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兴资本刘芹:近两年 VC 成绩都不错,但一大半原因跟 VC 无关

摘要

本文为晨兴资本(Morningside Venture Capital)董事总经理刘芹 2016 年 1 月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感谢晨兴资本授权极客公园转载。


1 月 9 日下午,晨兴资本(Morningside Venture Capital)投资团队首次集体到访硅谷,并与 StanfordGCBC 共同在斯坦福举办了见面会,与大家面对面交流与探讨。晨兴资本董事总经理刘芹在活动中不仅深刻剖析了晨兴团队及投资特点,还倾情分享了对创业、投资的理解及未来风口的预测。

屏幕快照 2016-04-07 17.03.34.png

Morningside 是一群什么样的人?

Morningside 是一群什么样的人呢?本质上我们是一群很简单的人,对自己从事的事业有发自内心的激情。从收益上来说,我们因对所做事业的热爱放弃了短期收益性,坚持了长期性的复利效应。我想可能今天我们的成就,离不开一万小时原理,这是任何事情要成功不可或缺的因素,必须得有足够的时间积累,才能取得一定的成就。

我们做的事情或者一个人的成就为什么要符合一万小时原理?其中隐含了投资理念很重要的一个原则——复利效应。复利效应是什么?假设每天有 1% 的进步,一年下来会有 120 倍,复利效应比想象中惊人很多。追求复利回报,就得沿着一件事情不停产生持续性效应。如果经常变的话,就很难产生持续性的复利效应。复利效应要求非常的长期。

这一点在我刚刚加入 Morningside 的时候也没有想这么清楚,其实是无意中或是在职业发展生涯中一步步坚定和选择了这条路。后面加入的同事在 Morningside 工作时间各有长短,我想现在留下来的,或者未来坚持长期干的,我相信是一群极简单的人。他们的简单在于对做的事情有极强的激情,为激情而工作,不做金钱的奴隶。这是我想介绍 Morningside 的第一点。

我认为 VC 和创业是一个硬币的两面,大道理是相通的。我曾在微博上写过一段话:

「创业这件事情,是绝大多数人故意不选而留给少数人的机会。」

我观察了很多创业者,什么叫真创业?真创业者的动机是什么?我发现他们都放弃了短期收益系统。

我们每个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用收益系统来讲即追求高工资、舒适空间,厌恶风险,不喜欢不确定性。对于所有让人不舒适的东西,我们本能地会趋利避害。绝大多数人的收益系统是追求舒适空间,追求好的工作环境,追求捷径,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愿意去咨询公司和投行。

我们前两年回中欧捐了奖学金,发现学费太贵,在座的同学可能背了很多债,所以不得不被短期收益性高的工作机会诱惑。回校捐奖学金就是希望打破这一点,我们愿意把奖学金给有激情的人。但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发现,很多创业者恰恰对高风险、不确定和不舒适(常人不愿选择)有天然的喜欢。倒不是觉得他们刻意要和别人不一样,他们的内心深处、个性、状态都极其简单、专注和纯粹,追寻内心最有热情的事情。

从这一点来说,Morningside 的投资同事和创业者是一类人。我们本质上放弃了短期收益系统而追求长期性回报。在座的同事现在挣的钱比投行少多了,如果他们成为非常成功的风险投资人,则会比银行家挣得多太多了。可这要 6-8 年后才看得到,而银行家每年都挣很多钱,这就是短期收益系统、长期收益以及复利效应选择的问题。创业者比我们更加极致,因为他们要忍受更大的不确定性和更困难的环境。所以创业者的成功比我们更加值得称赞,

这是很公平的,我们极其尊重成功的创业者。即使他们失败,我也打心眼里尊重。这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Morningside 骨子里对创业有激情,我们只是选择成为硬币的另一面,选择成为帮助创业者成功的那个人,而且我们内心的价值观和他们是共通的。

Morningside 投资特点?

