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石对话张一鸣:创业不能只考虑6个月能拿到融资,这样会没有竞争力

摘要

与王石一代企业家相比,如今的创业者更为幸运,不需要像王石那样通过卖玉米来赚取第一桶金,然后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因为风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4月12日下午,万科董事会主席王石与今日头条创始人兼CEO张一鸣在今日头条主办的房地产大数据发布会上进行了一场对谈。

65岁的王石和33岁的张一鸣,代表了中国50后与80后的两个创业群体,他们交换了不同时代的不同创业路径,以及自己创业道路上的迷茫与诱惑。

王石说自己最羡慕张一鸣的产权清晰,而自己创立的万科到今天仍在为这个烦恼。他说,房地产一开始也不是自己喜欢的事,建议迷茫的年轻人不必过于纠结喜欢不喜欢,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在张一鸣看来,与王石一代企业家相比,如今的创业者更为幸运,不需要像王石那样通过卖玉米来赚取第一桶金,然后做自己喜欢的事业,因为风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以下为王石和张一鸣进行的现场对话:

谈创业路径:万科到现在还在为产权烦恼

王石:我是贩卖玉米出身,1988年之后开始多元化经营。虽然经营什么都赚钱,但是我发现在哪个行业也没有很大的影响力,所以1994年我决定从多元化向专业化发展。

我知道一鸣会经常跳槽,不断的创业,你会发现他是连续性的,就是上一次做的工作经验对下一次工作的积累,这个痕迹非常非常清晰。

他的创业有互联网时代或者共享经济时代的一个特征,因为技术、需求的变化非常快,而给你带来了这样一个市场当中不同的组合。

所以一鸣不断的重新组合和我这里多元化之后走向专业化,应该从某种角度来讲异曲同工,所不同的是我们那个时代比较笨,什么东西都是自己做。像现在互联网时代,共享经济,更多的是一种小的组合,做完了之后积累经验,再成为一个新的组合,再重新做。

你要创建一个企业非常简单,但是你要把它抹掉非常困难,实际上万科从多元化到专业化过程中,走的是一条“弯路”,因为不同生意之间它是没有关联的。我们原来计划五年,实际上用了九年才转化完成。

和一鸣不同,他刚开始在产权的关系上就非常清楚,我要不就是打工的,我要不就是创业者,从一开始就有健全的产权制度,实际上万科到现在,我们还是被困扰,这是80年代企业起来的一个特点。  

张一鸣:我做的事情更偏自己的兴趣,所有经历过的几家企业都跟数据分发、搜索、社交有关。

我创业没有过走弯路,也没有第一桶金。

因为我们在创业之初就拿到风险投资,风投很好地规避了启动的问题。你凭着兴趣做这样一个事情,社会的各种要素,人才、资本也能够汇集。

当然,这是整个市场更发达,市场要素更发达带来的,所以我不需要做很多东西,也不是机会导向。

这确实是时代的差别。

谈迷茫与诱惑:创业困惑了,可以做一年义工

张一鸣:诱惑、迷茫还是有的,比如要不要在早期的时候接受战略投资?要不要追求短期利益?但这过程中也有很多机会,看你是不是按照兴趣做,你追求短期还是长期,

也会有困惑,但是越到后来,当你条件越具备,你就会越按照企业使命做事情。我自己的迷茫都不太长,最长也就是两个星期,后来越来越短。

王石:现在的年轻人问我迷茫过吗?我当然有。

迷茫、困惑就是年轻人的特点。你不迷茫,不困惑,你没有更多的选择。

头一个十年,万科一不小心成为了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又一个十年,不小心成为了全世界最大的房地产开发公司。

为什么说两个不小心?因为我本身就不热爱房地产,所以才说和不小心连在一起了。那你怎么让房地产做的这么大?这就是迷茫,我不喜欢房地产。

你不喜欢房地产你为什么做房地产呢?因为喜欢不喜欢这是一回事,但是你做什么,选择做什么又是另外一回事。

我喜欢做马明哲的保险,做马蔚华的银行,但是我告诉你保险、银行都是特许经营的,我拿不到特许经营证,喜欢有用吗?没用。我喜欢成为计算机专家,做柳传志的计算机,但是我不懂计算机,喜欢有用吗?没用。

当时做房地产并不流行,但是跟中国家电行业的发展有关系,你会预计住宅商品化是必然趋势,这个市场大得不得了。而且,这个行业没有门槛,没有特许经营,没有垄断。

所以,你一定要把你喜欢做什么和你的职业做什么分开。当然像一鸣他喜欢这个,又做的这个的人不多,他很幸运。

当然,后来,我也爱上了房地产这个行业。那时我已经五十多岁了,我认真研究了古埃及、古罗马、古印度、古中国的建筑之后,考察过来之后你才发现房地产行业,牵扯天文,地理、美学等等各个方面,你突然觉得自己怎么这么幸运,选择了这样一个包罗万象,学也学不尽的行业呢,我就开始热爱它。

我这里想说的是什么呢?年轻人困惑的时候不要紧。真的想不通而且家里又有一点积蓄的话,可以去做一年义工。不要想着春播秋收,要耐着性子,三年、四年才能有收获,而不是半年。

我们现在已经到了后工业时代,还按着农业时代的思维,已经过时了。

张一鸣:对,不要只想着做春播秋收特别有道理。

我最近看了很多企业传记,我发现特别伟大的企业都是坚持最优化发展,比如说亚马逊一直保持低空飞行,包括阿里巴巴2012年之前都没有什么利润。

以前我们讲春种秋收,要很快见到成效,但这个时代的变化就是,你不需要有特别急着收获的想法。你要去想如何把优化的目标推到尽可能远。要去想,你最终想做的事情可以推演到多大。像建筑,其实它影响到城市,影响到社会。家电,电商影响到消费方式;现在谷歌从搜索到社交,到安卓操作系统,现在到人工智能。

所以我觉得,现在能够胜出的企业都已经把优化的目标推得很远。如果只考虑说怎么样六个月能拿到融资,但是再往下就没有竞争力了。

谈人生:总有两座高峰需要攀登

王石:探险对我来说是一种爱好,很多人说你非常不容易,能够登珠峰,但这就是兴趣,因为有兴趣就可以去做,甚至愿意冒生命危险。

就像在刀尖上跳舞,它也有一种快感,它会上瘾的。很多人问,你不怕死?我说怎么不怕死,当然怕死。但是你不登珠峰你就不死了吗?

怕死恰好可以让你面对死亡,面对死亡不是说让你来冒生命危险,而是在危险的极端情况下你必须去考虑到它。 

很多人问我登山最大的愉快是什么?我说最大的愉快就是和你谈话的时候。我登过,你没登过。谈着谈着我就会眉飞色舞。

本来决定70岁的时候第三次登珠峰,但是,2011年到哈佛读书之后,我决定不再登山了。因为哈佛对我的挑战是在登知识的山峰,当时我60岁,哑巴英语,这座知识的山峰比登珠峰更难。你不能太贪婪,两座山峰一起登。

张一鸣:听到刚才王总说到体验之后,我可能不会去登山,不是怕死是怕累。但是我确实也对阅读,对知识的山峰很感兴趣,我更愿意攀登知识的珠峰。刚才王总说到探险有很大的不确定性,我可能更多的兴趣在通过学习,去体验知识的各种不确定性。比如你在读企业传记,在探索新的知识,你可以做的假设条件就更多了,也可以体验很多的不确定性。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