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R 不是只有娱乐,联合国拍电影想缓解地区冲突

摘要

在苦难淤积的地方,VR 能成为维护和平的利器。

以色列第二大城市 Tel Aviv 街头,人们正在用 VR 看一部名叫「My Mother’s Wing」的电影。

电影里的视角是加沙地带的一位母亲 Om Osama。她曾是学校社工,但被巴以冲突夺走两个孩子后,生活便陷入劫难。

看完电影的人们,正在导演 Gabo Arora 的提示下写着观后感。这支 VR 影片会影响他们对巴勒斯坦的态度吗?

本文编译自 WIRED ,原文标题为「VR Films Work Great for Charity. What About Changing Minds?」(http://www.wired.com/2016/03/virtual-reality-social-change-fundraising) ,转载务必注明本文和原文链接。

VR 电影成了联合国的维和新尝试

在导演 Arora 的眼中,VR 技术不该只为颠覆游戏行业,它的影响力不该止步于 「Eve: Valkyrie」这类娱乐游戏。

联合国 VR 新项目便是他的努力方向,「My Mother’s Wing」已是联合国 VR 系列的第五支电影,「也许 VR 不能解决问题,但在 Tel Aviv 播它至少能让人了解,别人的真实生活究竟如何」。

UN VR_1.jpg母亲 Om Osama 正对着两个死去的孩子说话

走上街头之前,「My Mother’s Wing」还在 Steamer Salon 电影节首映。「当我们身处安定的国度,很难想起有些人正处于水生火热,而 VR 却能做到这一点」,该电影节的创始人 Inbal Shirin Anlen 谈起她的感受。

Arora 的另一部作品叫「Clouds Over Sidra」,这段关于描写叙利亚难民 Jordan 的片子经科威特某次募捐会播映,最后募到 380 万美金,几乎是之前预期的两倍。无独有偶,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发现片子放映后,愿意为叙利亚难民募捐的人数便翻了一番。「Waves of Grace」,另一部 Vrse 与联合国合作出品的 VR 电影,把焦点放在利比亚的埃博拉幸存者上,这支片子也被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在国际埃博拉恢复会议上引用。

一种 VR 的未来属于慈善

当 Oculus 创始人 Palmer Luckey 还把 VR 视作「不幸人的幸福鸦片」时,却没想到技术更能激发普通人的同情心。「我们更容易注意到身边人,但 VR 能让任何人在任何地点,都觉得彼此就在身边」,Vrse 的 CEO Chris Milk 在年初的圣丹斯电影节上这样说道。

特别是,它能触发同情、愧疚与眼泪

联合国正在利用这一点,更多组织也在这样做。去年,国际赦免组织 Amnesty International 给英国捐助人尝试了头戴式设备,他们被那些叙利亚战争的全景图震惊了。一周内,注册捐助的人数上涨了 16%。「我们其实有数,这些身临其境的照片会带来极大转变」,时任 Amnesty International 英国区经理的 Reuben Steains 当时这样谈到,「但早期效果还是大大超出我们的预期」。

UN VR 2.jpg潘基文正在体验 VR,在他身边的是世界健康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

除此之外,世界慈善水资源基金会 Charity: Water 也放出了他们在埃塞俄比亚的工作短片,以及教育基金会 Pencils of Promise 与 VR 工作室 Ryot 联合推出了他们在加纳的纪实片。Ryot 和 Vrse 还与美联社、纽约时报在 VR 纪录片上达成合作,传媒上尝试颇多。去年,克林顿基金会和 Felix & Paul 工作室合作,推出了一系列影片 VR,跟随克林顿走遍非洲。

长期有效性不得而知

尽管 VR 比视频或社交活动更能引起人们的注意,但具体程度不得而知。能确定的是,VR 在这个领域的长期有效性还值得推敲。「My Mother’s Wing」导演 Arora 正在寻求斯坦福或 MIT 这样的学校合作来量化效果,这势必征途漫漫。同时他也承认,自己害怕某天 VR 的加乘效果消失不见

「突破时空的限制,确实能增加大众对我们工作的理解」,联合国儿童基金会创新基金负责人 Christopher Fabian 表示认同,「但这能产生对某个原因或想法的忠诚度吗?还是只在某个时间很情绪化的一种反应,很快就会回落到常规?

导演 Rose Troche 和 Morris May,是 VR 制作公司 Specular Theory 的 CEO,他们正在拍一部叫做「视角」的系列片,希望受众能体验复杂事件中的各方视角。第一部《聚会》中,你会承载大学聚会中两种视角——漂亮姑娘,和正实施性侵的嫌疑人。第二部《轻罪》呈现了犯罪事件中的四个视角——两个 Brooklyn 街的青少年,和两个枪击他们的警官,并在今年一月的圣丹斯电影节首映。

「现在不少人把 VR 当成同理心的激发方式,这很棒」,Troche 说到,并指出 VR 产业会更商业,也许会发展成非主流导演进军好莱坞的筹码。「现在做 VR 大家都兢兢业业,是因为技术刚起步,大家都想用它开启心灵的对话。我希望这可以持续」Troche 最后这样表示。

最新文章

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