刚刚谈到的复利效应其实隐含两点:长期、专注。关于长期,我们有一些不错的投资项目,从 98 年开始投过搜狐、携程、第九城市、聚众(被分众收购)、正保远程教育、凤凰网、YY、UCWeb、小米,所有的案子我们都是 A 轮投资人,可能我们都是他们的第一个投资人。在这些公司当中绝大多数,我们从第一天就设有董事会席位,且上市时也可能是他们最大的外部投资机构。我们除了在市场上被大家认为能创造好的投资回报,更自豪的是,这么多优秀的公司,我们在早期的时候就找到了他们,而且承担风险和他们在一起。我们跟他们通常花了 6-8 年的时间,甚至有的更长,因为我对长期性深有体会。

关于 Morningside 在VC圈子中的打法和流派,大家都有机会接触到国内非常优秀的 VC,有些 VC 我们也很羡慕,他们一年能投 100 个项目,以跑道覆盖的密度来解决投资回报命中率。Morningside 在过去这么长时间的历史中,有段时间被大家称作「狙击手」,投资数量不是那么多,但是能够相对点射到一些公司。我认为关于这一点,肯定是有一些原因的。

但是先澄清一点,有夸大的成分,因为整个行业里无论是谁,媒体都容易做选择性报道。其实我们也有失败案例,只是大家选择性的忽略,容易记住我们成功的案例。客观的讲,相比其他 VC,我们确实以更少的投资取得了相对更精准的命中率,这对我们确实是客观的评价,可是我并不想夸大。

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坦率说,在 Morningside 这个团队一直有一个氛围,就是有一种主人公意识,团队成员不是在打一份工,也不是在公司或者基金里达成职位晋升,而是像企业家/创业者一样,并不是为了完成表面的工作,而是最终对结果负责,很诚实地面对自己。Morningside 文化非常强调诚信、诚实,不欺骗自己、不虚饰。

我觉得做投资是最不能虚饰的事情,投资是决策判断,所有的判断决定都是人认知的过程,而在人的认知中有陷阱。我们容易欺骗自己,常常欺骗自己。而投资为什么难,因为投资和创业一样是非常反人性的。投资和创业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失败率太高。只有极少数人能管理自己的内心,诚实面对这是一件高风险的事情。在每一次的重大决策过程中,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

这是我们在 Morningside 这么多年的故事。我们的同事都可以非常诚实地表达独立的观点,这是我认为做投资人、做 VC、创业最重要的素质。不会因为是老板就开始取悦别人,在我们这里,不需要取悦任何人,我非常鼓励内部的同事保持平等性,大家一起讨论事情。我们在内心是追求平等,以及每个人都非常诚实独立,这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 Morningside。

关于 Morningside 对投资和创业的理解

我是自动化专业的,本质上我学的这个专业就是一个系统论的数学物理方法。系统论的数学物理方法本质上是,所有的物理现象、客观规律都可以用物理和数学以模型方式呈现。投资和创业我理解就是一个非线性复杂变量的模型,因为影响投资或创业成功的变量太多太多,绝不是简单的事情,它会牵扯到方方面面。

包括 Morningside 在内,最近这一两年 VC 投资成绩看起来都不错,但是一大半原因跟我们无关,那么跟什么有关呢?

第一,跟美联储、中国央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有关。

因为这是人类现代社会自二战以来,第一次全世界央行在几乎同一时间全力以赴开动机器印钞票。历史上以前的资产包括大宗商品、能源、房地产、债券和股市等等。但是呢,股市不好,房地产不好,油价已经跌到三十几美金,大宗商品也不好,所有这些能吸收印的这么多钞票的东西都没了。我发现大部分钱都进了二级市场,二级市场的钱可能也逐渐会跑到独角兽那里。现在美国有很多有名的独角兽,中国也有很多,但我想大部分独角兽的估值不一定反映他们真正的价值,其实大部分反映的是央行印出来的钞票。这么多钱总得去哪儿,所以反映在我们这里,所谓的独角兽。我怀疑很多公司撑不住这个冬天。我们其实被很多我们无法掌控的大量宏观性因素影响。

