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天舍陈晟:一个游戏玩家的终极梦想

摘要

VR 现在是创业者最喜欢的方向之一,而在 VR 创业的「黎明」来临之前,国内就已经有 VR 死忠粉开始「摸黑」探索,主打游戏和社区建设的上海天舍也是其中之一。

编者注:极客公园旗下 AR/VR 品牌 90Hz (微信号:Geekvr_90hz)正在对国内优秀的公司和团队进行深入专访,欢迎联系我们(oudi@geekpark.net)。

往期文章:解密奥飞:23 年前成立的玩具厂,正在 VR 领域占山为王


CES Asia 2016 刚刚结束,在各种总结文章里,你总绕不开 VR 这个词——这是科技圈现在最「时髦」的话题。相应地,VR 成了创业者最喜欢的方向之一。

而在 VR 创业的「黎明」来临之前,国内就已经有 VR 死忠粉开始「摸黑」探索,主打游戏和社区建设的上海天舍也是其中之一。

「那时我们甚至连一笔启动资金都难以筹到。」专访中,天舍联合创始人陈晟告诉 90Hz。

「很酷的黑箱子」,以及「游戏玩家的终极梦想」

和 90Hz 之前采访过的大多数 VR 创业者一样,陈晟走上这条路也仅仅是因为「试戴了一个头显」。

2013 年底,游戏开发背景的陈晟开始对 VR 有所听闻。当时,他在一家跨国游戏公司 2K Games(China)工作,平时基本都用 3D 软件进行开发。 

「Oculus Rift DK1 众筹成功了我才注意到它,说早也不早。」陈晟转念又说,「但对国内大多数人来说,已经算早的了。」自然而然地,他自己购买了一台 Oculus Rift DK1。

屏幕快照 2016-05-13 下午9.50.00.png(Oculus Rift DK1)

陈晟第一次戴着 DK1 玩太空空战和过山车游戏,晕得一塌糊涂,但他依旧被这个头显带来的沉浸感震撼到:

我之前当然知道所谓的「沉浸感」是什么,但只有亲自戴上了,才有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觉得它有潜力满足所有游戏玩家的终极梦想:沉浸在全然不同的世界,扮演不同的人物,完成现实世界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在「游戏玩家终极梦想」的召唤下,陈晟于 2014 年初开始有了 VR 创业的想法,那时还没有 Facebook 收购 Oculus VR 这一里程碑事件。

虽然对 VR 抱有极大热情,但他当时的看法相当理智:「VR 头显不仅技术不成熟,而且价格昂贵。它在国内的发展可能跟 PC 的发展轨迹相似,先通过连锁网吧普及,然后再进入千家万户。所以我打算先从线下着手。」

有了想法后,陈晟开始找合伙人。开发人才对游戏开发背景的陈晟来说不是问题,但线下运营不熟悉,得找个有经验的人,恰好他舍友认识从事真人密室运营的张帆。

陈晟回忆道:「当时我拎着 Oculus Rift DK1 那个很酷的黑箱子和张帆聊。想让别人来和你一起创业,当然首先得让他们体验一下。」张帆体验过后很快就决定入伙,成了天舍的 CEO。

s-l1000.jpg

(Oculus Rift DK1 外包装——「很酷的黑箱子」)

靠着「很酷的黑箱子」和他那「游戏玩家的终极梦想」,陈晟很快将团队攒了起来。除了上面提到的张帆,还有曾在同一游戏公司担任美术总监的同事张盛涛、张帆的同事刘昊明、推理小说作者黄玮霖。屏幕快照 2016-05-13 下午6.16.03.png

(从左至右:刘昊明、张帆、张盛涛、陈晟、黄玮霖)

「很酷的黑箱子」帮陈晟组建了团队,在融资上却不管用了。当时,VR 这个概念远没有今天这么火热。

 2014 年 3 月份,Facebook 花 20 亿美金收购了 Oculus VR。这事让 VR 的关注度有一个瞬间的飙升,但很快就归于平静。

「我们在 Oculus Rift DK2 上做了一个过山车的 Demo,带过去给投资人看。」陈晟告诉 90Hz,「他们都知道这个东西好,但 DK2 毕竟是一个开发机,谁也不知道回报周期有多久。」

加之硬件存世量还很少的情况下,投资人会更加谨慎地对待像天舍这种主打内容的团队。VR 创业的「黎明」还没来临,天舍的启动资金也就迟迟没能筹到。

尽管如此,天舍创始团队 5 人还是「毅然决然」地辞职创业了。至于原因,陈晟只说了一句话:

