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客公园

用极客视角,追踪你最不可错过的科技圈。

极客之选

新鲜、有趣的硬件产品,第一时间为你呈现。

顶楼

关注前沿科技,发表最具科技的商业洞见。

特斯拉效应:马斯克的中国64小时(上)

摘要

4月21日早上7点半,Tesla和SpaceX这两个世界上最酷公司的双料CEO 伊隆·马斯克,坐着他的达索猎鹰私人飞机空降北京,马斯克忙碌的64小时就这样开始了,此文为上半部分。

编者注:本文首发于商业价值,原文:《特斯拉效应:马斯克的中国64小时

4 月 21 日早上 7 点半,特斯拉汽车(Tesla Motors)创始人及 CEO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坐着他的达索猎鹰(Dassault Falcon)私人飞机空降北京。同行的有他的女朋友和两个孩子,以及数名特斯拉高管。在前来北京之前,他的另一家公司 SpaceX 刚刚完成了又一次成功的火箭发射, 马斯克亲自坐镇肯尼迪航天中心,指挥“猎鹰 9”(Falcon 9)进行了首次可回收试验。试验中,火箭的第一节成功进行了发动机加力燃烧,使其安全降落在大西洋并回收成功。这对 SpaceX 来说是一项巨大的胜利,因为该公司原先为这部分任务估算的成功率只有 30%~40%。

“这让我们又向前迈进了一大步。”马斯克兴奋地对向他祝贺的中国友人说道。在他的规划中,10 年内他将乘坐 SpaceX 的宇宙飞船前往火星。

当天上午,马斯克入住位于侨福芳草地的怡亨酒店,楼下就是特斯拉在中国的第一家体验店,这个店面也是特斯拉在全球面积最大的店面。在简单冲了个澡后,迅速开始了他的中国之行。这其实并不是马斯克第一次来到中国,他之前去过香港和上海,但那时候他还是默默无闻的创业者。

他第一个拜访的是中国科技部部长万钢。在众多中国政府部门中,科技部一直对特斯拉持鼓励态度,在几年前万钢还考察过特斯拉位于加州的工厂。

在拜访的间隙,马斯克还尝试了解中国,他询问在中国大家都用什么服务,特斯拉中国区负责人、副总裁吴碧瑄(Veronica Wu)向他推荐了微信,于是他和其他几个高管都发了微信。

“这看起来是一个很不错的应用呢。”说着,马斯克拿出手机比划了一下。“小米、百度、新浪微博,这些公司我也都很熟悉。”

从科技部出来,马斯克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中南海旁边的中山音乐堂,等待它的是极客公园创新者峰会,与他同台就坐的还有杨元庆、周鸿祎、周航、张向东、张一鸣等中国科技圈人士。

在大会开始前 3 分钟,马斯克站在舞台左侧的那扇大门后面,安静地候场。面对在中国的第一次公开亮相,马斯克似乎胸有成竹。在佩戴好耳机和同传设备后,马斯克掏出手机刷起了 twitter;他的保镖 Josh 已经在舞台旁边就位,这位前美国海军陆战队员面对台下此起彼伏的尖叫和掌声面无表情。

马斯克听见主持人大声报出自己的名字,下意识地挺了挺胸膛。音乐响起,他大踏步地走向舞台正中。

马斯克在中国的第一次正式亮相就这样开始了。

“如果不这样,特斯拉将拿走所有的奖杯“

从科技部出来,马斯克就马不停蹄地赶往中南海旁边的中山音乐堂,等待它的是极客公园创新者峰会。

“如果你想经营好一家公司,你必须像打仗一样。如果你想赢得下一场战斗,将军必须仗剑冲在最前面,和你的战士同甘共苦。”1 年前,在特斯拉位于加州 Fremont 的工厂里,马斯克指着他位于生产线最前列的办公桌对我说。

事实也是如此,在公众和员工的印象里,马斯克无时无刻都冲在最前线,他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兼产品架构师,紧紧把控从设计到生产的每一个细节;此外他还是特斯拉的首席推销员和首席形象大使,他的身影会出现在各种名流派对、展览会、论坛和电视演播厅、甚至电影画面中;甚至他还是首席售后,经常亲自在 twitter 上回复顾客的各种问题和抱怨。

不仅如此,每当特斯拉新登录了一个国家或地区,马斯克也往往会出现在开业典礼上,代表特斯拉进行一系列营销活动并接受当地媒体采访。

但是,对于自己非常重视的中国市场,马斯克却迟迟没有出现。

而此时的中国,特斯拉旋风正愈演愈烈。特斯拉已成为富人眼中的新宠,去美国时试驾特斯拉也已经成为必备项目;在中国科技圈,马斯克已经上升到偶像级人物,并获得了一个新的称号:硅谷新神。

马斯克曾经信誓旦旦地表示,自己将于 2013 年底亲自参加中国首家特斯拉体验店的开张典礼。但是中国各大媒体和粉丝们的翘首以盼,却迟迟没有见到“钢铁侠”空降中国的那一天。

特斯拉的商标问题是其中最大的阻碍。在去年 6 月份首次接受中国记者采访时,马斯克首次透露了特斯拉在中国的商标被一个叫做占宝生的中国商人抢注,还建设了一个名为“特斯拉汽车中国”的小网站,展示了另一款汽车的照片。他同时暗示,愿意以高价将这一商标出售给特斯拉。商标问题导致特斯拉位于北京侨福芳草地的第一家体验店迟迟无法开业。

这件事情的解决一直扑朔迷离,当事人沉默不语,媒体也众说纷纭。一直到半年之后的 2014 年 1 月份,路透社报道称,特斯拉在中国一家法院赢得了商标权诉讼。随后吴碧瑄也多次表示商标问题已经解决。

在中国,各大城市普遍受到空气污染之困,使用绿色的纯电动车不失为解决之道,而特斯拉作为电动车领域的代表,国家各相关部委曾多次组织考察团视察特斯拉总部;而另一方面,特斯拉的出现必将对中国本土的电动车品牌带来冲击,各个地方出台的《新能源汽车目录》都没有将特斯拉归入其中。

但是作为一家明星企业,特斯拉在中国并非没有机会,先有合肥市长张庆军率领江淮汽车高层拜会吴碧瑄;此后上海浦东新区政府与特斯拉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大力支持后者在浦东金桥建立地区销售总部、销售体验中心,还约定特斯拉今后优先在浦东设立整车制造工厂。

在与科技部部长万钢的会面中,万钢透露,中国政府正在考虑电动汽车在税收方面的改革,比如在进口关税方面会有区别于传统汽车的进口,但具体细则至今还在制定中。而目前,特斯拉进口纯电动汽车 Model S 与传统燃油车一样,尚需要缴纳 25% 的关税。

“这就像一场体育竞赛,如果一个人遇到的是世界级的对手,他就会更加努力地去战斗。所以我希望特斯拉可以享受和中国国内车企同等的待遇,这将刺激中国国内企业做出更好的产品去竞争。如果不这样,特斯拉将拿走所有的奖杯。”

打开极客公园App阅读更多内容

最新文章