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C Vive 是怎么看 Oculus Rift 与 PSVR 的?

摘要

这么有理有据地自夸也是没 sei 了。

就是对 VR 再不了解的人,这几个月也被熏陶出了认知,听过几次三巨头的名号:HTC Vive,Oculus Rift,PSVR(为示公允,以首字母排名)。随着 Oculus 近日终于发货,各种评测视频曝光访谈层出不穷,撕逼感甚重。

比起这些没什么公信力的 ABCD,你可能更想听听高层们的真心话。极客公园创始人&总裁张鹏对话 HTC Vive 中国区总经理汪丛青,为你还原 HTC Vive 的真实视角。

本文根据极客公开课「当我们聊 VR 时,我们在聊什么」中,汪丛青的演讲「HTC 眼中的明日世界」与深度访谈整理而得。

HTC Vive_1.jpg


PSVR:为小众 PS4 玩家而生

明白地说,索尼的产品 PSVR 是针对自家的游戏机。尽管每年还有些增长,但 PS4 在全世界大概只有三千万设备,本质是一个封闭的系统。所以 PSVR 是索尼为他们自己几千万的玩家做的,基本围绕游戏,市场涨得不会太快。

这样就决定了他们的市场占有是最小的。不管涨多快,也还是最小的。

Oculus:上一时代的互动模式

Oculus 是一家想做赢家的软件公司。尽管他们做了很久,你也看到不少东西,但他们现在的出货实际上是不完整的,没有手柄,没有跟踪系统。这是分离他们自己的开发者。

同时,Oculus 要你坐在椅子上,是用 Xbox 的手柄来去玩的 VR。这种上一时代的互动模式体验不够真实,也会让他们的用户群失望。

此外,Oculus 对中国市场并不重视,也不想在这里开发。我的很多朋友、合作伙伴本来想订,但给 Facebook 打电话对方说,不好意思,他们不卖给中国(很多中国订单遭砍也是同样原因吧)。那中国的开发者想为 Oculus 做事情,反而显得有点浪费时间。

HTC Vive_2.jpg外媒对 Oculus 普遍感受:还不适合大众玩

相信你读到这里,便能 get 到他的评价参考系:硬件、软件及对中国市场的态度

好的硬件让人彻夜难眠

VR 以前的 35 年,有三次值得一提的技术革命。

第一次是 1980 年开始的 PC 机革命。我还记得 1983 年,我打了整个夏天的工就为买一台个人电脑。买了以后,我兴奋得一晚上没睡觉,就在玩它。

第二次是 1993 年开始的互联网革命。那时一款叫做 NSCA MOSAIC 的软件开启了大幕,后来的 IE 和它长得几乎一样。那时的我也为它着了迷,好几晚都在研究、查文章。

第三次是 2007 年开始的智能手机革命。我入手了一款 iPhone,整晚都在玩屏幕、研究下载。而现在 2016 年,我自己玩了一夜 Vive,觉得这时的 Vive 就像 2007 年的 iPhone。

HTC Vive_3.jpg2007 年的 iPhone 引燃了一个时代

无论是个人电脑、互联网还是手机,现在没有一个行业不是在用这些产品,或是被它们影响。VR 也是这样的存在,在这个新纪元的初期,我们每一个人更可能创造出巨大的影响。

但还是有前面的革命性技术做不到的事情。只有 VR 才能将这些技术统一在一个平台、一个媒介、一个设备上,这便是 VR 的未来。

一两周前的 GDC 上,一家叫 BigScreen 的公司宣布他们可以把任何电脑显示的东西,投射在你的虚拟空间里。无论是看游戏还是上网,你都不需要离开头盔。

另一家公司 LiveLike 在研究运动电视的直播,内容直接在头盔里生成。你可以自行调节角度,无论是足球、篮球还是网球,你坐在哪里看都行。

这些只是小屏幕,而 VR 也可以打造你的专属「大屏」,不去电影院也能有 IMAX 的感觉。多大的屏幕?是 2D、3D 还是 360 度全景?坐在第一排还是最后一排?你都可以选择。HTC Vive_4.jpg

