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者应该跟 NASA 学什么?

摘要

汇聚真正做事的人,直面最难的挑战,赢得最广泛的人心。

美国当地时间 9 月 2 日,NASA(美国宇航局)官网公布了朱诺号探测器在木星北极和南极拍下并传回地球的 6M 数据图片。人类得以首次近距离观察比地球体积大 1300 倍的「太阳系之王」,这个消息震撼了全球的天文爱好者。

很多人并不知道,这 6M 的一手资料仅仅是传回地球就历时一天半,为了得到这些照片,朱诺号在星际间航行超过五年,并将在木星轨道附近探测 20 个月。

pia21031_3_figb_north_pole_close-ups1_figb.png

                     (木星的北极)

朱诺号木星探测器是 NASA「新疆界计划」实施的第二个探测项目,2011 年 8 月 5 日 12 时 25 分由「宇宙神」-5 火箭发射,比起朱诺号在太空中 5 年之久的孤独旅程,「新疆界计划」的首个探测项目「新地平线号」(也译作新视野号)的故事则更加传奇。

一个偏执狂和太阳系最远的地方

与朱诺号不同,新地平线号(New Horizons)的目的地更远——冥王星与柯伊伯带,太阳系最深处,距离地球大约有 50 亿公里。2006 年 1 月在卡纳维尔角空军基地发射升空之后,新地平线号经过了将近 10 年的飞行,已经在 2015 年 7 月 14 日抵达了离冥王星最近的位置,并在之后继续向着柯伊伯带的深处前进。

大约四分之一个世纪之前,当而立之年的科学家 Alan Stern 向 NASA 申请探测冥王星项目的时候,几乎没有人相信他能把这件事儿做成。

Alan.Stern_.jpg

毕竟,作为太阳系内「最神秘」的星球之一,挑战冥王星的难度系数实在太大。它被发现的历史还不足百年,人类对它的更科学的认识也是从 90 年代才开始的。在 25 年前,NASA 曾批准过一个个冥王星的项目,然后一个个地因为技术风险取消掉,如果以创业来类比,Alan Stern 这个疯子当时选择了一个没有投资人敢投的项目。

Stern 一度非常失望,但他么那么容易认输。为了争取项目通过,他找来了很多科学家和有影响力的参议员助阵,最终使得新地平线号成行。

就像 Science 杂志总结的那样,Stern 用 10 年时间用来凝聚科学与政治领域的共识,5 年的时间来建造相关设备,然后又花了 10 年的时间进行飞行任务。Stern 将生命中最黄金的 25 年时间(并且还在继续)都献给了冥王星,而新地平线号也成为了 NASA 历史上由非 NASA 雇员掌控的最昂贵的项目。

broken_heart.png

                                  (冥王星的 「Broken Heart」)

昂贵的投入也意味着极大的压力,更何况 Stern 既非 NASA 雇员,性格上也容易得罪人,但是在 NASA 的文化中,做事永远优先。

Stern 在业界是出了名的「心直口快」,例如,对于同行评定「矮行星」不属于「行星」的决定,他直呼「非常可笑」,因为「一颗很矮的树就不是树了吗?」

但另一方面,Stern 的偏执加上 NASA 严谨的工作流程却保证了整个项目的风险降到最小。

比如,为了确保探测冥王星的任务能够完成,Stern 根据所有已知可能出现的风险设计了 249 套应急方案;进行了 35 次的实操演习测试,其中三次甚至还请来了《纽约时报》的记者来模拟。

「他的坚韧与意志的力量在这些项目中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与他合作已久的同事 Hal Levison 这样说道。

在今年四月,Stern 第二次成为了《时代》周刊全世界百大影响力人物之一。为他撰写颁奖词的是 NASA 另一项太空探索项目——旅行者号计划的首席科学家 Ed Stone。Stone 在文中表示,「正是因为 Stern 的坚持,我们才很幸运地获得了这些新的知识。」

其实,NASA 才是创业者们最好的学习对象

如果不是生命中的 25 年都投入在新地平线探测计划,Stern 身上的特质足以让他成为一名不错的创业者,或许能在商业上取得一个个成功,但他的冥王星之梦可能却永远作为天文爱好停留在枕边的手稿之中。

只有在 NASA,汇聚了无数像 Stern 一样的「疯子」和「偏执狂」,它让这些人有机会挑战最难的事情,把一个又一个不可能变成可能,在 NASA,人们从不屑于获取稳妥的成功,而宁愿把掌声送给放手一搏的受挫者。