第二,股市的经济周期。

以前是每 5-10 年资本市场会有一次大的资本市场周期性波动。现在波动越来越频繁,原来 5 年、3 年,现在恨不得每一年就有一次。

第三,科技周期。

科技的周期很明显在影响我们这个行业。我觉得现在整个中国,包括美国都处在科技变化低潮期,这是我个人观点。前一波科技高潮期好像已经慢慢过去了,下一波新的东西呢,AR、VR、深度学习和大数据都很热。我觉得确实热,但好像还没出现当年移动互联网的那种大波浪。所以通常科技的周期也会需要一段时间的冷静平台,慢慢积聚一定的力量,然后突然某一天出现突发性因素,促使主升浪的出现,到了一个高潮、泡沫、破灭,然后再一次潜伏。我感觉我们现在处在高潮逐步破灭的过程中,科技的变革周期在未来需要孕育过程。

第四,中国社会的独有性变量。

我们赶上了全球化的末班车,中国过去 30 年本质上是抓住了全球化的机会。恰好是全球化这一代,改革开放这一代,60 年代开始发热。我认为 60、70、80 有非常多的共通之处。这三十年出生的这一代人,基本上构成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方方面面。

我是 73 年出生的,基本上对我自身需求的理解和中国经济发展的脉搏是同步的。即使有这么多问题,中国的机会也依然是世界上少有的繁荣。我预测再过几十年,印度可能是下一个,就和现在的中国一样。中国未来为什么有可能成为潜在的超级大国,因为有巨大的母市场。假设中国做得好,虽然我们有很多缺陷,至少我们有潜力。中国有机会孕育世界一流的企业,因为我们有巨大的母市场,所有中国有机会出现一流的创新和一流的企业家。不一定是中国的企业家就一定比别的国家的企业家厉害,中国显然有不受眷顾的地方,没有美国那么多的优势,但中国有一点是和美国类似的,就是巨大的母市场。

因此我们必须体察、了解这些重要的趋势性变量:科技趋势、地缘政治、中国社会变迁。其中消费心理变化的关键在于:为什么互联网是全球化的高级形态?什么是全球化?资本全球化,市场全球化,生产要素全球化,劳动力全球化,最重要的是信息全球化,而互联网是信息的载体。Morningside 今天为什么能有回报?不仅仅是因为我们足够勤奋、找到了一些投资方法,更应该感谢这个时代,我们很幸运。

这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创业和投资是复杂变量,有相当多的事情在影响,可能大家觉得与创业无关的事。而我们大量的投资和创业机会来自我刚刚对各方面的思考,来寻找今天中国下一个机会。

我认为中国的机会就在于能不能成功的实现全球化 2.0,和世界产生新的 Interaction,可能就在于新一代年轻人,能不能把好的全球化的东西带进来。我个人认为中国下一个投资机会:消费升级。谁能了解新的年轻人的消费心理,谁就抓住了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机遇。这些年轻人对信息、文化、资讯的了解和传播,互联网成为最重要、不可或缺的元素。所以 Morningside 投的就是中国全球化1.0和 2.0。我们放弃了制造业、房地产,选了最高杠杆的互联网,去影响消费者的方方面面,包括媒体、娱乐、金融、教育、零售、农业和服务业等等。

投资是极其复杂变量的系统,跟宏观地缘政治、宏观货币政策、资本市场的周期波动,社会心理、经济发展形态、行业格局、颠覆性模式、商业模式设计、领导力、管理执行、路径设计的变迁有关。这么多变量,复杂性极高,所以我们对创业和投资抱有相当的敬畏感。

我们做了十几年投资,只能讲刚刚开始理解什么叫创业,什么叫投资。这是一门值得终身奉献时间、值得学习的职业。需要 10000 小时,需要长时间积累,用线性思维、简单快速的想法去驾驭复杂多变量的长期模型是做不到的,需要足够大量的数据,不断试错,最终总结出简洁而优美的原则来指导驾驭复杂变量:Spend your quality time in the quality vision with the quality people。只花时间在值得的方向和优秀的创业者身上,成为最理解他们的人,全力以赴地帮助他们。

头图来自华盖创意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