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生存的地平线,让我们谈谈更美的东西

摘要

错过了这期未来头条,你可能错失了一些让你变美的事物。

当互联网脱离了「屌丝经济」这个名词之后,可以有哪些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美好的事物?

小到一副我们正在佩戴的框架眼镜,大到旅行中的栖身地,来听听创业者们是如何思考的吧。

以下整理自极客公园未来头条第九期的现场嘉宾演讲。

话题一:一双眼镜框背后有哪些秘密

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意大利认识的一个匠人,他的特点就是从设计、选材到最后的销售都是他亲历亲为完成的。

他和设计团队在制作这个眼镜的时候,会在丛林里面选择最适合的一个木材,会花 12 月的时间去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一个槐树去制作这样的一副眼镜。

除去选材的时间以外,他制作眼镜从开始到结束大概到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成对这一副眼镜的制作。

这样的售价可能相对来说比较高,但是他会根据亚洲的人脸型和欧洲人的脸型的差距,专门订做合适亚洲人脸型的款式。

在我看来,对于一个产品细节追求和细节之美是整个产品最无价的部分。之前我在听一个匠人在跟我讲 一个故事的时候,一位匠人说:我制作每一副眼镜的时候,我要保证每一副眼镜的质量是绝对一流的。在制造过程中随着我的年龄增长,那这一副眼镜就可能是我一生制造的最后一副眼镜了。

眼镜.jpg(图为美若创始人魏蔷)

随着日本的这种工匠精神很担心会失传等等这样的现象是因为这个工作很苦闷,而且耗时很长。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意做这么一个苦的事情,而随着打磨眼镜这样的一个阶段,那这些匠人的手会慢慢的开始变型。

在美若平台上筛选这些手作眼镜,其实我们是有一个自己的标准的,就是材质,我们要求所有手作眼镜的材质必须是一种叫赛璐珞(一种合成树脂的名称)这样的材质。它是在水沸点下才能进行凝固,在低温情况下被打磨和在被制作的。那像这幅眼镜有非常大的弊端就是非常易燃,所以制作过程中是非常危险的。所以在整个日本只有一家工厂还在生产这样的原材料。

那在这样的一个过程中,像这样板材,如果说被用作手作眼镜的话,那它需要在自然的情况下风干 3—5 年的时间才能会用做制作眼镜的材料,而日本的一个匠人,每天从早到晚去制作一个系列的眼镜,大概一个月能做下 200 副眼镜是已经是极限了。

随着年龄慢慢的增长,那这样的数量也在不断地降低,那真正只有比如说只有经验比较丰富老的匠人,才能在人体脸型的贴合度上做到跟人体最匹配和最舒适的一个状态。所以这些算下来才是说为什么会比一些商业眼镜或者是一些商业化流程的眼镜要贵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了。

话题二:如何打造一间让人放松的民宿

住宿本身包括旅行、度假是为了更好的想法的一件事情,但为什么大家在选产品的时候全只是基于功能和价格呢?

越来越多的人并不是满足这些,态客需要做的就是基于人的内心基于人的情绪去重新界定,或者是重塑民宿这个产品该有的样子。

我们上面每一间民宿背后都有一个真实的试睡员,我们的试睡员都是百里挑一的。他们会用他们独特的个人视角非常真实地去呈现它的体验,然后在我们 APP 上面分享给个人。

我们本身用户的人参与进来,去分享他们的视角。

屏幕快照 2016-03-21 下午3.09.57.png

我们把中国近 20 万家民宿进行爬虫等技术方式,筛选了差不多 2000 多家,我们去到中国 30 个以上的乡村和县城,采集试睡了应该有几百家民宿了。我们把我们的这些民宿进行重新归类,比如说城市,比如说所在的区域,还有每一个民宿的关键词。

1.pic.jpg

(图为态客民宿实验室创始人吴伟)

我把这些关键词提出来发现并没有大家认为的人情味这件事。

就是大家一说民宿都很想人情味,那很多时候就好像觉得本身的这种在真实场景的感受是非常直观的。大家很好奇就是民宿背后都是站着一群人或者是一类人。我们发现在对民宿进行盘点的时候,最主要的就是民宿主人本身的气质以及他的生活是你所向往的。

话题三:人们是鼓起多大勇气选择整容的

其实在整个传统媒体行业,包括传统的互联网广告行业,美容一直是一个最大的广告源头。那在比如说像百度这样的财务报表里面,医美行业一直是就是前三名的收入的来源,所以基本上你们看到的全部都是广告。

带来的问题其实很简单,就是行业信息的极度不对称,你们看到的这个行业信息全部来自广告。

刘迪_meitu_1.jpg(图为更美创始人刘迪)

它在你们前面出现的频率完全不取决于质量,而是取决于这家机构投了多少广告费。然后就会影响到第三点,那对于一个机构来说,它的生意好坏不取决于自己的服务质量,而是取决于自己的市场投入的时候。这个机构还会在乎自己向用户提供了手术的服务质量是什么吗?

话题四:理想的精神食粮长什么样?