创业这事儿我们必须做,我们都太看好 VR 的前景了。

天舍的三驾马车

2014 年 11 月,创始团队 5 人拿出手中的积蓄,在静安寺租了一间办公室,正式成立了公司。天舍成立之初,做事思路非常清晰,主要就是三部分:

  • 游戏开发
  • VR 社区
  • 线下体验

游戏开发上,天舍的主打作品是一款密室解谜类游戏——《会哭的娃娃》。这款游戏刚刚在 4 月份获得了 CGWR 新浪中国游戏排行榜的 2015 年度最佳 VR 游戏。

屏幕快照 2016-05-13 下午9.40.38.png

事实上,《会哭的娃娃》并不天舍尝试的第一个方向。「在此之前,FPS, 跑酷、过山车、电影院这些都试过,但只有密室解密类游戏最能发挥我们团队整体的优势。」陈晟告诉 90Hz。

《会哭的娃娃》于 2015 年中开始正式立项,整体美术设计风格偏幽暗,模型制作精良,纹理清晰可见。戴上头显进入到一个密闭的房间后,玩家需要根据提示找到一把钥匙进入下一个房间。这些提示不仅是视觉上的,还有声音上的。

屏幕快照 2016-05-13 下午9.28.53.png

屏幕快照 2016-05-13 下午9.28.06.png

(《会哭的娃娃》游戏画面)

完成最后的细节优化后,这款游戏将陆续登陆 Oculus Rift, PS VR 以及 HTC Vive 三大平台。

「Oculus Rift 和 PS VR 都是静坐式的 VR 系统,HTC Vive 则允许用户大范围行走,因此,我们为不同的系统开发了差异化的交互方式。」陈晟告诉 90Hz,「前两个平台的版本主要由手柄来交互,玩家移动完全靠瞬移。HTC Vive 版本中,玩家可以在划定的范围内走动,手部交互由控制器完成。」

90Hz 还获知,考虑到《会哭的娃娃》的虚拟房间比较大,不是所有 HTC Vive 玩家都有能覆盖完整的场地,天舍会对之后的迭代版本进行优化,加入瞬移的行走方式作为补充。

除了三大平台,天舍对国内头显也是持拥抱的态度。「对于内容供应方来说,能上的平台越多越好。不同平台盈利能力不同,但现阶段能赚钱总是好的。」陈晟告诉 90Hz。

VR 社区方面,天舍建立起了微信号「虚拟现实游戏」和线上论坛 17avr.com,同时积极组织线下活动和聚会。这些带有媒体性质的动作,让天舍在 VR/AR 圈内建立了足够的知名度,得以「迅速聚集核心用户群,成为稳定的变现来源」。

屏幕快照 2016-05-13 下午9.43.06.png

(17avr.com 线上社区)

至于线下体验店,天舍计划在上海开一家独立运作的,用自己制作的内容展示不同的 VR 系统。同时,基于「VR 会先通过连锁网吧普及,然后再进入千家万户」这样的判断,天舍也会和诸如顺网科技这种网吧经营者合作,将自己的内容放到更多的线下体验点。 

「摸黑」前行者的黎明

2015 年下半年,VR 在国内慢慢火成了「当红炸子鸡」,开始有投资人频繁找到一直扎扎实实干事情的天舍。看到形势变好,天舍于 2015 年底再一次主动发布融资意向。

在诸多投资方中,天舍选择了在 VR 行业有多年技术和 B 端客户积累的上海曼恒。这家公司成立于 2007 年,一直在虚拟现实企业级市场深耕,趁着这波 VR 热潮开辟消费级市场。2015 年 12 月 23 日,曼恒挂牌新三板,成为新三板第一家做市转让的虚拟现实企业。

90Hz 向曼恒 CEO 周清会询问投资天舍的原因,他告诉我们:「天舍团队专业且务实,这是我们投资 VR 团队比较看重的。」

资金变得充足,天舍团队也不断壮大:游戏开发已有 17 人,社区建设有 6 人。接下来,天舍将在三个主要业务上深化。

天舍新的游戏项目已正式立项,「不是密室解谜类游戏,挑了一个新的方向」。此后,《会哭的娃娃》和新项目两个游戏将并行开发。VR 社区将开发更多功能、聚集更多玩家。第一家线下体验店也会在上海开起来。

最近,天舍刚刚搬进了位于虹桥路 333 号的交大慧谷创业孵化器。这个成立于 1999 年的老字号孵化器,趁着 VR 创业火热新建了一个专门孵化 VR/AR 的空间。

是的,VR 创业正火,但能在这股大浪中被「淘」出来的,往往是最早「摸黑」前行的那批「梦想家」。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