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网红的集体出走,一代短视频鼻祖的末路终局

摘要

在 Vine 终于要走到关闭的这一刻,没有一个从平台上走出的网红觉得伤心。

在中国,每天有超过 4000 万的用户使用秒拍,而这些用户每天又会在秒拍上创造近 7 亿的视频播放量,这个数字已经可以比肩爱奇艺和优酷土豆,可见其活跃。

然而,远在大洋彼岸,作为短视频服务鼻祖的 Vine 却正在面临被关闭的窘境。

Vine 是一款可以让人们自由拍摄短视频并分享的社交软件。14 年初,Vine 迎来了自己一周年的生日,彼时,它的增速还远超同期的 Instagram。可时间过去仅仅两年,二者的命运却已经如此不同。

上周四,Twitter 宣布 Vine 将在几个月后停止服务。这一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引起了广泛的讨论。然而就在普通用户惋惜惊讶的时候,那些和平台关系更紧密的 KOL 却似乎早就猜到了这个结局,或者说,他们相信,自己才是促成这一结果的最大导火线。

让时间回到去年的秋天,在 Vine 位于洛杉矶的办公室里,一场秘密的会议正在举行,Vine 上人气前 50 的网红,有 18 位都参加了。

Vine位于洛杉矶的办公室

彼时 Vine 正经历着人气的急剧下降期,而那些靠人气赚钱的网红无疑是最早发现这一点的,于是,越来越多的网红涌向了 Instagram、Snapchat、和 Facebook 这些能够提供更多人气的社区,与此同时,少部分和 Vine 一起成长起来的网红却感受到了责任,他们想要挽救这个平台。

Marcus Johns 和 Pique 是这类网红的代表,他们都拥有着几百万的粉丝,也是他们联合了其他 16 个网红组织了上面的那场秘密会议。

曾经,Marcus Johns 这个名字是与 Vine 挂钩的

他们在会上向 Vine 提出了以下要求:如果 Vine 同意向这 18 位内容创作者(消息传开后增加到了 21 人)每人支付 120 万美元,同时推出几个产品更新,并开放更直接的沟通渠道,那么他们会每月固定为 Vine 提供 12 个原创视频,或每周提供 3 个原创视频。当然,如果 Vine 不同意,那他们就会集体出走。

与其说这是个协议,其实更像是个威胁,但是,如果 Vine 同意这个条件,理论上这些网红还可以为公司带来几十亿的视频浏览量和更多的忠实用户。

但是, Vine 拒绝了。

其实这些网红提出的很多建议还是非常中肯的,比如,更完善的评论过滤系统,更合理的推荐机制和更丰富的视频编辑功能,尤其是评论筛查系统的完善,彼时 Vine 的评论区已经非常乌烟瘴气,里面充满了攻击性言论,可以猜测这也是不少网红从 Vine 出走的原因。

可谈判的告吹让这些建议的实施也一并被搁浅了。

在 Vine 上很受欢迎的 YouTube 明星 sWooZie 在采访中曾说过:「Vine 从来不与它的内容创作者深入交流。我喜欢 YouTube,因为 YouTube 与创作者的关系非常亲密,他们会为创作者做一些小事情,比如,他们会给我一个 1000 美元的礼品卡让我去买一些相机设备。」

曾经在 Vine 上非常活跃的网红 Jerry Purpdrank 在几天前的一条微博中也提到,「我曾多次向 Vine 提出一些改进意见希望能挽救它们,但就是没人听,可能他们觉得一切尽在掌握吧。」


比较有趣的是,虽然 Vine 拒绝了用钱来使那些顶级网红留下,但会议期间,Vine 却借助 King Bach 粉丝超过 1600 万的机会,花了一大笔钱,为在场的网红们精心准备了一场聚会。

这显然是一次失败的讨好,从那些网红后来爆出来的聊天记录里,我们知道,他们普遍觉得 Vine 宁愿花这么多钱办聚会也不肯给他们一些更实质性的支持这点让人很沮丧。

「那个时候,我们就知道 Vine 已经死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 Viner 说。

于是,在集体建议被拒绝后,几乎每个参会的网红都停止了 Vine 的更新并转向了其他平台。

而现在,在 Vine 终于要走到关闭的这一刻,没有一个人觉得伤心。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