可能从根本上全错了。

张鹏:确实是说你自己去看到很多的东西,如果自己没有这个根的话,非常容易带得左一点。

冯鑫:包括劝同事,我都是劝他们少读点这些书,别天天参加各种讲座…...

在科技圈组一支摇滚乐队,冯鑫会选谁?

张鹏:我从这个上面能感觉到,你的摇滚范儿是有原因的。你有自己的一套东西,你并不是跟着一些什么潮流在做,你不是做流行音乐的,你有自己的一套体系。我想问问,摇滚里面有很多的特质,如果挑三个,你认为的摇滚最核心的三个气质是哪几个?

冯鑫:诚实、不投降、有劲儿。

张鹏:为什么?

冯鑫:诚实是最重要的,我说诚实不是不骗别人的,骗别人偶尔是可以的,千万别骗自己,一点都不能骗自己。

简单举个例子,如果你心里真的是为了自己买房买车,你就不要站在舞台上说自己不在乎钱,假设你真的心里有很多算计,你就不要说这个事儿我只是为了创造未来。如果自己一旦说出的话和平时的行动和心理的想法超出 10%,这个事儿系统一定就乱了,所以我就说诚实挺难的,咬牙要诚实。

第二件事儿是真的不能投降,不投降简单讲,我们现在碰到的诱惑比较多,在以前碰到的压力和恐惧比较多,但是你得坚持一下。

张鹏:你什么时候有过这种要咬牙坚持一下的经历吗?

冯鑫:一到社会上就有。今天你跟领导一块吃饭了,大家都说领导好,我也不知道领导哪好,你要不要说?你只要说了,你以后就会说下去了,你能不能咬牙不说。

张鹏:就是不想做的事儿要坚持不做。

冯鑫:第三件事儿是无论如何做这件事儿还是要投入热情,要有劲儿,不能混。我觉得这是摇滚,很多唱摇滚的,他就是为了赚钱,他在上面的表现,他在讨好大众,这个时候摇滚圈就会觉得他不是摇滚了。所以诚实挺重要的。

张鹏:说到摇滚我再延续一个,如果要让你在科技圈里组一支摇滚乐队,圈里的人你都熟,又属于比较另类,你要是组个乐队,有哪些跟你谈得来唱得来的人?

冯鑫:还是有几个人味道有点对。第一个是陌陌的唐岩。

张鹏:你们俩的历史比较悠久了。

冯鑫:其实我们也就聊过两三次,几年前了,我以前跟过周鸿祎…...

张鹏:唐岩是属于什么风格?

冯鑫:就是一个流氓的感觉,很痞的感觉。他自己可能都承认这个,我们有时候还不好意思说,他自己有时候都说。然后是周鸿祎。

张鹏:周鸿祎也比较性情。

冯鑫:真的是红衣大炮,我原来跟过他。王小川也不错。

张鹏:小川很小生,跟摇滚我觉得不是一个风格。

冯鑫:我觉得他们几个人,包括我们可能会有一点能够跟摇滚相近事情,第一件是事情是诚实,还有再狠一点有点执着,他认为那个事儿是对的,这个事儿他不会轻易的有任何的动摇,也不会投降。小川还是有极客梦想的,觉得技术很牛,每年清华有高材生赶紧弄过来,我们继续搞技术。小川一直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了。周鸿祎,就是挺爱打仗的。唐岩是我就这样了,至于说你们说成功人士应该长什么样我都不管了,我觉得这几个人还是,我觉得现在张一鸣跟王小川有点像了。

其实可能都有点像咱们圈里讲的是偏执,如果在以前就是属于执一而不及其他,就是抓住一件事儿其他事儿我就不管了。

张鹏:今天既然了这个名了,回头我帮你组织,明年争取把这个乐队拉起来在这个台上表演。

「暴风要有虫子精神」

张鹏:最后一个问题,之前也聊了暴风之前的 10 年,你如果再往后看 10 年,你觉得暴风的下一个 10 年会是什么样,你的下一个 10 年会是什么样?

冯鑫:其实我们有一个未来到 2025 年的战略规划,加 N421,其实我后来用了一个虫子来表示。为什么用虫子,我想告诉我身边的同事,说我们做这个事儿,大家千万不要觉得它有什么伟大之处,如果但存了这想法,它是一个什么千亿的公司或者是怎么样,我觉得一定有问题,我们觉得我们只需要知道我们做的那件事情。

我刚才在底下听雷总讲的那句话,我们知道这个事情未来一定是对的,眼下我正在做的具体事情,对未来对的方向真的是正相关的,我们把眼下这个事情做好就行了,但是你说你把这个事儿做好以后,那个结果一定是很好的吗?真是完全不一定。

所以我觉得,结果和自己没有那么大的关系,虽然我们做的事情都是为了自己的结果去的,但是结果比最终暴风上市那个现象一样,包括前几年我们又碰到非常大的挫折一样,其实这个结果不是我们能确定的,所以我们能做的事情真的把眼下的事情朝向未来对的方向的事情一定要做好。只要让这个事情有价值,我觉得就有意义了。所以我觉得要虫子精神。

张鹏:感谢今天跟冯鑫的交流。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