这让我想到了最近麻烦缠身的马斯克,人们会讥讽他为了火箭梦想和电动汽车野心让自己承担着巨大的资金风险,却鲜有人能理解马斯克身上散发的恰恰是我们这个时代最稀缺的创业精神。

与热闹的资本圈和创业圈相比,NASA 本身就是一个独特的存在:这里汇聚了这个星球最具有创业精神的一群人,他们不安于现状,他们永远挑战未知,他们用科学精神确保最前沿最复杂的项目安全运行,他们不只是卖梦的科幻小说家,而是用一个又一个成功的探索让人类的想象力从书本走向太空,如果把 NASA 看做一个创业公司,它的身上有太多值得创业者总结的地方。

真正有价值的创业不会轻易成功:一位老人的四次失败

大概一年以前,NASA 搞出了一个大新闻,他们在 2015 年 7 月 23 日举行电话会议,宣布了开普勒太空望远镜的一项重大发现:天文学家发现了迄今最接近「另一个地球」的系外行星——Kepler 452b。据 NASA 称,Kepler 452b 是目前为止与地球最为相似的一颗行星。而它的发现似乎让人类看到了一丝曙光:「天文学家可能发现了人类几千年来梦寐以求的另一颗地球。」

Bill Borucki 大概堪称是开普勒计划的头号功臣。这位生于 1939 年的老爷子为 NASA 效力了超过 50 年的时间,当他去年正式退休的时候,NASA 官网特地刊登了回顾他一生贡献的文章,并称他留下的遗产「为人类科学和想象的历史开启了新的篇章」。

borucki-kepler.gif

用一句很落俗套的话来说,Borucki 故事的意义不在于结果,而在于过程。

1992 年,Borucki 向 NASA 提出了一项大胆的建议:发射一架太空望远镜,去探测远在千万亿公里之外的地球大小的行星。NASA 很快拒绝了这个建议。毕竟当时没有人知道太阳系外是否存在行星。于是,在接下来的 8 年时间中,Borucki 向 NASA 接连提交了 5 次项目申请,直到 2000 年才成功。

最终,开普勒望远镜在 2009 年成功升空,并且在去年传回了那张照片,实现了夙愿的 Borucki 也光荣地功成身退。

fig3-searchinghabwrlds.jpg

Borucki 作为全世界最顶级的科学家,他的计划仍然被 NASA 拒绝了四次。但他始终没有放弃,面对 NASA 一次次的驳回,他都充分利用自己的资源和能力完成了 NASA 提出的要求,最终使得 NASA 同意了自己的计划,完成了这项伟大的事业。

做有远见的事,比如冲出太阳系

Natalie Batalha 这位开普勒计划科学家的一句话也许说明了什么:「对我来说,Borucki 体现了 NASA 的本质——充满童趣的发现精神,孜孜不倦的工作原则,以及乐观的工作态度与实现大胆创新的冒险精神。」

旅行者 1 号是目前距地球最远的人造物体,也是第一个进入星际空间的人造物体。而旅行者 2 号则是人类最先抵达天王星和海王星的航天器。

事实上,作为第一个飞出太阳系的人造物体,我们一直低估了他们的价值和意义。在旅行者号探测项目科学家 Edward Stone 看来,旅行者 1 号的意义与麦哲伦第一次环球航行、1962 年水手 2 号第一次飞掠过金星 (人类第一次成功接近其他行星),以及阿姆斯特朗第一次踏上月球等历史事件相比都毫不逊色。

Voyager.jpg

                     (旅行者 1 号,目前人类在宇宙中最远的代表)

当然,只要你稍加思考,就会同意他的说法。的确,想象一下,作为人类目前的唯一代表,旅行者 1 号正孤独地飞行在茫茫的宇宙中间,它是人类在太阳系之外唯一存在的标志。

如果你是一位创业者,你一定比我们普通人更为这个场景心动:你当然可以做很多更追求实际、更关注眼前的事;但也许,把目光放得更长远些、不畏惧漫长的奋斗过程,这会让你的事业更伟大。

举个例子,很多人会担心所谓的「黑暗森林」法则,但在 NASA 看来,目前困扰人类最大的问题不是「我们会不会被其他更强大的生物发现」,而是:「宇宙中有那么多的星球,为什么我们还没有被接触过?」所以,相比于安全地待在自己的小天地中,他们想要勇敢地走出去。

