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击长空 所为者兔 | 育碧顶级VR大作《Eagle Flight》试玩报告

摘要

看看 VR 大作是什么样。

编者注:虽然本届 GDC 上以小组织的开发者团队为主,但是也少不了育碧,Valve 等著名游戏公司推出 VR 游戏大作,本篇则是一位中国玩家在 GDC 上体验过育碧公司 VR 游戏《Eagle Fligt》的试玩体验,文章已获得原作者蜂桑的转载授权,转载自「虚拟现实游戏」 微信公众号,有删改。


事实上,这款 VR 游戏在去年12月就放出了曝光视频,先来看一下, 有助于听懂蜂桑接下来的试玩体验。

本作的背景是在人类踪影消失 50 年之后的巴黎,野生动物重回主宰,玩家扮演老鹰,在巴黎的建筑群中争夺地盘与食物。虽然根据空想科学的研究,无人维护的人类城市根本不可能撑 50 年之久还基本维持原貌,但我们这里就先不吐槽这一点了(呃……我好像已经吐槽完了)。

在 GDC 现场,育碧拿出的是本作的最新玩法——四人联机对战!每个人的试玩时间厚道的长达十几分钟(不过这也造成了排队过长堵住电梯过道,不得不做 U 形拐弯排成两队)。3.pic.jpg

本作因为不允许对游戏画面专门拍照或摄像,所以下面的介绍都将通过文字描述完成。我知道大家应该都很想听 VR 游戏的联机对战是什么样,但我们还是按照现场试玩顺序一一讲解,首先是——

教程部分

现场演示版本所用的平台是 Oculus Rift CV1 + Xbox One 手柄。玩家既然扮演一只鹰,那么自然就要有飞行游戏的相应要素。

转向通过歪头来完成,注意是侧向歪头而非纵向转头,这给游戏造成了一定的问题,我们后面会细说。

俯仰则是正常的抬头或低头;LT 减速、RT 加速,X 键发出鹰啸攻击,玩过空战模拟游戏的把它理解成飞行速度 300 米/秒的单发机关炮即可。飞行需要一定技巧,因为建筑物和树木颇多,撞上物体或扎进水里都会造成死亡重置。

学会操作后,就进入——

单人模式

分竞速和杀敌两种模式。竞速玩过飞行模拟的都很好理解,在场景中通过一个个圆圈划出固定线路,玩家要以最快的速度按顺序通过这些圆圈,最后按时间算分;而单人游戏的击杀模式则是和 NPC 敌鹰作战,比拼击杀速度。

从单人模式可以看到《Eagle Flight》这款游戏的完成度已经相当高,从现场极短的试玩时间可以探明,单人模式至少已经有 4 关,并且每关根据完成水准,都有相应的星级评定,可重玩性很高。

在单人模式中提高熟练度后,就到了最为激动人心的——

多人对战战报

多人部分 4 位试玩者分成两队进行 2v2,在地图中会出现死兔子,把它抓起送回己方的巢中可得一分,当然对手不会让你轻易完成此事,而是会围绕兔子尸体反复进行争抢。以此循环,在有限的时间里,以最终得分决胜负。

天舍的两位试玩者沉竹(鹰 3)和蜂桑(鹰 4)本来是想一致对外,奈何随机组队成了对手,形成了鹰 1+鹰 4 对鹰 2+鹰 3 的局面。

开局双方围绕地图中部河道中的兔子尸体展开了反复的争抢,蜂桑还因初上手的紧张感而用力过猛一头扎进水里淹死……最终由蜂桑队友鹰 1 抢得尸体,而蜂桑作为僚机……僚鸟……啊不,僚鹰护航的局面。期间蜂桑成功击落鹰 1 的追兵,并吸引了后续火力,本队获得一分。

第二次兔子尸体刷新于地图中部高塔上,得到第一分后鹰 1 和蜂桑齐刷刷向右掉头奔向钟塔的景象真是帅的不得了,明明并不认识初次合作,这配合度叫人感动。从这时开始,沉竹老板充分施展了其欺压员工的手腕,盯着蜂桑是一通猛杀,后来其队友鹰 2 也加入进来,就盯着蜂桑一只可怜的鸟死虐。但蜂桑奋起反击,各种拼死对头,最终以 11 杀 14 死成为本轮试玩死的最多也杀的最多的玩家。在这种情况下,鹰 1 自然轻易偷袭得手,2:0。

第二只兔子的轻易失守似乎并没有使鹰 2 和沉竹醒悟,还在盯着蜂桑狠杀,直到鹰 1 又一次将兔子搬运到我方鹰巢附近才去拦截。这期间蜂桑因为和对方 1v2 战得昏天黑地,甚至没有发现到第三只兔子是在哪里刷新的……感谢队友给力。但一旦鹰 2 鹰 3 改变了原有的打法,蜂桑发挥的时机就来了。敌方截杀鹰 1 后自然要去抢兔子,蜂桑利用无主兔子位置固定不动、射击提前量极其容易计算这一点,轻易双杀对手,捡起兔子,以河道侧壁和桥梁为掩护,一路超低空狂奔至鹰巢所在建筑旁,然后紧贴房屋墙壁和烟囱急速上升,以敌方很难进行拦截的角度快速回巢交兔,3:0,完胜。

整个游戏过程让人爽的不得了,也让我们再次确认《Eagle Flight》这款硬说自己是 Pre Alpha 版本、不许拍照的游戏其实已经相当完整。但依旧还是存在——

一些问题

首先最糟糕的是眩晕感。前面提到,游戏控制转向是通过向侧面歪头,而非沿纵轴转头来实现的。在游戏中玩家看到的是画面纵向旋转,但现实中自己所做的却是向侧面歪头,这种动作与感官上的不匹配势必会带来眩晕感。像蜂桑这样的空战游戏老手很快就适应了,但沉竹在结束游戏后却反映眩晕感强烈。我们明白育碧是不希望频繁的颈部转动给玩家的颈部造成太大的负担,大家可以自己试一试,人类的颈部肌肉因为是纵向分布的,所以歪头确实是比转头更轻松的动作,蜂桑在游戏过程中故意试验转动颈部时,确实也感到肌肉有比较大的负担。不过相比肌肉负担,眩晕恐怕是更大的问题吧?

其次,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游戏只有一重视角,即你看到的方向就是你要飞过去的方向。而且因为玩家的角色是老鹰,所以视角限制也不小,你很难在被尾追时,掉过头去看看敌方的位置,老鹰在飞行中做不到的事情,玩家也做不到。但是如果改成飞机,用手柄摇杆操纵飞行方向,飞行员的视角就不一定非得固定在飞行方向之上了。育碧做了这么多年的刺客信条系列,一定很喜欢老鹰,用现成的资源搭个够老鹰飞就可以的巴黎小地图,肯定也比制作供飞机翱翔的大地图细节更丰富且更容易出彩,但这也使得空战游戏的自由度有所下降,是作品较为明显的遗憾之一。

不管怎么说,瑕不掩瑜,《Eagle Flight》是现有 VR 游戏中为数不多的能让人在玩过之后念念不忘,期待着什么时候发行后能买一套来玩的成品级作品,不是演示也不是试玩版。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