有两点我是希望跟大家分享的,这两点驱动我现在还在去做和科技内容相关的工作。

第一个是我在 2011 年的时候见 KK 的时候去聊的,觉得现在不管是在美国还是说在中国也好,全球范围内的,大家都会觉得信息浏览的速度非常快的,你只会感觉你跟不上信息,不会说你超前了。但是更有价值的、更有深度内容介质往往是慢的,比如说书,你需要很长时间策划的一个专题,那都需要非常强的时间。怎么去解决这个问题呢?当时 KK 说在美国其实有一种形式非常流行了,有专门的网站包括一些大型的网站,他们在做这方面的尝试,其实就是长文的形式。

就是这一点给我的启示很大,就是需要我们可以从一种长文的形式去帮助大家既提供有价值信息但是又能更快的提供价值的传播内容传播。

第二点是 Marco Arment 估计从科技圈的从业者大家都应该可能挺熟悉的,就是他是 Tumblr 联合创始人,做过 Instapaper 现在做 Overcast 是一个博客。

2.pic.jpg(图为《离线》出版人李婷)

他自己在 2012 年的时候创办了一本电子杂志叫 Magazine,他说他不会起名字就叫杂志好了。那这个杂志其实主要针对的阅读人群就是两类人,一个是科技圈的从业者,一个是 Geek。

和我们之前所了解的传统杂志不同的是,Marco Arment 做杂志的时候,说了一个非常有趣的点:我的杂志里面有些文章可能看起来并不是有科技的,但是呢,我这些文章本身还是希望去覆盖到这些科技相关的人群的。

因为这些科技圈的从业者他们也是有普通生活的,还会关注跟科技没有关系的话题跟生活有关系的话题。希望自己做的这个杂志能够代表这一类人的生活和工作等等,价值体系构成的所有的内容相关的事物。

话题五:在潮流这件事上,中国可以向日本学什么

日本对中国从 2015 年年中国显然开始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关于日本的花季,还有赴日旅游和在日本的消费等。

那这个背后再往深的说,就是除了传统的就是中国人记忆中日本商品日本文化以外,还有很重要 一点在很多很多方面,包括生活方式上,包括人的外形上等等,包括文化习惯等等,日本作为一个东亚国家,它和中国人的习惯基础是非常相似的。

说了这么多,有几个东西,一个是精神层面的可能日本对中国产生的影响,一个是物质层面产生的影响。

那到底是应该我们为什么选从物质方面做这个事情而不是从精神方面做这个事情呢?我自己是说一直以来影响所谓的改变人类的命运或者影响一大群人的方式有两种,一种是非常精神属性的宗教或者是出版,那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那另外一块就是完全是物质性的或者叫商品性的。就是通过销售通过大众消费品通过物质的努力来带动潮流来影响人们思维的改变。

我发现很多很多我身边的朋友都能举出一两个或者三个的故事或者别人经过过的故事来证明说,日本的东西真是太让人震惊了,除了马桶圈之外还有很多的菜刀,如果有孩子的话,日本有纸尿裤,那如果你是一个喜欢穿的人的话那你可能会发现清楚日本的潮流日本的服装是精细、易穿,这是高级的潮流。

头图.jpg(图为桃花岛创始人张伟)

其实桃花岛所关注的,包括我自己所关注的包括我认为日本的潮流消费领域最值得说的不是那些高大上的品牌,而是非常大众非常流行非常实穿的东西。

比如说在 90 年代的时候,萝莉塔和制服,森女。当然不止是这三个了,萝莉塔简单来说,跟日本非常著名的小说有关系,其实完全没有关系的。完全不是从那本讲老男人和少女的爱情的小说里面引发出来的一个。

我们做了一个不大的调查,但是应该还是之间准确的,70%~80% 的人萝莉塔爱好者差不多是在 18 岁~25 岁之间,也就是 90 后甚至接近 00 后这个群体。

然后森女这个是在日本是 2006 年还是 2007 年这个我不记得了,是在 2006 年底或者是 2007 年初日本的一个并不是很大众的论坛上,开始流行的,是由一个非常红的网络红人她自己提出这个概念,其实当时她对森女并没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定义,定义就是说,好穿的让人看起来好像在森林里生活那样的,大概是这样的一个非常平淡的话。

但是就这么一句话和一个人,在日本掀起了席卷整个日本女性的一个潮流,就是森女潮流,而且每个人对森女这两个字不同理解之后,她们又会非常随行的来发展拓展界线。比如说到底是穿的像在森林里一样还是穿得像在田野里面一样草原上一样,都不一样,大概好像是在 2010 年前后森女这个流派进入中国,后面的情况你们都知道,就是森女在中国一度,有一段时间大家甚至认为森女和文艺女青年这两个词是一样的,而且范围可能更宽广。

直到现在如果你们去淘宝来搜索一些非常非常火的淘店的品牌,那你会发现它之所以会那么火几乎是因为一个原因,就是他们在走森女的路线。那这个就是日本传入中国非常大的一个流派。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