不做孤胆英雄,让自己的事业赢得更多的人心

NASA 如果要想好好搞研究,他们还需要在科研实力之外搞定其他的一些事,其中最主要的也许就是资金和公共形象问题。同理,创业者们要想实现自己的目标,没钱肯定是不行的,没有一个正面的公共形象肯定也不行。而这两者都是 NASA 的拿手好戏。

比如,NASA 就很会写文案,他们的愿景是「改善这里的生命,把生命延伸到那里,在更远处找到别的生命(To Improve life here,To extend life to there,To find life beyond)」。他们的使命则是「理解并保护我们赖以生存的行星;探索宇宙,找到地球外的生命;启示我们的下一代去探索宇宙(To understand and protect our home planet,To explore the Universe and search for life,To inspire the next generation of explorers)」。

长时间以来,通过阿姆斯特朗的「名言」和对阿波罗 13 号、挑战者号等一系列事件的戏剧性描述,NASA 已经在全世界塑造了自己「勇于探索」、「追求真理」的形象,谈起 NASA,我们想到的基本都是科学、宇宙、真理等正面主题。这些当然说明 NASA 本身做了很多正能量的事,但也表明了其 PR 能力的强大。

20091207_89b623df7f30b51b8e40RYjea5ng2ez9.jpg

             (由汤姆·汉克斯主演的《阿波罗 13 号》生动地表现了当时三位宇航员力挽狂澜的场景)

同时,NASA 在和美国国会打交道上也已经积累了很深厚的经验。对于 NASA 来说,国会就相当于各类投资机构之于创业者,他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打动他们。于是,「很会烧钱」的 NASA 在美国国会开始勒紧腰带之后虽然遇到了一些困难,但他们很快就适应了时代的变化,做出了及时的调整。

比如从九十年代开始,NASA 改进了自己的项目规划,从组织和管理方面的创新入手,在内部设计了 8 种实施载人火星计划的方案。在保留 15% 预算余量的情况下,将每项方案的开支都控制在了 200 亿美元以内,成功满足了国会的要求。

所以说,对所有创业者们来说,你除了要在自己创业的专业领域做到最好,在外部的软实力方面也不能放松。而 NASA 就是你们最好的学习对象:善于沟通,塑造积极正面的公共形象,能吸引业界最顶尖的人才。

谈起创业的时候,我们为什么要谈论 NASA?

我们知道,当多数媒体都在追踪资本寒冬,关注成王败寇以及剪断洗衣机电线的创业者时,我们把目光投向 NASA 是一件挺不接地气的事情。它离我们太远,不直接创造价值,它的模板也不方便国内的创业团队来照搬,但是这或许恰恰就是关注 NASA 的价值所在。

前一段时间,整个创投圈都在谴责剪断学校洗衣机电线的大学生创业团队,感叹着如今创业的年轻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是有多少人想过,他们成长过程中目之所及除了被演绎的血雨腥风的创业江湖就是被包装成鸡汤的职场厚黑学,生存的残酷,随处可见肉搏的竞争,让不少年轻人没有力气再去眺望远方。

而无论是 25 年如一日探索冥王星的 Stern 还是倾尽一生发现第二个地球的 Bill Borucki,他们的成长环境中经历了科幻的黄金时代,身处的社会文化基因中有着对大航海时代的崇拜,而 NASA 扮演的是一个恰到好处的组织,让这些人可以用几十年时间去做一件真正热爱的事,不用去迎合什么,也不用担心自己的梦想不接地气。

20150717100834_7588.png

今时今日,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开始出海,越来越多的中国资本开始全球投资,在这个新的大航海时代中,新一代的中国创业者需要的到底是什么?视野,眼界,更重要的是丢掉对路径的依赖,放下探索未知时的恐惧以及去关注五年之后可能的未来。

这个九月,极客公园将继续开启一年一度走进美国的「超频之旅」,我们将带着腾讯创始人之一张志东,大众点评创始人张涛以及数位国内创业公司 CEO 一起前往西雅图、旧金山和洛杉矶,深入 NASA、微软和 Google,去深入「新地平线号」背后,了解量子计算及微软神秘的产品军火库,去探访将在 VR 领域带来变革的 Google Daydream,也去与前沿科学家探究引力波到底意味着什么……

从 9 月 8 日起,极客公园的微信公众号每天会与大家分享我们的见闻,我们也会在北京时间每天晚上 10 点半在斗鱼直播平台(房间号 673484)为大家直播我们每日的收获。比起明天的天气,我们更关心的是下一个季节,我们相信,人群之中,你也如此。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