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3 年的科技记者是怎么看 VR 的?

摘要

时光仿佛静止了 23 年。

编者注:

这是一篇优美又散漫的文章,CNET 作者 Scott Stein 借着 Popular Science(《科技新时代》)杂志,将 23 年前的 VR 世界与 2016 年的今天对比。你会发现,笨重的设备、讶异的大众、炒热的泡沫、信徒的希冀依然属于今天。虚拟世界里时光变好慢,你只能再期待更久远的光明未来。

本文编译自 CNET,原文标题为「2016 VR, meet 1993 VR」(http://www.cnet.com/news/2016-vr-meet-1993-vr),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和原文链接。


1993 年的我还是个大学新人。歌手比约克在那个夏天,发售了第一张录音室专辑 Debut,而 Billy Joel 的 Rivers of Dreams 则为他的唱片事业划上了圆满句号。电影 Lawnmower Man (《天才除草人》)在前一年上映,VR 让原本 6 岁智商的成年人展露异能。每个人都开始担心起电话铃声,因为一旦响起,世界将被这位新统治者主宰。

对 VR 的恐惧注满了每一个人。

93 年的《侏罗纪公园》里,基因实验室就已配上 VR 系统。甚至古典美剧 Murder She Wrote(《女作家与谋杀案》)第十季里 VR 也有出镜,这个叫做 A Virtual Murder(《虚拟杀人犯》)的案子甚至成为 Oculus 的游戏灵感。

也正是在那一年,Popular Science 写 VR 的那期被一抢而空。我幸运购得了一本,时不时读它,把它置于我儿童时代的书架上。

屏幕快照 2016-03-28 20.21.04.png

这篇 Michael Antonoff 撰写的封面故事,除了人们佩戴 VR 头盔的各种剪影,更随处可见对未来科技运用的憧憬。如果你看到它的前几段,你大概并不知道这写于 1993 年。

不妨科学上网,点击链接亲自体验这种时光停滞的感觉,或听我娓娓道来 23 年里的变与不变。


现在的 VR 当然与过去有很大不同:今天 Oculus Rift、HTC Vive 甚至 Gear VR 呈现的图像,能让任何第一次体验的人瞠目结舌。毕竟,上世纪 90 年代可没有消费级 VR 设备。日本老牌游戏公司 Sega 说好的 Sega VR 系统并未成真,任天堂的 Virtual Boy 只是一款玩 VR 概念的 3D 游戏。

接下来的几周,人们将陆续收到真正的 VR 设备,属于虚拟现实的时刻终于来临。但关于 VR,23 年前的许多与今天如出一辙。

人们还是要排队,才能体验那个「第一次」

93 年的文章以明尼苏达州 Mall of America 的排队长龙开篇,人们正在等待体验一款叫做 Virtuality 的游戏。它在今天可能叫做 HTC Vive 或是 The Void。过去几乎没什么人玩过 VR,而现在也绝不算多。想要真正体验,你得摸到这个实物才行。

设备依然昂贵,那家说好做消费级的游戏公司最后失约

屏幕快照 2016-03-28 20.22.08.png

Sega 只会卖 200 美金,比那些动不动几千美金的专业头戴式设备便宜得多,它们毕竟出货量小。只要按 Genesis 手柄上的按钮你就能在虚拟世界中前移、左转、后退,调整高度、发射导弹也不在话下。

1993 年的 Sega 成就了人们对消费级 VR 的巨大指望。只可惜,它从未成真。现在的 PSVR 与这个旧日故事中的主角实在太像,都说我们会比那些要连电脑的大家伙们便宜好多(并没有)。没有 PS4,想配全也得花 860 美金,HTC Vive 和 Oculus Rift 还要高配主机。

最后并没有哪家真便宜。

面前一样挂着那个丑东西

看看那位佩戴 VR 设备正尖叫的 1993 年女士,再回过头来瞧瞧这位戴 Oculus Rift 现身 2015 《时代》杂志的男士。头戴式设备依然那么奇怪。尽管现在有些已经小了一圈,但没哪个是吸引人的。

我们还没迈过那个脸上硌着某物的阶段。

期待像吹上天了的泡沫

关于 VR 的峰会和报道满天飞,好像只要你服下这枚信仰,虚拟现实已经进入可用阶段了。

这是 Antonoff 描述的 VR 九十年代,而今天的我们依然被 VR 的博客会议圣丹斯电影节媒体发布会淹没。尽管那时的大多数人,借着VR 意淫《数字朋克》这些小说里催生的通灵者。但 1993 年版的 VR 世界,虚拟手术、火星计划这些设想也挺靠谱。

但过去的夸张总算变得真实了一些。

屏幕快照 2016-03-28 20.23.54.png

而现在 VR 真的来了,硬件的出现让它终于发挥出令人震惊的效用。虽然这股热潮模仿我们感知现实的能力,一切又有些迷惑。

我们会把自己变成远程在线的机器人,还是固步自封于那个虚拟的出众自我?《黑客帝国》、《黑镜》、《一号玩家就位》都可能成为我们的美梦亦噩梦。

VR 会代替我们接管世界。人类还是怕这一点。

贴合身体的沉浸感仍遥不可及

VR 的大多数信徒相信,头戴式设备只是最低的进入门槛。尽管男性杂志们热衷于讨论与身体完美贴合的 VR 沉浸感,但它们实际上还在实验室里,没出生。

1993 年的 VR,主要被定义为你头顶着的那个大家伙。2016 年,它丝毫未变。有趣的是,实验室使用的 VR 外设里有款用于抓取的数字手套,到了今天演化成了动作捕捉设备们。像 Leap Motion 或是 Xbox Kinect 已经开卖。但涉及触觉和可穿戴传感器的更多设备,还没进入量产阶段。

诗与远方的田野

这篇 Popular Science 的封面故事最终以一句引用结尾。它来自于 CyberEdge Journal 杂志编辑 Ben Delaney,「VR 就像是 79 年的个人电脑。尽管那时发展缓慢,你依然能从那些烧钱的缝隙间,瞥见一丝未来的可能。十年后,所有都会改变,VR 可能需要更久的成长期,但它的潜力值得等待。」

23 年过去了,VR 还在它的萌芽期。「它无比原始」,Valve 高管 Ken Birdwell 对《时代》杂志这样说到,「我们在黑夜中走了很远,但曙光仍在前方。」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