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互联网医疗新格局 立平安大健康新风潮

摘要

倪剑文:行走在互联网医疗的拼搏之路上。

「我们打响了第一枪!」

回顾三个月前在武汉召开的新品发布会,倪剑文的语气里仍旧藏不住兴奋。

8 月 2 号这天,距离他正式加入平安健康云任职总经理,也不过 3 个月的时间。这三个月里,他和团队们快速找到合作的医院,接入医院系统,打通平安旗下的一家保险公司,推出一个新产品——医院一账通。

简单点说,医院一账通就是一个连接用户、医院和保险公司的平台,当你登录之后,在线上就完成了预约挂号、缴费、病历保存、保险理赔、贷款等流程。他们还在连接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用户可以在缴费的同时直接报销医保费用,在线上就可以完成原有的繁琐流程。

倪剑文认识到:尽管之前已经有 BAT、创业公司将预约挂号、买药、就诊等环节在线化,但很少有人在医保、商保端进一步尝试。

「我们开了第一枪之后,大家都开始做了。」

打通线下医院的铁板一块

位于长江西岸的武汉中心医院,是第一家正式和平安健康云合作的三甲医院。一年前,还在阿里健康工作的倪剑文要做网络医院,四处找合作,飞遍了全中国,最终才找到了武汉中心医院的院长。

这次,他要做一个连接的平台,再次给院长发去微信:「你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尝试。」

对方爽快答应了。

其他医院的合作态度也比之前要积极。从武汉、郑州这样的省会城市开始,医院一账通已经与 1500 家医院签署合作协议,与其中 200 家医院开始推进线上系统的搭建,并于 11 月 17 日和上海卫计委推出新商保平台,他们还在签署一个省的社商合作协议,覆盖的医院将从 100 多家增长至 800 多家。

在此之前,解放军第 454 医院信息中心主任薛以峰在接受极客公园采访的时候曾表示,每个医院都是一个信息孤岛,优质的医院不愿意把病历公布出来。

倪剑文根据自己的经验给出了不一样的答案:「对于很多医院院长来说,不是不开放,而是有选择性地开放。」

学医出身的倪剑文有着传统医药从业经验和互联网医疗基因:他曾在上海瑞金医院普外科从事临床工作,离开医院后,先后就职于制药行业、医疗健康咨询领域等,2014 年 10 月倪剑文正式加入阿里健康,任职阿里健康业务部副总裁,见证了互联网医疗一点点发展的过程。

平安加图.jpeg

得益于 2014 年以来移动医疗方面的创业尝试,医院对于互联网产品的态度也越来越包容。

「医院的 HIS 系统(医院信息管理系统)已经被改了十几遍了,他们知道医院的官方 App 基本没有什么人流,不如开放接口给支付宝、微信等互联网产品。」倪剑文总结。

而他们打动医院的点在于:「我们去跟医院去说:我们帮你再加一个接口——保险金融的接口。」

对医院来说,以往,获得了定点医保的资格,就意味着会有源源不断的病人。但从经营的角度来看,医保的出诊量大,客单价低,要想持续经营下去,还需要依靠商业保险。这是可以撬动医院合作最直接的杠杆,也是平安集团可以和互联网大公司竞争的砝码。

成立于 1988 年的中国平安,以保险为核心,旗下的业务包括产险、寿险、信托、养老保险、健康险、资产管理等。近两年,平安集团的 CEO 马明哲提出未来要把资产端与健康端视作两大转型支柱。在规模 3 万亿的健康服务业面前,健康云的战略地位不言自明。

平安健康云于 2015 年成立,作为平安集团内部一个致力于社保、商保一体化的部门,平安健康云融汇了支付平台、医疗征信体系和医院一账通三大功能。

它的核心目的是对医疗的数据进行信息化。目前,平安健康云已经完成了内部数据的集合,现在,医院一账通的目的就是,对外打通医院的数据。

困境:先有鸡还是先有蛋

连接医院和商业保险的重要渠道,是用户。

倪剑文明白,作为企业,很难直接从医院、政府或者卫计委那里拿到数据,可行的方式就是,在用户授权的情况下,获得用户在医院的数据,才能进一步和商保产品进行打通。

获取用户谈何容易。

倪剑文很快遇到了一个「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问题。

理想情况下,用优质的商保产品获取了足够多的用户之后,平台上的用户资源可以说服更多的医院加入其中,同时,当数据量足够大,平台把「优质」且精准的客户给予产品。

骨感的现实是:没有大量医院和商保公司,医保接入,用户很难在一个 App 上停留。

在连接医院的过程中,一家医院可能会有二十多个软件开发商,从数据打通到业务正式上线,需要一段时间,其中有有很多非技术的因素。

比如,在和医院的多个信息系统进行对接时,对于 IT 供应商而言,他们的转化意识不强,就会面临阻力。

有的 IT 供应商不仅仅不主动接入,还要设置障碍,要高昂的接口费等。

所以,尽管有意向的医院有上百家,真正上线服务的只有十几家,速度快不起来。

这个过程中,最难的地方在于匹配,保险公司这样的金融机构要把原有销售和服务流程转移到线上医疗这个特定的场景,面临的最要紧的问题在于用户质量。

保险公司希望把保险卖给健康而非生病的人群,普惠金融公司不希望因为不了解病人情况导致放贷风险提高。

作为平台,只有给到足够全的信息,才能够完成匹配。

倪剑文坦言:「这一段时间,我认为是最难的时候。说白了,平台上没多少数据,产品说你数据给我,我可以帮你做精准化订制;而我们则希望有一两个有竞争力的产品,帮助获客。所以这是鸡和蛋的过程。」

在马不停蹄地接入大量医院的同时,除了平安内部的产寿养健之外,他们也在和众安等非传统的保险公司合作,从中学习互联网的获客技巧。

快速方便的看病体验还有多远

没有太多领导架子的倪剑文经常选择地铁通勤,和年轻人一起体验新的科技产品,对生活的敏锐观察加深了他对这个行业的判断:

「这些年,政策越来越开放,医院的接纳程度也越来越高,我们现在到任何一个水果店、面包房、便利店、超市等,都能手机解决所有的支付问题,为什么医院不行。谁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好,谁就赢了。」

全国有 2.7 万家医院,如果这些医院和医保、商保都连通在同一个平台里,那么,用户的看病缴费就省略了繁琐复杂的报销流程,就可以像在便利店买东西一样简单。

插图_meitu_3.jpg(医院一账通产品截图)

医院一账通的目标是在明年上线 1000 家医院。在未来五年的时间里,完成对 1.2 万家公立医院系统的打通。

围绕这 1 万多家医院,他们想形成一个生态圈,大家统一来对接这个生态,平台输出标准接口,让医院自己去接入。

在全面的数据基础之上,人工智能、精准医疗等也将会有极大的发挥余地。

在倪剑文的眼里,理想的状态是「水银泻地,全自动化」,医院、用户和社保、商保打通,数据流动起来,价值也会从中产生。

平安健康云迈出了第一步,倪剑文对它的未来信心满满。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