你的个人专属 IMAX 影院

这些都是坐着的体验,但 Vive 还有「Vive 的方式」——空间移动。玩网球游戏会让人真的在打球,打僵尸则会害怕到蹲墙角,摘头盔甩手不玩。

你无法在一个 2D 屏幕前有这样的反应。但当你进入虚拟现实的世界后,因为空间内移动跟踪的缘故,沉浸感会让你更自然地对世界反应。

谁都可能成为下一个愤怒的小鸟

顶尖的设备需要最好的内容。HTC Vive 在全球约有 5000 个开发者,其中四五百个来自中国。他们设计出了非常棒的作品。

Ubisoft(育碧)这家法国游戏公司,为 Vive 设计了 Eagle Flight 这款游戏。他们以整个巴黎为模型,玩家化身为老鹰在游戏里飞。既能领略巴黎美景,又能体验到飞行乐趣,教育娱乐二合一;我们在深圳开发者大会展示的 Black Shield,是星米互动在短短两个月内开发出的,效果和视觉并不比国外的产品差。

所以在 VR 这个时代,正确利用引擎、大公司扶植等资源,自己的创意和努力是可以生成好产品的,小内容公司完全可以与Disney、EA、Ubisoft 相比。

我们为这些内容创建了一个应用市场——Vive port。就像八九年前的 iTunes 或是 App Store,我们希望开发者们有内容让我们推动,在这个全新的公平市场里,小公司其实非常有利。

HTC Vive_5.jpgthe best for the best

去年 12 月 18 号,我们在北京开发者大会上演示了五六家公司的产品,短短一两个月内,每家公司都收到了 A 轮或 B 轮融资邀约。因此好的产品有机会变成下一个微软那样的明星,下一个 Facebook、雅虎或是阿里。

所以我们会在深圳大会宣布举办 VR 开发者比赛,让应用、垂直内容、视频音乐这三种内容同台竞技。你不一定要从游戏开始做 CG 开发,工具、艺术、教育、旅行、商务、运动、广告……这些都可以。

游戏虽然是一开始最容易产生影响的内容形式,但长远看来,它一定不会是最重要的应用。对社会而言,它也不是很有正能量。由于它很赚钱,很多公司扎堆,但我希望未来的新玩家能更多考虑非游戏行业。

一方面,激烈的竞争会让利益降低,另一方面,其它空间的机会也很大。比如教育,家长不太愿意买 6000 块的游戏机,却愿意花同等的钱买一台教育机,让孩子进入任何想去的世界顶尖大学听课。

因此,VR 不该只是娱乐,它应该帮助人们实现自我提升,打破边界迎接更大的自由——你可以在任何时间,成为任何人,去任何地方,和过去或现在的人交往,做以前那些不可想象之事。

HTC Vive_6.jpg

这次,VR 革命从中国开始

以前的几次技术革命时代,都是从美国开始的。不管是 PC、互联网还是智能手机,都起源于硅谷。

但现在的这个 VR 时代变了,它不会再是硅谷牵头,而是会从亚洲开始,甚至是从中国开始。中国的人口是最多的,中国的手机用户是最多的,中国每年的博士毕业生是世界上最多的(咦,这真的不是黑吗?)。这个新时代没有人有先发优势,国外不再领先我们多少年,努力的中国人可以一起开始奋发。

在今天,在现在,VR 的革命浪潮已到。我欢迎你来到这个后移动时代,就像 2007 年的乔布斯拿着 iPhone,说我们在后 PC 时代一样。

在这个四五千亿美金的市场里,我们不会像过去那样,花十年几十年成就一个时代。PC 普及用了二三十年,互联网是十多年,智能手机只有五六年,每一个之前的时代都加速了这个进程。

所以 VR 很可能在三五年内就非常普及,而未来就在我们的手上和脑海中,不再是头盔这种笨重的存在,而是像眼镜那样更自然、更便宜、更轻盈的形式,任何阻碍体验的都不复存在。

HTC Vive_7.jpg(图片来源:活动现场拍摄,HTC Keynote )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