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精神焦虑者的自救

摘要

今天你焦虑了吗?

半个月前,我在某篇文章的开头把一个某个宇宙超级有钱人的名字拼错了,而且微信已经发了。

一周前,我又无可挽回地把一篇文章标题里的「两星期」写成了「两个月」。

就是这样,求你们不要去翻微信公众号的历史消息,这事称不上噩梦,却令我无比尴尬。紧接着,一些不自在的症状就表现了出来:我挠墙,时而自言自语骂自己傻 X,打开 B 站在鬼畜区循环。之后这些症状不断升级,我闭门不出,每天浇几遍花(弄死再买),凌晨四点睡不着,听心脏砰砰乱蹦。

我第一次陷入焦虑,虽然还远没到神经衰弱或抑郁的程度。

束手无策时,我看到了有人在卖安利。

B7A94599-4BB3-4FB1-83B2-448E115D4438.png

会看哭的书,好像很厉害哟。于是找来了这本《精神焦虑症的自救》,作者克莱尔·威克斯(1903-1990)本职是一名内科医生,退休后却成为了著名的精神焦虑症专家,并在 1983 年和 1990 年获得诺贝尔医学奖的提名。

th.jpeg

Dr. Claire Weekes ,奶奶您真是夕阳红的典范呀

这本书是威克斯医生的第一本著作,首次出版于 1962 年,因为内容全是常识性的,所以被同行讽刺为「家庭纺织哲学」,然而这本书已经在全球售出了 30 万套。它不是大部头,没什么术语,老奶奶絮絮叨叨的讲述,读起来也很亲切。

毕竟是半个世纪以前的著作了,书中的举例都比较古典,比如作者「羞耻感」都是和忏悔 / 内疚 / 补偿相关联的,而我则会想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威克斯医生大概也没有料想到 21 世纪的人会脆弱到为合照中的脸没有 PS 或微信发出错字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饱受心灵折磨吧。

9k=.jpg

60 年代的焦虑(上)和我所经受到的焦虑(下)感觉真是很不一样呢

即便如此,我觉得书中还是有一些现代人受用的东西。

神经的恶作剧

当我和朋友抱怨焦虑升级导致心颤,让我注意力无法集中的时候,朋友关切地问「去医院了吗?」倒是把我吓了一跳。此前我只用买买买来转移焦虑,或者说逃避,下一个订单可以维持几分钟的舒爽。

焦虑会引发一些奇怪的身体状况,除了心跳加速,对其他人来说,可能还会是胃痉挛,头疼,出汗等等。这些对身体会造成多大损伤,有必要因此去医院吗?

我能做的就是一遍遍测量心率,Heart Rate 那种透过镜头读取手指血液流动从而测量心率的软件,大概就是为我这样疑神疑鬼的人准备的。

「你的心脏已经经过了数百万年的进化,不会说停就停的,你的想法或恐惧伤害不了它。」

克莱尔医生在《精神焦虑症的自救》这本书里说。如果不是间歇性发作的「心悸」,只是一种持续、快速、重击般的心脏跳动的话,它并不会对心脏造成丝毫伤害。焦虑者的问题就在于过分地关注自己的心跳,不断的等待,观察,测量,「其实是在浪费时间」。

同理,其他症状也只是分泌肾上腺素的神经过度敏感所导致的结果,它们都是神经的恶作剧,就像熊孩子一样,如果与其抗争或者退缩,只会导致神经更加兴奋,加深「恐惧——肾上腺素分泌——更加恐惧的恶性」的循环。

unnamed.png

从某方面来说,Heart Rate 这类数据检测 / 记录软件助长了我们的焦虑

症状也好,焦虑也好,威克斯医生认为,焦虑者需要去做的就是接受它,不要让它牵走注意力,继续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我揣摩了很久这个「接受」是怎样一种感觉,既不是去关注它解决它,也不是逃避它无视它,大概就是……这样一种感觉吧。

朕分泌身上激素的神经就是喜欢胡闹,朕知道了,朕也爱你们么么哒 =3=

9cd598017a80c49bc3532112f2a67ab7.jpg

威克斯医生自己在一次访谈中是这样解释「接受」的:

惊慌时不妨放下沉重的身躯,准备好让惊慌一阵阵掠过自己的身体,就像一阵微不足道的电流。

不过,并不是你甩掉了焦虑和恐惧,心颤、胃痉挛等不适的症状就能够立即解除。神经系统也是需要技能读条的,当神经系统疲惫的时候,摆脱这些症状需要花一点时间。

但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症状的消失不是治愈,症状变得不再重要才是治愈。

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

在接受了这些虚幻的痛苦,并把它们视为浮云后,似乎问题就解决了一大半,至少我不再担心紧张的心跳让我英年早逝了。

这时候反观我的自救策略,就能发现很多做法都是徒劳而有害的。

除了刚才所说的测量心率之外,我还下了一个计数 APP(浪费时间下载了 5、6 个最后留一个最好看的),希望记录自己陷入焦虑时自言自语的次数,尽力克服让它一天天减少。根据前面所说的,这完全是一种不必要的抗争。

再比如,我在鬼畜区发泄,但由于大脑一直在思考「把人家名字拼错好丢人呀怎么办」已经处于疲劳状态,相当于学生昼夜不停地做试卷,大脑已经失去了原有的恢复力。抖腿节奏趁虚而入,之后就很难从脑子里排除出去。那个鬼畜的感觉会一直伴随着我,甩也甩不掉。

正确的思路是,把自己投入到正常的工作和生活中,而不是浪费在这些胡思乱想上。然而和很多内心焦虑的人一样,整个人会发蔫儿,不想出门,不想开电脑……别问为什么,按照威克斯医生的说法,这时候如果还去研究这些障碍本身,是一件极其费时费力的工作。所以她给出的解决方案是「Float」。飘然。或者叫悠然。

不用在内心追问自己到底怕什么,只要想象自己是一团空气飘过去,如登仙境的那种,飘到公司,飘去开电脑干活,就可以了,这对轻微焦虑的人,还是很奏效的。

再不奏效,还可以电击嘛——这是开玩笑的,威克斯医生认为电击治疗(无论如何不是杨永信那种直接拉两根电线的电击)这种具有人道主义争议的治疗方法,确实可以打破「焦虑—紧张—更加焦虑」的恶性循环。但问题在于,通过电击疗法痊愈的人并不清楚自己是怎么被治愈的,所以他们仍然难以得到真正的放松,也不能获得信心。

虽然这只是一段小小不言的经历,不管你理不理它,焦虑的感觉最后都会过去。但搞明白其中症结,闹明白恢复元气的正确路径,确实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更重要的是咱家经历过、面对过,下次再来这出儿,甚至更厉害的也不用怕了。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